第18章 不打了5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本来请假一周是为了避开和影山飞雄见面产生的尴尬,可也许是上天诚心不让小鸟游千代好过,让他们硬是在这种情况下相遇两次。

可正因为相遇了两次,在周一上学的时候,小鸟游千代才能真正放下,坦然面对自己告白失败的事实,也必须接受,剩下的大半个学年都要和对方在同一间教室的未来。

“喏,这是我的笔记,”小鸟游千代将全部补完的一套笔记本递给正巧也是今天回学校的加茂百合子,“不过我上周也没来,部分笔记抄的美惠的,也不太确定。”

加茂百合子双手接过对方递来的一大堆笔记放到桌上。

明明她自己歇了两周才回来,脸色却并不好,眼睛底下有不轻的黑眼圈,精神倒还不错,打趣道:“难得啊,我们的小千代怎么舍得不上学?”

说完,她似乎才意识到什么,视线搜寻了一下,看向教室后排的男生。

她请假的时间正好避开了小鸟游恋情的全过程,她本人也挺忙,只能偶尔从群里的聊天得知感情进展,但从某天开始,群里似乎就不再提那个男生了……

果然,小鸟游千代点了点头,姣好的,也许比起明星也没差多少的脸上出现了一般她绝不愿露出的愁苦和放松,她挑了挑眉,任命似的说:“如你所见,又一次。”

“为什么呢?没道理埃”好友的坎坷情路让加茂都忍不住追问,小鸟游千代也只能回她一个无奈的眼神。

加茂百合子叹了口气,仔细打量了好友一番,感叹:“哎,不提了,我就说怎么看你都憔悴了,原来——”

“什么?我憔悴了吗?”

打断她的是对方的惊呼,小鸟游千代下意识双手捧上脸,却在看清百合子脸上的表情后,才意识到自己被骗:“好啊,你居然骗我1

“这不是看你似乎被我勾起伤心事嘛。”加茂耸了耸肩,手搭在桌边叩了几下,沉吟一声,“这样呗,你这周末有空,我带你去见见大帅哥,怎么样?”

小鸟游千代果然提起了兴趣,追问:“有多帅?”

“见到他之后,觉得之前见到的男生都是庸脂俗粉那种。”她顿了顿,想了想,又补了一句,“但你可别爱上他,这家伙不会爱人的,我不想看你被拒绝第三次了。”

“我哪里会见一个爱一个……”小鸟游忍不住小声反驳,但也知道百合子是在哄她开心,说着说着就忍不住笑起来,正好英语老师进教室,她不敢再耽搁,只道,“那说好了,周末带我去见见世面。”

说完,便转身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期中考试就在这周五,英语老师自认为剩下的几天只需要复习巩固,但月考的前车之鉴已经让她升起了警惕心,所以她今天特地打印了好几份作文发下去。

“期中的作文题只可能是这五种当中的一个,成绩好的同学可以只借鉴,但上次不及格的,必须全背完。”

讲台上打扮时髦的英语老师用尺子敲了敲黑板,露出一个有点腹黑的笑容:“一天至少一种,课代表和好同学给我一对一监督,谁没背完就不许给我去社团活动。”

说完,她的视线狠狠扫过教室后排的一圈男生,当了好几年老师,她自然已经摸清这类男生的要害在何处,她沉吟了一下,开口:“滨崎,别看我,我知道你想要谁……九宫,你好好监督他。”

被点到名的九宫娜美实在忍不住脸上甜蜜的笑容,回过头冲自己的男朋友小小比了个耶。

“苏我和佐藤吧,早川和清水……影山——”在连续说了一串名字后,英语老师终于点到了全班最难搞的英语差生,她的视线在教室里逡巡一圈,锁定了想当鸵鸟失败的小鸟游,“就你了,小鸟游,老搭档,带带他吧。”

早在英语老师提起一对一配对时,小鸟游千代就隐约有自己将会和影山凑一起的预感,在老师点了一圈人却没点到自己和影山时,她也就知道了结局。

虽然心里不情愿,但这毕竟是老师下达的任务,她也不可能在这种时候,在大庭广众之下拒绝和影山一组,所以,不管内心怎么想,在表面,她还是只能笑了笑,应下了。

于是,英语老师满意地收回目光,拍了拍手:“那么,点到名的搬椅子过去,其他人自己背自己的吧。”

原本班级内的过道并不狭窄,可当中间要坐上一个人时,那就不是那么宽敞了。

影山带着英语书在她身边坐了下来,他一靠近她,小鸟游就感觉一阵热量扑面而来,不是夏天的燥热,而是,一种会让她脸红心跳的热意。

也许是靠的有点近,两个人这次只能用一张桌子的缘故,这回,小鸟游千代竟然可以闻到对方身上洗衣液的味道,她抿着唇,悄悄看了一眼他身上的衣服,当然,不是烟火大会穿的那件。

可当她要不动声色收回目光时,一抬眸,就撞进了那双深色的眼睛,漆黑的眼瞳里没什么感情,向她投来存在感不强,但带着一点疑惑的目光。

小鸟游千代有些尴尬地咳嗽了一声,移开了视线,抬手拿起桌上的那几张作文集合卷,一共五种题目,每种下面有三篇到四篇范文,她来回扫了一遍,点中了其中的一种。

“就这个吧,只有三篇范文,感觉也没什么生僻词,怎么样?”说着,她偏过头,礼貌地询问了一下对方的意见。

既然说要做回普通朋友,那么,就算心里还有一点疙瘩,小鸟游千代也不会容许自己再被影响了,毕竟人的生活中不只有爱情嘛,而且,一直对这件事耿耿于怀,不是太小肚鸡肠吗?

她这样想着,目光坦荡地看向影山,看见对方收回凝在自己身上的视线,扫向桌上的卷子,点了点头。

在学习方面,影山飞雄绝不会质疑小鸟游千代的权威。

“那好,你开始读吧,读顺了,然后用日文翻译一下,记住日文翻译,等到后来背的时候就会轻……”下意识,小鸟游千代还像之前补习时那样,忍不住和影山多说了一些自己的学习方法,可当话要说完时,她才意识到不对,兀地收了声。

这突然收尾的话,却引得影山飞雄抬头,朝她投来疑惑的视线。

意识到对方似乎没察觉到不对劲,小鸟游千代在心中松了口气,不自在地笑了下,才继续说:“也许会轻松一点,但这是我自己的背书经验,对你来说可能不是那么有用。”

如果在以前,她不会说这样的话,因为这容易拉开两人之间好不容易拉近的距离。

可现在,小鸟游千代还巴不得这距离越来越远呢。

而影山飞雄则完全像没察觉到现在和之前补习时的不同似的,很乖巧地点了点头,把自己手上的英语书放上属于小鸟游的课桌,翻了翻手上的作文卷,然后垂眸,将视线钉在了卷上。

小鸟游千代忍不住看了他好一会儿,在想问他为什么不出声前,才如梦初醒般地收回目光,狠狠撇过头,看回了自己面前的卷子。

他出不出声,关你什么事?

小鸟游千代这样想着,咬了咬嘴唇,努力不去管心里涌上来的失落,往旁边坐了坐,想借此拉开和影山的距离,不去感知他身上传出的热量,也不去闻他身上洗衣液的味道。

而被她刻意远离地影山飞雄不动如山,只是那忍不住瞟向对方的眼珠和捏着试卷的手指,暴露了一点他并不太安静的心。

他果然不在乎我。

她果然讨厌我了。

在此刻,两个人的心声竟然出奇一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