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不打了10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要答应吗?

答应不答应呢?

这看上去的确好像很难抉择噢。

而且,这也本该是一场理智与情感的大拉锯战。

可是……

“抱歉哎,其实我那时候只是抱着‘玩一玩’的态度去尝试打排球的,从一开始就没想着要学会排球。”

在阳光下,小鸟游千代的头发被镀上一层光晕,浅色的眼瞳更浅,在笑,但很客套:“其实你也能明白的吧?我这样的人不可能成为运动员,也没什么热爱,所以,怎么打对我而言,都是可以的。”

这样的回答着实超出了影山飞雄的意料。

小鸟游千代能看见他的表情一下茫然,那些细微的紧张消散,双眸瞪大,紧紧抱着排球的手臂也松了下来。

可她才不会就这样不说下去。

既然已经确定对方那他自己还不清楚的心意,那么,她当然也难免有恃无恐,更何况,如果就这样轻易原谅他,这不显得之前纠结痛苦的自己就像是个傻子吗?

“我当然知道排球不是抱着我打的了,但是,月岛君昨天晚上那样做,就像是普通男朋友对女朋友做的那样啊,换成篮球,就是女生怎么也投不进框,所以男朋友把她抱起来让她投篮那样,为的是我开心,而不是要我会打噢。”

她这样说时,已说不清现在自己的心中到底抱有怎样的想法了,她的话并不尖锐,也不刺耳,一贯的温和,温柔,而有耐心,可听了全段的苏我美惠却都要起鸡皮疙瘩。

“本质上,只是因为月岛君是我的‘三日男友’嘛。”小鸟游千代顿了顿,忍不住笑了起来,此时,她的笑容可以称得上是灿烂的,她双手轻柔地搭在身前,“所以,如果影山君想找人打排球的话,还是去找别的女生吧。”

在这种时候,影山飞雄发现他竟然无法辨别小鸟游千代脸上的笑容到底是真是假,是出自内心,还只是习惯性的假面。

可不可否认的是,他发现,他自己的心是的确在难过的,并不痛苦,只是酸涩。

可并不容他再想,面前的女生便已经觉得话说尽,冲他歉意的笑了一下,随后便挽着好友离开了。

……

“为什么要拒绝呢?”走远之后,苏我美惠忍不住问,“和他打排球,不是正好增进感情吗?”

“难道之前增进的还不够吗?”小鸟游千代愤愤地说,“我已经明白了,是我之前太顺着他了,还是月岛君说得对,就应该刺激刺激他,否则他永远也不会知道自己的心。”

“而且——”肤色白皙,已经被太阳和气温蒸出一点汗意的女生抬手指了指太阳,“谁要顶着这么大太阳在露天排球场打排球啊?”

反正,这节体育课,小鸟游千代是没再去看影山飞雄了,虽然心里会忍不住去想他在想什么,想自己的那些话是不是说的太过分了,但她就是没去管他。

而答应月岛的,本来今晚要去排球社再看一次排球的约定,也被戏剧社突然要求的集会冲散,社长加藤奈奈子很歉意地告诉他们,因为学校这次想大办文化节,所以原本只在下半学期的戏剧表演也要加进六月初的文化节里。

“也就是说,还有半个月不到,我们就要排一场话剧,剧本我们就用上次校园祭没用的那个《睡美人和白雪王子》。”

……等等,这是什么,童话大杂烩吗?就这么草率的决定了吗?

加藤奈奈子没能听见小鸟游千代的心音,只用视线扫过面前的一群高一:“角色是抽签决定的,重要角色都安排给你们新人练练手,而这么多年的戏剧表演,也许什么都没教会我,却告诉了我一件事,那就是——剧情可以没有逻辑,但不能没有‘帅哥’和美女的kiss1

……

“——所以,就是这样,我成了睡美人。”

小鸟游千代把纸条摊平在桌面上,课间吵闹,所以多了三个女生的爆笑也不显得突兀。

九宫娜美笑到拍了两下桌子,下意识问:“那白雪王子是谁?”

“一个一米七几的女生反串。”小鸟游千代吐出一口气,“还好吧,和女生借位亲亲总比和不熟的男生好。”

说完,她注意到笑完就一直沉默的加茂百合子,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忍不住询问:“怎么了,百合子?”

“噢,我只是想到,我认识的那个大帅哥,倒挺适合来演白雪王子的。”她顿了顿,大概联想到了什么,忍不住露出一个看好戏的坏笑来,“但他一上场,女生的尖叫也需要把礼堂的屋顶掀了吧?”

……

“—真的有到这种程度吗?”

期中考完的周六,走在街上,一想到马上就要见到好友千夸万夸吹到天上去的大帅哥,小鸟游千代再也克制不住内心的激动:“这可一定要比黄濑帅啊,不然的话,我可就太失望了,会忍不住揍你的1

“肯定比黄濑帅吧,反正我觉得比黄濑帅哎。”加茂百合子被好友缠的没脾气了,可也不生气,在对方期待帅哥的时候,她也在期待对方见到帅哥时的表现。

虽然心里在想着看好戏,可她还是忍不住叮嘱:“不过,要是他真的特别合你的口味,你可不要对他动心噢,他只是路过宫城县,和我一样是从那种封建糟粕里出来的,喜欢他是一点结果也没有的。”

“放心放心,我不可能喜欢他的,长得再帅也不会喜欢的。”

与好友的担忧不同,小鸟游千代本人对自己可非常有自信:“毕竟我心有所属嘛。”

“真是,还没在一起就有酸臭味了,本来想拿他的美貌来治愈一下你的情伤的……”加茂百合子翻了个白眼,而此时,她们也已走到了甜品店的门口。

“一眼看见的就是他了。”

伸手推开玻璃门的这一刻,小鸟游千代心中还在为好友这样过分夸张的形容而怀疑,毕竟,这世上也不太会有她形容的那样的人吧,什么‘现实的白雪王子’,是白化病患者吗?

可是,当她推开玻璃门,打算用视线扫视全店,找出那个大概很帅的帅哥之前,她的确,第一眼就看见了那个人。

他坐在正对门的地方,桌上摆满甜品,穿着非常休闲的短袖短裤,很长的腿从桌底伸出来,从那头穿到这头,踏在他对面的椅子踩脚处。

当然,这么长的,这么白的腿,比起那张脸来说,实在是太不值一提了。

在小鸟游千代进来之前,他大概就已经注意到了她们,在她视线扫向他之前,他就已经在凝视她,于是,在这第一时间,他便冲她扬起笑容,撑着下巴的手微微上移,将脸上墨镜的镜腿向上推,露出蓝的在发光的双眼。

而后,似乎是已经演练了上万次,又像是完全出自自己的内心,他扬起嘴唇,露出一个灿烂到能把人眼睛刺痛的笑容,皮肤和头上的白发一样白,可却并不觉得病态,那双眼睛又那样耀眼,让人一旦看见了就完全不忍心移开。

小鸟游千代下意识咽了一下口水。

可罪魁祸首还在魅力全开,似乎在和谁较劲似的非要让她脸红心跳才罢休。

“嗨~来坐嘛~”他抬手朝她们挥了挥,用那种软绵绵的,撒娇似的语气说,“可以随便点甜品哦,吃不掉可以给我吃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