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满腿的伤痕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韩子珩脸都没洗,几乎是飞奔着去了骆家。

骆家别墅二楼,带着哭腔的声音传了出来:“你们别过来,都别过来!”

这是,雪儿的声音?

韩子珩脸色一变,加快了脚下的步子。

仆人们挤在某个房间门口,韩子珩知道那是骆雪彤的房间,骆瑞华见韩子珩来了,忙驱散仆人,神色焦急万分。

“子珩,你来了就好,雪儿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不许任何人进去,我担心得不行,你快去看看。”

韩子珩拧了拧门把手,发现里面反锁了,他直接后退两步,抬脚踹开了门,一进去,韩子珩就被里面的景象惊呆了。

原木地板上染上了鲜红的血迹,昂贵的地毯上几乎被鲜血染了个遍,空气里,弥漫着刺鼻的血腥味,沙发前,骆雪彤穿了一身睡裙,正在用碎了的瓷片狠狠的扎着自己的大腿,一下又一下!

那满腿的伤痕,血淋淋的,恐怖极了!

“雪儿,我的雪儿啊,你这是干什么啊!”骆瑞华白着一张脸,站在骆雪彤旁边,手足无措。

韩子珩看着,眉心突突直跳,他一把夺过骆雪彤手里的瓷片,将她紧紧的抱在怀里:“雪儿,你这是做什么?”

骆雪彤靠在韩子珩怀里,泪水糊了一脸:“珩,我是个废人了,我再也配不上你了,没了你,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啊!”

“雪儿,我不许你胡说,听见没有!”韩子珩吻了吻骆雪彤的脸颊,轻柔的拍着她的后背,满脸的心疼。

骆雪彤却是摇了摇头,哭声里充满了伤感:“珩,我那么爱你,可是我没了双腿,我以后没资格站在你身边了。”

“珩,我们还是算了吧,你现在有二姐,二姐长得那么美,只有她才配站在你的身边。”说着说着,骆雪彤扑到韩子珩怀里又放声痛哭了一番。

一提起萧佳人,韩子珩眼底便露出了极强的厌恶:“雪儿,不许再提那个贱人,雪儿,你那么善良温柔,你才是我韩子珩唯一的爱人。”

“珩,你对我真好……”

好不容易安抚好骆雪彤,韩子珩这才和骆瑞华去了一楼。

客厅的沙发上,韩子珩询问了事情的前因后果,骆瑞华重重的叹了口气,慈祥的面容下充满了心疼:“三年前那件事情之后,雪儿自知配不上你,如今竟想不开自残,唉,这孩子,怎么这么死心眼啊。”

黝黑的瞳仁动了动,韩子珩看向一旁的管家:“去把医生找来。”

韩子珩说的是骆家的家庭医生,也是骆家市医院里面的主任医师,一直负责骆雪彤的双腿。

不大的功夫,管家去而复还,身后跟着一名稍显年长的男子,韩子珩也没寒暄,直接开门见山道:“伯父,安排个时间先给雪儿把假肢按上吧。”

“我不安假肢!”

骆雪彤不知何时出现在楼梯口,由佣人推着轮椅从专用通道来到了客厅,听了她的话,骆瑞华皱了皱眉,故意露出一副不赞同的神色:“雪儿,听话!”

骆雪彤泪眼婆娑的望着韩子珩:“按上假肢我就是个彻彻底底的废人了,我不!”

“董事长,韩先生,骆小姐不同意安装假肢,医院这边也没法子啊。”

骆瑞华微叹了口气:“雪儿,听话,把假肢安上吧。”

“按上了也是个废人,又有什么用……”骆雪彤望着自己的双腿,落寞的神情一下子就刺痛了韩子珩的心。

对萧佳人的恨意又加深了不少。

萧佳人!萧佳人!

都是你!

蹲下身,韩子珩握着骆雪彤的手,轻言细语道:“雪儿,乖,只要你安上假肢,我会让伤害你的人得到报应。”

雪儿知道适可而止,况且,这也是她最终的目的,最后,骆雪彤点了点头。

她同意了,韩子珩也松了口气,商议好时间之后便离开了骆家。

韩子珩一走,骆雪彤顿时变了脸色,忍不住倒吸了口凉气。

“还杵着做什么!快点把我的伤口处理下,痛死了!”

若不是为了逼真,骆雪彤才舍不得对自己下手,不过好在效果不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