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俺们村里有妖怪 > 第7章 灵潮夜,会不会吃人

我的书架

第7章 灵潮夜,会不会吃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宋书书也探头进来,他记得这里明明是一个空置的房子,现在却有光亮,自然好奇地过来问一下。

  如果可以的话,宋书书发誓,他一辈子也不想知道凤歌真正的男儿身份!

  那种感觉,就像十冬腊月天,一坨大冰坨子砸到了脑门上一样,眼前金星乱闪,脑子里隆隆做响,全身上下一块懵逼了!所有的一切都随着他看到的景像破灭了。

  只不过他再看到,身边放着枪,红着眼睛珠子,一副将要怼天怼地模样的两个歹徒时,全身的肌肉都是一紧,难道现在自己是自投罗网,成了送上门的鸭子?

  两个歹徒看到门口突然冒出个脑袋来,吓得全身一紧,屠安一伸手,抄起放在身边的枪,黑洞洞的枪口,指向宋书书的脑门。

  宋书书的身体变得更僵了,明明脑子里想的是赶紧躲到门外去,但是身体却像是灌了铅似的,两股乱颤,怎么也挪不动脚步。

  老子只是一个二本勉强毕业的大学生!

  老子是来当村长的,是来引领村民们发家致富奔小康的,制服持枪歹徒不在老子的业务范围之内啊!

  一声清喝,一根棍子打着旋地从外面飞了进来,砸在屠安的手上。

  枪口一歪,砰的一声,黑火药燃烧后浓浓的硝烟弥漫,子弹更是不知道打到哪去了。

  枪声响了,又遇到反抗,两个歹徒慌了,挥着手枪吼叫着冲了出来,正好赶上胡莉拖着根棍子,张牙舞爪地冲上来,跟两人撞了个正着。

  身材娇小的胡莉,直接就被撞了个跟头。

  宋书书也回过神来,赶紧抄起立在门边的一根破扁担,两腿抖得厉害,怎么也不敢冲上去。

  凤歌冲了出来,食姆二指成环,放在口中,就打了一个尖利的呼哨。

  宋书书横着扁担,心情无比复杂地,偷瞄着旁边的凤歌,现在他明白过来了,他的名字不叫凤歌。

  胡莉称呼的是凤哥,此哥非彼歌啊,人家早就告诉他真相了,只是自己被拥有绝世容颜和气质的凤哥迷了眼,蒙了心而已。

  “别过来,再过来我杀了她!”

  屠安的枪,顶着胡莉的脑袋,大吼大叫着,“二墩,拿上东西,我们走!”

  两名歹徒,背着包,挟持着胡莉,向村后的树林跑去。

  “我去追,一定要把胡莉救回来,凤……你通知乌书记,赶紧报警!”

  宋书书急了,也顾不上害怕,拖着破扁担就追,自己失去了美若天仙的凤歌,绝不能再失去拥有魔鬼身材的胡莉……呸,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渣了!

  “喂,别追了!”

  凤哥在身后大叫着,但是宋书书根本就没听进去。

  玲珑可爱,拥有魔鬼身材的胡莉,落到这样的亡命歹徒手上,怎么可能不追。

  宋书书使出吃奶的劲,追出村子,径自向北林子追去。

  虎啸林和郎惊空先赶了过来,听凤哥把事一说,再抬头看看空中如勾环一般的月亮,脸色也变得难看起来。

  “今天可以灵潮夜啊!小狐狸会不会吃人?一千四百三十八号文件可不是摆着看的!”虎啸林一脸忧虑地道。

  “唉,老实在村里呆着,我去通知老乌龟!”郎惊空沉声道,大步向村中央走去。

  甘西村这个地方,沟深林密,如同世外桃园一样,出了村,就像钻进了原始森林一样。

  宋书书不是贝爷,进山就蒙圈。

  但是他追得很紧,前方灌木树枝哗啦啦做响,给他指引了方向,刚刚钻出灌木丛,就是一片平坦的草地,才一露头,明亮的月光下,就看到大个子,几乎是把胡莉夹在腋下狂奔。

  屠安见宋书书追上来,回手砰地就是一枪,宋书书一缩头,趴到了地上,像虫子一样拱动着,执着地追着。

  “村长,快回吧,我没事!”胡莉在挟持下,蹬着一双比例极好的长腿,用糯糯的声音大叫道。

  听着女孩儿那柔糯的声音,宋书书更不肯放弃了,没事个毛线,这样漂亮的女孩儿,落到两个歹徒的手上,后果可想而知。

  杂草、灌木、杂树林子,头上有树枝,脚下有水沟,哪怕是在弦月明亮的晚上,也没有多少视线。

  宋书书一头栽进齐腰深的死水沟里,差点把自己淹死,等他扑腾出来的时候,就已经彻底地失去两名歹徒、还有胡莉的踪影。

  四周静悄悄的,连蛙鸣声,还有风吹树叶的声音,都没有了。

  整个世界,似乎陷入诡异的寂静当中。

  宋书书暗叫一声坏了,难道是自己的耳朵聋了?

  挖了挖自己的耳朵,没毛病啊,有声音啊,还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声。

  蛙鸣声再一次响起,树叶刷啦啦做响,那种诡异的寂静,好像只是一瞬间,就消失了,如同幻觉一般。

  “啊!救命啊!”

  半声惨叫,吓了宋书书一大跳,听起来是个男的,难道胡莉遭了毒手?

  宋书书咬着牙,拖着扁担,便向声音传来的方向追去!

  惨叫,闷哼声再一次传来,就在前方不远处。

  宋书书怪叫一声,横着扁担一个纵身,从一片灌木丛上一跃而过。

  双腿微微一曲,腰马合一,稳稳落地,扁担挟着风声扬了起来。

  心里暗赞一声,自己刚刚的动作,肯定超帅!小胡莉看到的话,说不准会化身自己的小迷妹。

  目光所望之处,宋书书像是被施了定身法似的,变成了一尊雕塑,紧跟着,发出一声高亢到极点的惨叫。

  “你看,说了不让你追来的!你偏要追上来!”

  “妖怪啊!”

  松江南岸的甘溪村,在行政上,同样隶属于林河镇,只是甘溪,与甘西两个村子,相隔差不多有近百公里!同音不同名。

  年方二十三岁的大学生村官叶南,望着空中那轮几成环形的弦月,对新闻所说半月食的消息,嗤之以鼻。

  哥身为上级委任的沟通使,可是更高层面的官身,结果你们倒好,把自己当成普通村民也就罢了,竟然还说老子是神经病!

  堂堂昆仑新秀,岂容你们如此折辱!

  现在灵潮已现,看你们还能伪装到几时!

  叶南匆匆赶往老书记家里,这个秃头老家伙,最烦人了。

  每次见了自己,都摇头叹气,然后再暗地里嘀咕一句,小小年轻的,怎么脑子就坏掉了呢!

  然后,叶神经的外号,不胫而走。

  非但如此,还给自己,塞了好多帐册、表格之类的东西,一副真把自己,当成甘溪村村长的模样。

  老子是来做沟通使的,不是真的来当村长的。

  老子已经亮明身份,你们揣着明白装糊涂,有意思吗?

  还是这个老秃头,有了什么想法?

  这是置第一千三百八十号文件精神于不顾!这是想搞独立妖族小王国!这是赤祼祼的背叛!

  叶南快要走到老书记家的时候,身子微微一震,一瞬间的寂静,还有体内突然开始翻涌的真元,让他忍不住大笑起来,手一翻,一股幽幽蓝火,在掌心跳跃着。

  拳头一合,掐灭元火,推门而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