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俺们村里有妖怪 > 第45章 不干,累

我的书架

第45章 不干,累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宋书书赶紧起身,又是拿碗又是盛饭,好不热情,只是胡莉的小脸儿相当的难看,撇了撇小嘴道:“人家老路两口子还带点小菜来呢,也不见你拎只鸡!”

  宋书书赶紧道:“没事没事,乡里乡亲的那么外道干啥!

  他可不敢让凤哥拿鸡,偷三只鸡都要埋起来立个坟,就差没上香敬酒了。

  胡莉哼了一声,“他坑你的时候可没把你当乡亲,我这双火眼金睛早就看出来了,他这是对你使美人计呢!你可小心点,老虎,你说是吧!”

  胡莉顺手还拽了一把自己的盟友,结果没得到回应,扭头一看,虎啸林正抻着脖子翻白眼呢!艰难地伸手去拿旁边的水缸子。

  胡莉气得一脚蹬在他厚实的后背上,虎啸林的身子一挺,发出一声悠长的嗝,这回不用喝水也顺下去了,没噎死

  “对,胡莉说得对!”

  宋书书暗自翻了个白眼,你光顾着吃了,听着啥了就对啊!

  宋书书有火也不能冲这二货发,只能苦笑道:“胡莉,你别乱讲,凤哥可是男的!”

  胡莉啪地把筷子往桌子上一拍怒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城里头的男人最乐意知难而上!更何况凤哥还长得这么好看……比我还好看,你肯定有想法!这是病,得治!”

  宋书书瞄了一眼脸色有些泛青的凤哥,这个男人就连生气都那么好看,他不否认初见的时候,自己完全被迷得五迷三道,视作自己的天字第一号女神。

  可是他更忘不了那天见到的让他魂儿都差点破灭的那一幕,他都有些抓狂了,同样怒道:“那样的人确实有,但我不是,而且这也不是病,只是取向不同!”

  宋书书本想说狐狸这个种群就有这种行为的,但是一想,妖跟兽的区别就像人跟猴子的区别,自己这么说的话,可就把全村的妖怪都得罪了,村长干不干再说,自己怕是连村子都走不出去。

  胡莉一见宋书书急了,小脸一垮,小嘴一扁,别提多委屈了,“不是就不是,你哈呼我嘎哈!”

  她这副模样,让宋书书什么气都生不起来了,怪不得这小姑娘在村里横行却又受宠呢!摆出这幅委屈的样子谁受得了,还不赶紧哄哄。

  宋书书的火一下子就没了,赶紧放缓声音道:“我不是哈呼你,你也不能硬给我扣上这样的帽子啊!还让我以后怎么找老婆!”

  “有我呢!把我赔给你好了,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胡莉立刻喜笑颜开地道。

  她的话刚落,所以妖怪的目光齐刷刷地落在宋书书的身上,目光各自含义都不同。

  胡莉又一次成功地把天聊死了,这话茬让他咋接,赶紧张罗着让大伙吃饭,简直就是不拒绝、不反抗的渣男典范。

  宋书书顺势向老侯道:“侯叔,我看野果子下来不老少,咱是不是多酿点啊!”

  “不干,累!”

  宋书书一滞,这理由还真特么强大,让自己咋接?

  宋书书尴尬坐蜡,胡莉不干了,一把抢过老侯手上的酒瓶子,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地道:“侯叔你可真有意思,人家小宋村长就求你这么点事,你还推三阻四的,还有脸喝人家的酒,也不怕呛死!”

  老侯急赤白脸地道:“我嘎哈没脸喝啊!我又没白喝,我拿果酒换的!”

  “拉倒吧!脸皮咋那厚呢,你那破果酒俺们谁都不稀得喝,拿破烂换人家的好酒,你还好意思说,亏得人家小宋村长到了镇里还惦记着你呢!自己花了好几百块给你买酒,你想喝也行,掏钱!”

  胡莉说着,白生生的小手直接就伸到老侯的面前,一副认钱不认人的小模样,气得老侯的脸都青了。

  郎惊空这些年才攒了八百六十块二毛三,都算有钱人了,老候能拿得出来才有鬼了。

  其实宋书书想告诉胡莉,她真的把价值搞反了,老侯酿的果酒,如果不考虑他的大皴脚的话,绝对是世界最顶级的。

  “行行行,我酿总成了吧!你们给我采果子我就酿!”

  一直护着老婆看热闹的路大树赶紧道:“我得照顾老婆,干不了!”

  虎啸林吭哧瘪肚老半天,眼珠子一转,指着胡莉道:“我听胡莉的,她说啥是啥!”

  胡莉冷笑一声道:“你的如意算盘要打空了,我男人的事我怎么可能不支持?明天你跟我一起进山采果子去!”

  虎啸林那张大圆脸盘子一下子就垮了,闷哧了好半天,一个字也没挤出来。

  胡莉又一指路家两口子,不屑地道:“蹭吃的时候俩带仨的,到出力的时候就装起孕妇柔弱来了,真要是把孩子给累出来,你们指不定咋感谢我男人呢!”

  路草儿紧赶着把碗底泡汤的饭刨了,放下筷子一脸不悦地道:“小胡莉,我可没得罪你,干啥说话这难听!”

  宋书书眼瞅着她们针尖对麦芒的样子,自己先慌了,正要说话,胡莉巴掌小脸像变脸似的,瞬间就变成了阳光明媚的微笑。

  “嫂子你看你,咋这样呢!人家又没说你,好吧好吧,我确实说了,你跟我一个小孩子计较那么多干啥,再说了,路大哥那么爱你,最后还不是要听你的。”

  胡莉在一转脸的功夫,就把自己之前说的全都推翻了,想男人的时候喊着成年了,犯错了立马就变小孩子,在这两者之间自如切换。

  路草儿显然不吃她这一套,但是面对扮孩子的胡莉又没有任何办法。

  “明天我也去,记得叫我!”凤哥淡淡地道,然后拿着自己的快递盒子走了,里头是宋书书买的四十九种各色美瞳,用来赔一只鸡。

  凤哥刚走,虎啸林就撇嘴道:“这是急着回去臭美呢!”

  宋书书不知道他为啥这么看不上凤哥,但是他这话听着挺不要脸的,有点活就找理由往后退,不管人家凤哥跟他们有啥恩怨,可是在自己这里没的说,村长偷鸡人家都没说啥,现在有活了,人家可是主动加入的。

  宋书书把话憋在心里没说,再偷奸耍滑那也是个劳力啊!现在劳动力紧缺,连孕妇都上阵了,何况是个懒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