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俺们村里有妖怪 > 番外2 候爷的坚持

我的书架

番外2 候爷的坚持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老候铁棒入手,带动风云翻卷,哇哇怪叫。

  他正欲大打出手之时,小僧厉声喝道:“妖兄,你虽为妖族,却也是修行一脉,如同天道震动,人族蠢动,如今到了我修行一脉生死倏关之际,你还要执迷不雾,要站在人族那一边吗!”

  老候一听,好像挺有道理啊,老子是妖啊,千万年来,人族要么依附修行宗派,要么投身妖族大能领地,就算是人族那些王者皇帝,也要事事请示汇报,说是祭天,实则祭文都是直送入宗派或是大妖之手,以表自己心意。

  也就是说,人族在妖修的面前,不过就是依附而生,如同奴仆一般。

  现在为了可有可无的仆人,与同道翻脸,好像确实不太对劲。

  这时,青城阵法一脉的虹香已经又揪过数十人,抹了脖子,将鲜血喷洒到坑中,鲜血顺着阵纹向四周流淌着,却也只占了一丁点,要布满全阵,至少需要数千人的鲜血才成。

  老候看着被随手扔开的尸体,看着一张张熟悉的面孔,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化做热流,在体内奔腾着。

  他们确实是妖修眼中不值一提的人族,可是那个老头,酿酒是把好手,那个妇人,每天揍着儿子,骂着男人,却不忘了将家中酒肉送给老候一份下酒,更有镇东媒婆,几次三番地想给自己做媒娶妻之流。

  人间的烟火气,让老候有些流连忘返,几次都险些忘了自己妖怪的身份。

  虹香白嫩嫩的小手,又揪过一孩童,利刃抵到脖侧,面无表情,甚至带着几分不耐烦地要割下去。

  那孩童带着一脸惊恐地望着老候。

  老候还能记得,这个孩童常跟在他的身边,讨要几粒茴香豆解馋,又对妖怪十分好奇,放言道长大以后做老候这样的妖怪。

  “砰!”

  老候的铁棒重重地在地上一顿,妖力汹涌,一声炸响,虹香被震得飞上半空,那孩童也落到了老候的手上。

  随后将孩子径自抛向镇外,一横铁棒喝道:“我管你什么天道倏关,这里是老子的地盘,招呼也不打一声便来杀人布阵,让我老候面子往哪搁!”

  “唉,冥顽不灵!”小僧说着,随手自身后取出一根柳枝,柳枝沾着滴滴露水,随手一甩。

  柳枝瞬间便化做无穷之大,遮天蔽日,将整个大锅台镇都笼罩在其中,一沾沾的露水,如同雨露一般地从天而降,晶莹剔透如同带着生命的真谛,可是每滴雨水沾身,都让那些居民们全身鼓胀,最后砰地一声,爆成漫天血雨,血雨又汇于一处,向那阵眼处的大坑汇去。

  “你早该这么干了,我一个个的要杀到什么时候!”虹香快活地叫道。

  小僧无奈地摇了摇头,“这凡人鲜血沾染了术法之威,功效要差上许多呢!”

  老候眼看着一个个熟悉的人在自己的面前炸成血雨,早就怒得双目通红,面目狰狞,怪啸一声,举棒向天,铁棒化做百丈之巨,向天空轮去。

  雨露柳枝被倒卷回,汇于一处如同利剑向小僧刺去。

  小僧一声佛号,柳枝轻轻地一甩,不带一丝烟火气便将老候的妖力破去。

  但是老候的铁棒,紧随其后,呼啸着向小僧砸去。

  小僧身上佛光绽放,手掌轻轻一拍,抵住铁棒。

  但是在此时,老候已经几个翻身腾跃,扑到了虹香身边。

  虹香是修阵法的,那些阵宝已经埋入地下,仅凭战斗修为,哪里是老候的对手,直接就被老候扑翻在地。

  “和尚,救我!”虹香高声叫道。

  小僧不紧不慢地道:“量他也不敢……”

  话音未落,老候的拳头,重重地砸到了虹香的面门上。

  虹香闷哼一声,那张绝美容颜瞬间就变了形状。

  砰

  第二拳下来,虹香的脑袋都变成了不规则的凹陷状。

  虹香哇哇怪叫,抓挠着老候的面门,大声呼救。

  小僧的面色一肃,瞬间就从慈悲为怀的小僧化为怒目金刚,手掌金光璀璨,化做数丈大小,紧紧地握住了漆黑铁棒,高声喝道:“妖怪敢尔!”

  “我尔你老母!”

  老候一声厉啸,再次扬拳,这一拳头,径轰进虹香的口中,自后脑打出不算,毛茸茸又鲜血淋漓的掌间,还紧扣着一团虚影,正是虹香的精魂。

  虹香的精魂怪叫着想要挣脱,却被老候一把塞入口中,妖力催动,嘎吱吱地直接便将这精魂给嚼了。

  “棒来!”

  老候尖啸一声,小僧手上的铁棒剧烈地一颤,带着尖啸与云气,瞬间回归到老候的掌间。

  “邪僧纳命来!”

  老候一声怪叫,冲天而起,顶起佛光闪耀的小僧径向天外飞去,在空中划过一道悠长的弧线,落入大山深处。

  小僧犹豫地穿山而落,一身佛法僧袍尽碎,露出如玉般精致的身体,赤足踏上空中,佛音梵唱当中,一只巨掌从天而降。

  老候怪啸一声,横棒便顶,轰隆的一声巨响,连人带棒一起被压处地下。

  佛光如网,深处地下,向老候身上罩去。

  耳边,传来小僧淡然的声音,“既然妖兄不辩是非,不明所以,便在此沉沦五百年,细细思过吧!”

  嘎吱……

  如网一般的佛光,几乎要将老候缠成一团,一根铁棒更是被压得弯成圆弧!

  “候爷我……用不着辩是非,身为妖,但凭本心行来,再不济,也做不出这种血流成河之事,天道天道,本就逆天而行,有本事跟天道刚正面,拿区区凡人鲜血行邪异之事,亏你还能大义凛然,是了,似你这种秃驴,最擅混人视听,妖言惑众!”

  随着老候的一声大喝,铁棒瞬间弹直,穿过佛光细网,径向天空刺去。

  隆隆巨响声中,铁棒穿过小僧头颅,直接将他的脑袋敲掉。

  老候破网而出,手提小僧的头颅,踏空而立。

  小僧头颅道:“极乐不许你行此邪异之事!”

  “那咱们便去极乐问个清楚!”

  老候伸手召来铁棒,拎着小僧头颅,在空中划一道白色的烟雾,径向极乐西土飞射而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