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因着手里的事情太多,赵瑾瑜命自己的心腹暗中调查镇南候府。然而不过一日便有了消息,据说镇南候府上有个奴才因为偷窃财物而被打死。

看着手上的密信,赵瑾瑜眼底泛着冷芒,薄唇勾起,哪个奴才不偷财物,偏偏碧玉的弟弟偷窃财物?事情到了这一步根本无需多想,赵瑾瑜将手里的纸条烧掉,淡漠道:“想方法把这个消息透露给父皇的人,记住不要让他察觉了是本宫做的。”

“是。”那心腹点头退下。

一个小小的镇南候府竟敢在当朝九公主的身边安插人手,尤其这个九公主还是太子的亲妹妹,是皇帝最宠爱的女儿,无论薛家打的什么主意,都落不了好就是了。

赵瑾瑜森冷的目光落在摇曳的烛火上谪仙一般的面容显得十分妖冶狠厉,如同地狱修罗,透着嗜血的气息。

落梅宫。

看着脚下的宫女,沈梅溪美艳的脸蛋扭曲的极其可怕,她怎么也没想到事情会走到这一步,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若单单只是一个九公主,倒还没什么,若是再加上赵瑾瑜那个碍眼的,事情怕就不会如此简单了。

沈梅溪眯着眼审视着眼前的宫女,顿了顿道:“那个贱婢如今怎么样了?”

“回娘娘,碧玉如今仍在九公主那里。”那宫女低着头大气不敢出,她心知事情办砸了,一顿惩罚是跑不了的。

“哦?九公主就没有说过要如何处置她吗?”沈梅溪看着手指上鲜红的蔻丹,红唇缓缓勾起。还没有处理掉,很好,这样一来,事情就必然还有转机。

“没有。”

九公主耳根子软,最是听信碧玉的话,整个皇宫里的人都是知道的,到了这个时候还没有处理,只能说碧玉定然是躲过了这一劫,就是不知道她究竟都说了些什么。

想到这里沈梅溪忽然有些坐不住,不知为何,她总觉得有些不安。

“娘娘,不如?”沈梅溪的贴身嬷嬷看了眼跪在下面的宫女,神色间充满了狠辣,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就按嬷嬷的意思办。”只有死人才是最安全的。沈梅溪深知这个道理,她看了眼嬷嬷道:“派人告诉颖妃,就说有人在宝月宫看到了一只猫。”

“老奴明白了。”嬷嬷看了眼下方的宫女,从袖中取出一只荷包塞给她,“想办法出宫,拿着它找到沈大人,自然会有人给你安排出路。”

“奴婢谢谢娘娘,谢谢娘娘。”那宫女知道这就是放她出宫,再也不需要回来的意思,当即感激的不住叩头。

看着那宫女满怀喜色的出了落梅宫,沈梅溪的脸上露出一抹狠辣的笑意,蠢货,留在宫里说不得还会有一条活路,出了宫才真的是死路一条,不过这些,那蠢货是永远不会知道了。

沈梅溪并不知道,那宫女还未出宫便被人拦住了,而与此同时,一个与那宫女身形相仿的女子代替她去了沈府。

赵宝珠嘴角含着一抹愉悦畅快的笑意,看着下方的宫女,赫然就是从落梅宫出来的那宫女。

“抬起头来,告诉本宫你叫什么名字?”

“奴婢腊梅。”那宫女缩着脖子跪在地上,战战兢兢的开口,眼角余光忍不住的瞅向角落里衣衫褴褛血迹斑斑,看不清容貌的女人。

“腊梅?”赵宝珠一脚踩在桌案上,支着下巴看着腊梅,见她目光一个劲儿的往角落里看去,状似不经意的道:“那是本宫宫里的一个奴才,犯了错,怎么,你认识?”

“奴婢不认识,不认识。”腊梅急忙收回视线,惶恐的摇着头。

“哦,不认识啊,”赵宝珠笑了笑,眼神冷飕飕的看着她,“可本宫怎么觉得你们认识呢?碧玉,你说说,你认识眼前的人吗?”

碧……碧玉?!

腊梅悚然一惊,下意识的就往角落里的女人看去,一旁的小太监揪着碧玉的头发,露出她鞭痕交错的脸,好让腊梅看个清楚。

“奴婢认……认识。”碧玉本就挨了板子,丢了半条命,又被拉下去抽了一顿,整个人奄奄一息。

“你看,本宫就说你们认识吧!”赵宝珠一脸惊喜的看着腊梅,“我记得你是落梅宫的梅妃身边的大宫女,怎么,今日到了出宫的日子?”

“回殿下,今日并不是出宫的日子。”柳儿端着托盘进来,听了这话立刻答到。

“哦,既然不是,那么你告诉本宫,你拿着梅妃的信物,匆匆忙忙的出宫,是为了何事?”赵宝珠捏着一只绣着梅花的荷包,笑眯眯的看着腊梅,真是得了个好名字,有幸能和梅妃共用一个梅字,还活到现在,这福分不能不说好,可再好的福分也就到此为止了。

“奴婢……奴婢没有要出宫,梅妃娘娘想家里人了,奴婢看不下去,便想着看能不能买通几个出宫采办的人,给沈大人带个口信。”腊梅心知光凭一只荷包是无法查出什么的,便放下心,不急不缓的答道。

“倒是个忠心的奴才。”赵宝珠笑着看了她一眼,慢条斯理的拉开荷包的绳子,从里面取出一张叠的整整齐齐的纸,撅起红唇吹了吹,遗憾道:“看来老天爷并不眷顾与你,瞧瞧本宫搜到了什么?”

腊梅一直观察着赵宝珠的神色,见她竟然从荷包里取出一张纸,从这个距离看,还是一张写了不少字的纸,顿时觉得膝盖发软,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梅妃娘娘一向是不会写东西的,为什么荷包里会出现这些?

“事到如今,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赵宝珠扫了一眼,兴趣缺缺的道。

“奴婢不知。”腊梅面色苍白,内心极其慌乱,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带下去吧,在她死之前给本宫撬开她的嘴。”赵宝珠淡淡的挥了挥手,伸手捻了块糕点,甜腻的味道让她皱了皱眉,“太甜了,本宫醒了这么久,也该去给父皇请安了。”

相比较于其他的皇姐皇兄,她家父皇还是比较宠爱她的,谁让她是母后唯一的女儿呢?赵宝珠一身鹅黄色对襟小袄,双手拢在捂手里,踩着一双狐皮做的靴子,晃晃悠悠的朝着乾清宫走去。

柳儿小心的跟在赵宝珠身边,心里充满了疑惑,腊梅身上的那只荷包是她拿给公主的,之前她并没有在荷包里发现有东西,可是里面偏偏真的有东西,而那字迹竟和梅妃娘娘如出一辙,柳儿怎么也想不通这其中的玄机。

“本宫交代的事儿都办好了?”赵宝珠嘴角一直挂着清浅的笑意,但她本就是极盛的容颜,即使是淡笑,也明艳四射,光彩照人,让周围的一切都失了色。

“奴婢已命人看好了。”柳儿闻言神情一震,虽然不知道殿下此举究竟何意,但她总觉得殿下既然让她这么做,必然是有原因的。

赵宝珠点了点头,嘴角的笑意越发深了,想象着待会儿沈梅溪可能会露出的表情,她便觉得十分的愉悦。

腊梅走后沈梅溪总觉得心里不踏实,虽说碧玉并没有被处置,可谁知道她是不是说了什么,又或者不小心露出了什么破绽?左思右想之后,沈梅溪觉得要想弄清楚碧玉那边儿究竟是什么情况,或许可以从陛下那里入手。

要知道,依着太子对赵宝珠的宠爱,如若得知此事,必然是要闹到陛下跟前的。

乾清宫外,沈梅溪妆容华贵,气度高华,颇有一代宠妃的范儿。守门小太监进去通传之后,她面带笑意的站着,看不出丝毫恃宠而骄的性子,温婉的就如一株清水百合。

赵宝珠远远地就看到乾清宫外的沈梅溪,视线在她笑意温婉的脸上转了一圈,嘴角的笑意越发浓烈。

“娘娘,是九公主来了。”沈梅溪因为心有所思,故而并没有看到,倒是一旁的宫女小心的提醒道。

“九公主?”沈梅溪闻言霍然转身,目光触及白雪上缓缓走来的那抹鹅黄色身影,眼底极快的闪过一抹嫉妒,随即笑盈盈的看着赵宝珠,来了也好,倒少了她一番功夫。

“些许日子不见,梅妃娘娘真是越发的明艳照人了。”赵宝珠打量着沈梅溪的脸,眼底笑意满满。

“是吗?倒是九公主这气色可不怎么好,可有看过太医?”沈梅溪最引以为傲的就是自己的脸蛋,否则也不会年纪轻轻便力压群芳,成为宠妃。

赵宝珠闻言神色微微有些失落,又有些遗憾的看着她道:“还不是那个狗奴才,竟然害得本宫落水。本宫原想着还算是个贴心的人,宠两分也无妨,谁知竟是个不知足的,既如此不要也罢,只是累的父皇担忧,倒是我的不是了。”

“倒也是,依着本宫说,这些个奴才就是宠不得,稍微给点好脸就不把主子当回事儿,倒不如打死了事。”沈梅溪不着痕迹的观察着赵宝珠的神情,却什么也没有发现,对方似乎还觉得她说的很有道理,十分赞同的点了点头。

“受教了,多谢梅妃娘娘。”赵宝珠一脸诚恳的看着沈梅溪道。

……沈梅溪只觉得胸口梗了一口血,闷疼闷疼的,却又只能故作温婉的笑笑。

恰在这时,进去通传的小太监出来了,笑眯眯的看着两人道:“奴才见过九公主殿下,梅妃娘娘,陛下请二位进去。”

“多谢公公,梅妃娘娘请吧?”赵宝珠对着小太监无害的笑了笑,朝着沈梅溪做了个请的动作。

沈梅溪见此,对传话的小太监笑笑,先一步进去了,却不知身后的赵宝珠看着她的眼神十分的诡异。

沈梅溪,你曾经在父皇的心上扎了几刀,我全都会悉数奉还。

眼看着沈梅溪的身影消失在视线里,赵宝珠弯了弯唇角,缓步跟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