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侯爷,不好了,我们的人……昨天夜里被送回来了。”一大清早,薛铮就等在镇南侯薛谦的门外,脸色十分阴沉。

“什么叫被送回来了?说清楚!”薛谦有种不好的预感,若当真好好的被送回来,薛铮不可能是这个样子。

“人都死了。”

就是这样才叫薛铮惊惧,那些被送回来的尸身多多少少都有拷打的痕迹,这是薛铮最为担心的一点。

“什么时候被送进来的?为何没有及时禀告与我?”薛谦是真的呕血了,二十个,虽然不多,却也不少,都是他花费重金精心训练出来的,少一个他都觉得心在滴血,这一回却是一次二十个全军覆没,薛谦眼前一黑,差点没有摔倒。

“属下也不知,薛午他们发现的时候已经快天亮了。”

薛谦已经说不出什么话了,只觉得一股寒气从脊椎骨攀升至头顶,叫他忍不住口齿哆嗦。他自己在暗地里准备着改朝换代没关系,可若是被皇上知道了,那后果才真是严重。如今只希望……

“父亲。”薛韶华看到薛铮一大早就堵在正院,脸色就十分难看。薛铮背地里干的那些事儿他全都知道,也十分的看不惯,偏偏他父亲却似乎很倚重这个人。

“我昨日与你说的事你最好放在心上,我知道你的本事,哄好赵宝珠就是保住镇南侯府,就是保住你外头那个相好。”薛谦知道儿子心里有人,不然也不会三番五次的推脱亲事。平日里风平浪静,他自然懒得管,任他逍遥,只如今,镇南侯府当真是危险了。

见父亲说的如此严重,薛韶华也不得不上心了,只是一想到赵宝珠,他就感觉到恶心,要他去讨好这种心肠歹毒,愚昧好色的女人,简直是在羞辱他堂堂镇南侯世子!可是……想到沈梅溪,薛韶华就觉得,他不一定就非得靠着赵宝珠不可,沈梅溪是皇上亲封的贵妃,圣宠不衰,又是皇上的枕边人,难道还比不过一个赵宝珠?

虽然沈梅溪被盛德帝那个年过四十的男人纳入宫中,被迫无奈委身于他,可在薛韶华心里,她仍旧是那个纯洁高贵的寒梅仙子,比起赵宝珠那个骄横跋扈的女人不知好了多少倍。

被镇南侯惦记着的赵宝珠此刻正在自己的宝月宫里抱着暖炉,窝在软榻上闭眼休息,神色间难掩疲惫。

无他,昨夜入睡,她竟是梦到自己又变成了那个被囚禁在凤仪宫里,被薛韶华那些女人随意折辱打骂的赵宝珠,她们对她百般折磨,甚至剁了她的手脚……

那种痛苦只是想一想都觉得不寒而栗,无法忍受,却又偏偏无法醒过来。一时间赵宝珠甚至都分不清什么是梦境,什么是现实。

这个样子,赵宝珠能精神德起来才怪。

殿里点了安神香,清清淡淡,闻起来甚是舒服,赵宝珠草草地用过了早膳,就窝在榻上。

半个时辰后,赵宝珠霍地睁开眼。

“宋家表姐那里如何了?”

说是休息,其实根本就没有。只要一静下来,赵宝珠的脑子里就会冒出她被人剁手剁脚的场景,那种钻心蚀骨的疼痛叫她一刻也不能够安宁。

明翠昨夜里带着手底下的人进了密牢忙活,大概是憋的久了,一夜过后再出来,竟是神清气爽,看的赵宝珠心生嫉妒。

“腊梅那丫头不愧是梅妃娘娘一手拉□□的,听说昌平侯府这些日子可热闹了,尤其那位二公子,简直是活的比话本子里讲的还要精彩。”到了这个时候,明翠也不得不佩服这位公主殿下了。当时九公主叫人留下碧玉和腊梅的命,她还觉得九公主太过心慈手软,到了这会儿再看,哪里是什么心慈手软啊!简直是环环相扣,算无遗漏啊!把人性的贪婪与劣根利用到了极点。

“是吗?”赵宝珠摸了摸下巴,不怎么感兴趣,“我是问你,宋家表姐近日里可曾进宫?”

“这……尚且不曾。”明翠觉得有些奇怪,公主这么不喜欢宋家表姑娘,到底是为什么呢?

说话的功夫,外面便有奴才传话,说皇后娘娘派人来请九公主,说是宋家表小姐来了。

说曹操曹操到,她就说嘛,如今的宋靖媛可不是上辈子那个八面玲珑的昌平侯府二夫人。赵宝珠就想知道,若是没了母后的指点与帮扶,她宋靖媛是否还能和上辈子那样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宋靖媛最近的确过得不好,想起前些日子她百般央求,姑母才给她赐婚,那时她是多么的高兴啊,可如今才不过几日,她就后悔了。想一想当真是觉得讽刺,即便如此她还是抱着宋皇后的胳膊道:“姑母,你就依了媛儿吧?”

赵宝珠刚到门口就听到宋靖媛的话,嘴角勾了勾,带着明翠进去,看着宋皇后笑道:“母后今日气色真好。”Ugliness

ugly

大抵是被赵瑾瑜开解了一番,宋皇后也知道这些年安逸惯了,她的性子都变得绵软了,否则宋家又怎么敢仗着身份贬低算计九儿?

再为了娘家着想,也是越不过自己这一双儿女的,这一点在宋皇后心里十分的清楚。想通了这一点,希望没有察觉到的东西,如今很容易就感觉到了。

“九儿,来母后这里。”大约是觉得愧对女儿的缘故,宋皇后脸上的神色十分的慈爱,朝着赵宝珠伸出一只手。

既然太子哥哥说过,要她再给母后一个机会,赵宝珠自然不会拂了他的面子。更何况,自打回来以后,她的确是有些急躁了。

满心仇恨不得求解,再看到自己的母亲那般袒护那些害了太子哥哥的人,她心底的戾气瞬间爆发,才会有了和宋皇后争执不休乃至冷战的局面。

可是她却忘记了,从那场血淋淋的仇恨里回来的人,从始至终都只有她。

也就是说,知道并且亲身经历过那些不堪的只有她,其他的人都并不知道,所以她不能那么自私用自己的要求来要求别人。

想通了这一点,赵宝珠的心就静了下来。报仇这种事,向来讲究十年不晚,不然现在就把那些人全都杀掉,岂不是拜拜便宜了他们,还叫他们落得一个被无故戕害的名头?平白坏了自己的名声,脏了自己的手。

坐到宋皇后身边,赵宝珠挽着她的胳膊,对上宋靖媛阴郁嫉恨的脸,她挑了挑眉,淡淡的笑了,“表姐最近似乎很忙,可是遇到了什么麻烦事?”

说起来,自打赐婚过后,宋靖媛就进过一次宫,还是上一次赵宝珠和宋皇后闹翻的那一回。

虽然赵宝珠说这话的时候,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宋靖媛却仍有一种被嘲笑了的感觉,几乎是下意识的就想反驳回去,却忽然想到了什么,大滴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看着赵宝珠委屈巴巴的哽咽道:“表妹不知道吗?你表姐夫他竟然骗了我,竟然喜欢上了一个贱婢。我们可是姑母赐的婚,他竟然敢这样对我!你说他是不是不尊重我,看不起姑母,才这样子违逆圣旨?”

到了这个时候还在挑拨?赵宝珠有些诧异的看着这个记忆里一直都很会看人眼色的表姐,心里为她鼓掌,连皇后都敢当枪使,这表姐也是好样的!

“兴许里头有什么误会呢?表姐可莫要被有些人钻了空子,倒趁了别人的心愿了。”赵宝珠很是宽和的开解。

宋皇后听了这表姐妹一来一往,深深觉得自己从前瞎了眼,怎么就看不出靖媛这般的有心机呢?她这番话是想挑拨谁去给她出气?她就没想过,不论是谁,若给她出了气不就是得罪了昌平侯府吗?

不,也许她不是没有想过,而是不在乎,毕竟那和她没有什么关系不是吗?

一瞬间,看着这个娇艳如花的侄女,宋皇后的心都冷了,瑾瑜说的果然不错,她的宽容和爱护,反倒是养出了一群白眼狼。

“有什么误会吗?”赵宝珠的话叫宋靖媛心里一松,也是,昌平侯府也是高门贵族,她的情郎貌若潘安,才华横溢,被人觊觎是必然的,说不得这次的事就是哪个觊觎她男人的小贱人在背后使的坏,若她真的叫姑母降旨呵斥了昌平侯府老太太或者太太,又或是叫姑母帮她退了这门亲事,岂不是就真的如了那贱人的心意了?

宋皇后见此笑了笑,“阿媛,你也长大了,凡事都要自己多听多想多看,莫要冲动行事。”

她或许真的很生气娘家人的白眼狼行径,但是一颗希望后辈能够平安喜乐的心却是不会改变的。就如宋靖媛,此刻她仍旧会为她担心,希望她以后过得好,可也仅此而已,她不会再为她做别的事了。

想到这里,宋靖媛就有些坐不住了,陪着宋皇后说了一会儿话,便借口有事,匆匆离宫了。

宋靖媛离开后,宋皇后看着赵宝珠平淡无波的脸色,有些感慨地道:“一转眼九儿就已经这么大了,看来母后是真的老了。”

老到被人糊弄,心慈手软,差点就失去了一双儿女。

“母后才不老呢!在儿臣心里,母后永远都是最年轻的。”赵宝珠把头埋进宋皇后的怀里,闷闷的开口。

“九儿真是长大了。”宋皇后说这话的时候有些失落,她千娇百宠在手心的九儿,在她不知道的时候忽然就长大了,她就像是一个局外人一样,对着一切丝毫不了解。这对于一个母亲来说无疑是残酷的,也是可悲的。

她忽略了女儿的成长,也许还错过了她人生中最重要的时刻。

“九儿再大也还是母后的九儿,母后可不许瞧我长大了就不疼我了!不然我可是要跟父皇告状的!”赵宝珠在宋皇后怀里抬起头,捏了捏小拳头,噘着嘴吧威胁到。

“是是是,母后疼你,母后永远都疼你。”会撒娇的孩子惹人爱,宋皇后自然也喜欢,因为这样会让觉得九儿即使长大了,在她面前也还是那个不开心了会哭会闹会撒娇讨抱的小公主。

温馨的时间总是很短,因为总有一些人会来扫兴。

“娘娘,八公主求见。”凤仪宫大宫女翠娥忽然出声。

作者有话要说:我终于给补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