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在赵宝珠一番撒娇卖痴之后,赵瑾瑜无奈的揉着额头,认命的派出自己的心腹带着人手去接应明翠。

虽然即使赵宝珠不说他也会这么做的,毕竟明翠也是他精心培养出来的人手,但是他就是喜欢看自家妹妹耍宝啊怎么办?

得了赵瑾瑜的话,赵宝珠就抱着几乎不离手的暖炉回了自己的宝月宫,将过河拆桥诠释的十分到位。

“殿下,梅妃娘娘已经来了一段时间了,奴婢说您去了太子殿下那里,梅妃娘娘就说无妨,她在这里等你就好了,奴婢也不敢太拦着她。”送走了沈凌兮的柳儿又回宫了,她自小就跟着赵宝珠,忽然要离开主子去办事,虽然很高兴能为主子效力,但心里总觉得放心不下。

“沈梅溪?”

赵宝珠诧异的挑了挑眉,今日早朝过后她得到消息,岭南大面积雪灾,房屋坍塌,百姓苦不堪言,偏偏户部被那些蛀虫掏空了,盛德帝有心赈灾,一时也拿不出足够的银子,为此生了好大的气。按照沈梅溪一贯的路线,这个时候的她不是应该在父皇身边发挥她解花语的作用吗?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就看从前她对薛韶华的迷恋,沈梅溪就不会对她有好感,更别说赵宝珠还多了一世的记忆,对这个心肠歹毒,敢对父皇下_毒的女人,她从不小看。

赵宝珠进去的时候,沈梅溪正坐在她常坐的软榻上,目光轻柔,看着门口,若是个男人必然就会感叹一番好一个温柔娇弱的绝世佳人。

偏生赵宝珠是个女人,不仅欣赏不起来,看到沈梅溪竟然沾染了自己的东西,胸口一股子郁气差点喘不过来,她吸了口气,在椅子上坐下,冷冷的看了眼沈梅溪,“今个儿吹的这是什么风,竟然把梅妃娘娘这般金贵的人儿给吹到了本宫这里?”

看着赵宝珠进来后的一举一动,沈梅溪的心里充满了疑惑,似乎是打从上次落水开始,赵宝珠就好像是变了个人,先是当着皇上的面针对她,害得她被训斥;再是忽然间就不喜欢她的薛郎了。这一切的一切都让沈梅溪觉得不对劲儿,偏偏又说不出来为什么,再加上这一次薛韶华从宫外传来的信儿,沈梅溪才是真的急了。

即便是她不喜欢有别的女人惦记薛韶华,尤其是赵宝珠这个空有其貌的女人,却也不得不承认,她和薛韶华要想心想事成,毫无阻碍的在一起,是离不开赵宝珠这个最关键的棋子的,可如今棋子忽然不听话了,就叫沈梅溪手足无措。

“听宝华说,你与她闹了矛盾?”沈梅溪端着一副长辈模样慈爱的看着赵宝珠,语重心长道:“宝华那丫头性子急躁,也不会说什么好听的话,本性却是不错的,若是有哪里做得不对,你告诉我,我去叫她给你道歉?你不知,这几日你两闹翻,宝华情绪不大好,日日找我哭,说好心办了坏事,平白的坏了你们姐妹的感情。”

赵宝珠……

看着唱作俱佳的沈梅溪,她还能说什么?这睁眼说瞎话的本事当真是高到了极点,父皇当初怎么就选了这么个女人呢?当真是叫她大开眼界。

“梅妃娘娘倒是心善,不过这事儿娘娘还是不要插手的好,”赵宝珠眯了眯眼,冷淡道:“我与赵宝华之间与旁人并无干系,不是吗?”

比她大不了几岁的女人,不过是做了父皇的妃子,就敢拿着长辈的架子来明褒暗贬的训斥她,顺带着打探消息,难不成当大家都是傻的,以为她母后是个摆设不成?看来上次的规矩还是没学到家,还是叫母后再请几个嬷嬷好好教教这位梅妃娘娘吧!

赵宝珠如此不给她脸面,叫沈梅溪气的脸色扭曲。垂头掩饰着脸上狰狞怨毒的神情,沈梅溪红了眼眶,忽然起身离去。从背影来看,就是温柔似水的梅妃娘娘被刁蛮无礼的公主殿下又给欺负了。

见沈梅溪这个时候还在作妖,赵宝珠简直都要笑死了,快了,最多不过明日,沈梅溪就没功夫和她作妖了!

“把这宝月宫里里外外都给本宫用热水冲洗一遍。”

看着被沈梅溪沾染过的软榻,赵宝珠只觉得恨不能推翻了宝月宫重建。

吩咐完,赵宝珠就去了内殿闭目养神。

明翠回来的时候,赵宝珠刚刚睡了一觉,洗漱了一番,坐在书案后,“你怎样了,有没有受伤?”

“属下无碍,只可惜放跑了裴珩。”明翠低着头,真的是很可惜,今日折了那么多人手,还是棋差一招叫裴珩给跑了,日后再想抓他,怕是就更难了。

“跑了也好,本宫就没想着能如此轻易就叫你们抓住他。”对于裴珩跑了,赵宝珠并不觉得意外,要真的这么容易就被抓到,她会失望的,毕竟,能够掌握天狼卫的人,又怎么会没有几分真本事呢?

明翠诧异的抬头看了赵宝珠一眼,不太明白她的意思。

赵宝珠没有解释的意思,而是看着明翠继续道:“这一次打草惊蛇,裴珩可能会跑,也可能会藏起来。一品斋那里继续注意着,不要放松了警惕。”

“是。”明翠想了想,“殿下,除了裴珩,还有成王府的人,要怎么处置?”

一个丫鬟居然都能够指使王府里的侍卫,明翠就觉得成王府嚣张的太过分了,很该好好教训教训。

“绑好了,明日一早送到成王府就好了。”赵宝珠脸上神情显得有些漫不经心,心里却在琢磨着,依着成王的性格,这些人明日回去后定然活不成,就是那个丫鬟……她想了想,看着明翠,“那个丫鬟叫人给我盯好了,这一次,不要再打草惊蛇。”

薛谦的退让,赵宝珠压根儿就不信,没道理上辈子薛家能够篡位成功,这辈子却如此不堪一击,指不定是什么以退为进的戏码。

当然,其他人也不能放松,她已经受了一次剜心之痛,能够重来,不管是因为什么她都想要牢牢的抓住机会,过上自己想要的随心所欲的生活。

赵宝珠从来就知道自己是个自私的人,喜好美色,贪图享乐,小心眼又爱记仇,这些她都从不否认。

明翠摸了摸鼻子,上次是镇南侯府受到了惊吓,所以这次轮到成王府了吗?公主殿下处理敌人的方法真是奇特。

果然,第二日,天将放亮,成王府的大门刚刚打开,就看到王府跟前五花大绑的一地人,看衣服,还是他们成王府的侍卫。

守门侍卫一看就知道不好了,急忙命人守着,自己狂奔着去了成王那里禀告消息了。

因为不被盛德帝待见,成王也不乐意上早朝,这时候才刚从美妾的被窝里爬出来。听说外面有急事,那美妾很识趣的给成王穿好衣服,也不多说。

阴着脸出了美妾院子,成王神色阴鸷的看着那侍卫:“你最好真的有重要的事。”

“王爷,属下今日一大早便发现,王府的侍卫被人五花大绑丢在门口了。”那侍卫哆哆嗦嗦,他知道如果自己的话不能叫王爷满意,估计就要掉脑袋了。

“看清楚了?”成王眯了眯眼,王府的侍卫?明知道是他成王府的人也敢如此嚣张的打他的脸,对方到底是谁?

“是。”

成王一听就朝前院走去,而这个时候,那些被五花大绑的侍卫已经被管家给命人带了进来,不然待会儿天大亮,成王府可就要丢大人了。

“说吧,对方是什么人?”坐在太师椅上,成王沉着脸看着跪在前方几个叫他丢脸的侍卫。

“王爷饶命,属下等只是奉命跟踪,一开始并不知道对方是明珠公主的人。”

“赵宝珠?!”成王阴沉着的脸瞬间扭曲,他的声音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谁叫你们去招惹她的?”

有盛德帝和赵瑾瑜两个疯子宠着的人还敢招惹,这几个蠢货是不想活了还敢拖成王府下水?

“回王爷的话,是郡主身边的白芷姑娘吩咐的。”

康乐?成王挑眉,“去把郡主叫来,还有那个丫鬟,也给本王带来!”

成王知道自己的女儿有些娇纵,却并不是什么蠢货,若是没发生什么,好端端的怎么会去招惹赵宝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