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发生了这样的事,平湘郡主的脸上也不好看,可她非但得罪不起赵宝珠,还得端着笑脸给赵宝珠赔罪,“表妹,今儿本想是叫你出来开心开心的,却没想到……”

余光看到薛梓画怨毒的眼神,平湘郡主心头跳了跳,忽然就有些担心了,到了这个时候还不知所谓,薛梓画果真能安排一出好戏?别是连她连累了吧?

“与表姐无干,”赵宝珠笑了笑,靠在椅背上,懒洋洋的看着地上的薛梓画,昂着下巴轻蔑道:“本宫乃堂堂公主殿下,如何打不得一个不知尊卑礼数的贱人?当日本宫救了你,送你回府就曾与薛谦说过此事,看来你们镇南侯府是不把本公主放在眼里啊!很好!”

薛梓画捂着脸爬起来,伸手就想朝赵宝珠脸上打去。

赵宝珠嘴角扯开一抹冷笑,抬脚就将人踹了出去,“不知尊卑,没有礼数,犯上作乱的东西,真是脏了本宫的眼。”

明翠立马会意,招手叫人把爬不起来的薛梓画抬下去。

薛韶华简直不敢相信,赵宝珠竟然敢打他,这是她第二次打他了!而且,连他妹妹也打了!他不知道究竟是怎么了,明明以前,只要他露个好脸,赵宝珠就会主动凑上跟前嘘寒问暖,为他排忧解难,为什么忽然就变成了如今这样子?

不该是这样的啊,明明就不该是这样子的。

“宝珠,你别闹了,上次的事是我不好,我已经给你道歉了,你还想怎么样?梓画还小,心直口快不会说话,你犯得着和她一个小女孩儿计较吗?”薛韶华不信赵宝珠会厌了他,一脸无奈,深情款款的看着她,语气里满是宠溺,一副‘你怎么闹我都包容你’的模样。

“怎么,薛世子这是听不懂人话?”赵宝珠真是没想到,他薛韶华竟然也会有如此能屈能伸的时刻,可惜这作态真叫人恶心。

她拢了拢衣袖,抬手撑着下巴,懒懒的看着他,“本宫记得上次在宫里就和你说过,叫你不要再出现在本宫面前,更不要表现出一副本宫和你有什么瓜葛的样子,你是记不住,还是根本就是个聋的?”

薛韶华面上的笑意就僵住了,这个该死的赵宝珠究竟是怎么回事?欲擒故纵也要有个限度,他都如此拉下脸迁就她,她竟然还敢拿乔,当真以为他不敢拿她怎么样吗?

“薛世子,今个儿人多,本公主就在告诉你一遍,免得你下回再忘记了,也没人给本公主作证,”赵宝珠才懒得理会薛韶华屈辱不屈辱,反正他越难受她心里越舒爽,便越发可着劲儿作践他,“先前八皇姐一个劲儿在本宫面前吹嘘你有多好看,有多有才华,有多厉害,哦对了,就连梅妃娘娘也常常和本宫说起你呢!你那妹妹也是如此,整齐的吹嘘你,本宫当然就好奇了,想要看看你究竟有多厉害,于是就故意做了一场戏,看你们上蹿下跳,当真是有趣。如今本宫腻歪了,不想陪你们演下去了,你们倒真把自己当回事儿了,还敢在本宫跟前蹦哒,怎么着,打量着本宫人傻好骗,可劲儿耍着玩?”

薛韶华顿时脸色惨白,显然这些他都是知道的,只是从来没有放在心上,如今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猛然被揭开,他简直不敢想,今日过后大家会怎么看他。

“不过是个乐子,本宫腻味了就该识趣,乖乖的滚出本宫的视线,竟然还敢朝着本宫叫嚣?”赵宝珠打量了一眼脸色惨白,心惊肉跳的薛韶华,冷笑一声,“本宫高兴的时候把你当个玩意儿宠着,不高兴的时候,你说你算个什么东西?”

这一出简直叫今日前来的高门贵女目瞪口呆,就连向来不掺和到姑娘们中的世家公子们也是张口结舌了,这个嘴巴刁钻,言辞刻薄,毒辣无比的女人是谁?

天呐,他们好像眼花了,薛世子也会有如此狼狈不堪的时候?

“表妹,毕竟是镇南侯,差不多也就得了,想必薛世子此刻也知道错了,时辰不早了,我们去吃暖锅如何?”平湘郡主虽然想看戏,可并不代表放任这场戏继续下去,毕竟她可没有一个宠爱自己的皇帝爹给自己擦_屁_股。

“罢了,看在表姐的面子上,今儿个就暂且饶了你,所有下次,本公主必定叫人撕烂你的嘴!”赵宝珠一拂衣袖,起身离开。

背后看着,华贵威严,娇蛮专横,高不可攀。

薛韶华低垂下脸,他不信赵宝珠真的会不喜欢他了,她的那些话他一个字都不会信!想起妹妹说过的话,他急忙起身,朝着侧院走去,也许是他先前的冷漠伤了她,多哄几次,一定能够哄回来的,叫她和以前一个样,所有的目光和心思都围着他,落在他身上。

宴席摆在竹林那里,暖锅早已备好,各种肉类果蔬都放置在桌案上。

赵宝珠的位置在上手,是单独的一个锅子,红艳艳的汤锅底料,翻腾着的肉片,绿油油的菜叶,看着就叫人食指大动。

撵走了一旁伺候着的丫鬟,明翠立刻上前,给自家主子涮羊肉,菜叶。

席间,平湘郡主似乎才想起来忘记上酒,急忙吩咐吓人去准备。

闻着碗里的青梅酒,赵宝珠眉间冷冽,仰头喝了一碗,就叫一旁侍酒的丫鬟继续倒。

“哎呀,公主恕罪,奴婢不故意的,公主恕罪,求公主饶命。”那丫鬟不知怎么的就打翻了玉碗,洒了赵宝珠一身酒,当即吓得面无人色,跪地求饶。

“起来吧。”

见赵宝珠没什么反应,明翠就扶起那丫鬟,摆手叫她下去,免得碍了主子的眼。

“表妹,今儿个这真是,倒是叫表妹受委屈了。”平湘郡主一脸抱歉的看着赵宝珠,眼底闪过一抹危险,这薛梓画当真是好胆子,刚被赵宝珠教训了一顿还不长记性,没脑子得很!

“无妨。”赵宝珠摆了摆手,由明翠扶着起身,朝着众人道:“本宫有些不舒服,诸位公子小姐好好玩。”

今儿这一出,当真是好极了,平湘果然选择了前世的老路,既如此,她也不必为她多费心思,没道理只许她害人,不许人反击回去的。

远离了竹林,赵宝珠就从袖袍里取出一大块儿棉质帕子,交给明翠,抱着暖炉继续往前走。

“殿下,是合_欢散。”明翠神色一变,脸上布满寒霜,这些个人真是好大的胆子,竟敢算计她家主子!明翠暗自琢磨着,定要配点药粉叫她们也尝尝滋味不可!

“倒是好东西。”赵宝珠摸着暖炉,想来上辈子她被人抓到衣衫不整的和薛韶华抱在一起,也是因为这药的缘故。就是不知道,这背后出手的到底是一个人,还是两个人?不过,想要知道也很简单,“待会儿我先走,把这玩意儿喂给后面那条狗。”

这个时候,够胆子跟踪她的,必然是知道这计划的人,如此也不算是祸害了无辜的人。因此,赵宝珠摸了摸自己完全不会痛的良心,笑眯眯的走了。

明翠闻言点头,转身便去了另一条路。

后面的人影瞧见这两人分开了,顿时犹豫不决,最后跺了跺脚,几步跑上前去,跟上赵宝珠。

明翠趁机悄无声息的摸上去,打晕了这女子,喂了药,扶进了最近的屋子。

赵宝珠四下看了看,关上门,脱了衣裙,换上明翠早就备好的,照旧披上了大红披风。

“殿下,接下来?”明翠把床上的女子头发散开,衣衫打乱,拉下纱帐,这才看向赵宝珠问道。

“自然是找个好地方看戏了。”不抓住这背后的人,赵宝珠就不能安心,虽然无外乎那几个人,可是没有具体的证据,她还真不能无所顾忌的下手。

主仆两人从侧面的窗户翻出去,打量了一下,就看到了对面的假山,赵宝珠指了指,明翠立刻会意,四下查看了一下,点了点头,“主子,假山那边有个亭子,位置稍高一点,恰好能看到这院里。”

赵宝珠挑了挑眉,倒没想到还有这样的好事,当即脚步一转,进了亭子。

在平湘府上还能发生这样的事,很难说和她有没有关系,毕竟依着她的聪明与手段,能够买通她府里的人可不多,除非……她是心甘情愿被买通的,这样就能够解释的通了。

那么‘买通’平湘的人是谁?赵宝华?还是薛梓画?又或者平湘和某人达成了什么协议?

赵宝珠脑子里闪过很多念头,却都不能确定,不禁揉了揉眉心,深吸了口气,“明翠,你注意着那边儿的动静。”

说完,赵宝珠便闭上眼,她忽然就感觉有点子累了。

不知过了多久,又或者片刻功夫,赵宝珠耳边就响起了明翠的声音:“殿下,有人去了。”

“嗯?是不是薛韶华?”赵宝珠瞬间眯起眼,打起十二分精神看过去。

“看身形,似乎不是。”明翠是个练家子,一眼便能看出那人也是个有功夫的,而且,看衣服似乎是平湘郡主后门上的人。

赵宝珠也看到了,那个人是平湘府上后门处的王周,平日里看看后门,赶赶马车。

王周贼头贼脑的摸到了赵宝珠进过的那间屋子,打开门,飞快的闪进去,又迅速关上门。

赵宝珠的脸色就变得十分难看了,眼珠泛红,几乎疯魔,“明翠,去看着那屋子,本宫要知道那里面发生的一切。”

她不敢想,上辈子承受那般不堪噩梦的人会是自己,可笑她还为了真正成为薛韶华的人而沾沾自喜,而觉得幸福。

一瞬间,赵宝珠就觉得浑身冰冷,寒冷刺骨,血液都被冻住了,胃里一阵翻腾,她当真恨不能把自己里里外外都清洗一遍。

作者有话要说:三更到来,差不多了,该睡了,明儿估计还是三更~晚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