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康成颂并不是偶然遇见赵宝珠的而是在听说了裴珩之死后,命手下调查了一番,又在玄都那里得到了确认,才故意在去云海洲的必经之路上等着的。他对这个让裴珩连续栽了两次的女人十分的感兴趣,而且,冥冥之中有种预感,若是不来见见她,看看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人,自己一定会后悔。

如今见到了人,果然没有让他失望。

这是一个聪慧理智,颇有胆色的女人,也是一个千娇百媚,明艳无双的女人,犹如开在熊熊烈火之中的地狱之花。

“哦?公主殿下竟也听人说起过在下吗?”康成颂眼前一亮,看起来像是对于自己能够被他国公主记住很兴奋的样子,然而若非赵宝珠重活一世,深知此人秉性,怕是就要被他给骗了。她看的很清楚,康成颂嘴里说着荣幸的话,语气里也很兴奋,但他的眼神却是冰冷而又残忍的,就像是一头狰狞无比亮出獠牙的野兽。

“那是自然,不过谁说的,本宫倒是不怎么清楚了,依稀记得,仿佛是一个姓裴的人呢。”赵宝珠见不得他这副变,态的样子,看了就觉得浑身阴冷粘腻,犹如被毒蛇盯上了一般,令人作呕。

姓……裴?

裴珩?

她是单纯的说说而已,还是说她是在试探他?康成颂嘴角挂着笑意,眼睛微微眯起来,神色阴冷的打量着这个女子,若是前者还好,若是后者……只能说明裴珩那个废物将他们出卖了!

这种可能让康成颂心里十分不快,恨不得将人挖出来挫骨扬灰,可以人已死,连尸体也没有了。不过他又想到了玄都的话,收敛了气息,换上一副温润如玉的面孔,十分儒雅知礼的对着赵宝珠道:

“听闻云海洲少主大婚在即,国君派在下前来道贺,想来殿下亦是如此,姑在下斗胆,邀请殿下一道赶路,可否?”

心知康成颂这是盯上了自己,赵宝珠便点了点头,就算她不答应,以这人难缠的样子,八成还是会跟在她身后,甚至还会制造麻烦,让她不得不开口求他帮忙。与其如此,倒不如从一开始就成全了他,不给他找茬的机会。

是以,两队人马这就一起赶路了。然而赵宝珠还是放心的太早了,康成颂这种喜怒无常的变态,只要他想,随时可以制造出成千上万的麻烦。比如说此刻,刻着南梁康府特有的图案的马车……坏了。

那是康成颂的专属马车。

如今他的马车坏了,自然是要修的,但是这并不是轻易就能修好的,康成颂虽然是个变态,却也是个讲究精致,会享受的变态,所以他要求坐赵宝珠的马车。那么问题就来了,赵宝珠如今即将及箳,再与陌生男子共乘一车的话便很不合适了。更何况,这个还是南梁的人,若是传了出去,岂非又是一场风波?

万幸的是,赵宝珠并没有为难多久便有人替她解决了这个麻烦。

两个月前,接到赵宝珠的密信,秦策心里的某些猜测便得到了证实。是以他第一时间安排好了北疆的事,命心腹坐镇,自己则是紧赶慢赶回了赵国,却还是没赶上,只得先回了赵国处理一些事情,再启程追赶赵宝珠。

当然,他征得了皇帝陛下的同意,因为赵宝珠明修栈道暗渡陈仓的事已经被皇帝发现了,为此大发雷霆,为她掩护的太子赵瑾瑜和照看不周的宋皇后接二连三的遭到训斥。

“微臣参见殿下,殿下金安。”

秦策策马而来,神色不善的看了眼站在马车外面死皮赖脸的康成颂,眼底涌动着浓烈的杀意。

他本有机会救她出来的,却被康成颂绊住,待他收拾了南梁不死人,他和她却就此天人永隔。意外重来,他最大的心愿便是保护她,保卫赵国,杀掉所有如薛韶华,康成颂之流阻碍他们的人。

如今薛韶华已废,再无翻身的可能,而康成颂如今居然自动送上门来,简直是天意。秦策握着腰间长剑的手骨节分明。

“秦将军,好久不见。”

赵宝珠拢在袖子里的手微微摇摆,这一路她仔细观察过康成颂,发觉暗处还有人,可明翠他们却感觉不到,让她隐隐有种不好的感觉,万不能轻举妄动,否则怕是会让康成颂狗急跳墙,那就得不偿失了。

秦策目光缩了缩,跃下马,来到马车跟前,不悦的看了眼康成颂,“康大人一个大男人,难道非得和弱女子抢夺一辆马车不成?”

阴不阴阳不阳的小白脸,放着好好的女人不喜欢,偏要去喜欢硬邦邦的男人,这就算了,偏偏这男人还是南梁国君,人家不搭理他,他就搅的天下大乱,嚯嚯别人也就算了,差点连南梁也被他给嚯嚯了,不是脑子有毛病是什么?简直吃饱了撑的。

康成颂也不说话,就是死死地盯着秦策,皮笑肉不笑的样子,看着就觉得渗人。

赵宝珠从马车里探出头看着秦策道:“父皇是不是知道了?”她都走了这么久了,父皇肯定发现了,也不知道他生气了没有?

看着女子眼底的希冀,秦策眼底闪过笑意,果然还是那么笨笨的,那样简单的计策还以为能瞒过陛下,其实不过是陛下有意纵容罢了。为了不叫她看出自己的笑意,他摸了摸鼻子,“陛下很生气,很是责备了太子殿下与皇后娘娘一番。”

不忍心对自己的掌上明珠进行管教斥责,当然就只能迁怒别人了,听说朝臣们上已经有好些日子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了,知情的都求爷爷告奶奶,只希望九公主殿下能够早日回宫,也好拯救他们与水火之中。

这回轮到赵宝珠尴尬了,她挠了挠额头,十分的懊恼,讪讪的笑了笑,“本宫这不是就要回去呢,等云海洲的事完了就立马回去。”

要回去,暂时不大可能,北疆的战事很快就要开始了,他们又刚好出现在这里,康成颂怎么可能会放过这个机会?如今的局面有点进退两难的,可这也是没办法的,赵宝珠知道自己不聪明,就算重活一世也仍是不聪明,没办法,就这么个脑子,只好用亲自上阵做饵,来引蛇出洞了,虽然危险了点,好歹也不是没用啊!没看玄都和康成颂不都冒出来了吗,能解决一个是一个,反正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看了看没眼色的爱作妖小白脸,秦策立刻命车夫赶车,压根儿就不管他,想跟上来总是会有办法的。

康成颂目光阴测测的盯着走远的一行人,面色诡异,看了眼还在修车的属下,冷着脸招了招手,立刻出现四名抬着软轿的黑衣人,“好好修,其余人跟上。”

他倒要看看这两个人怎么甩掉他,还有那个男人,他的眼神让他十分的不喜欢。此间事了,他必要挖出他的眼珠子喂狗。

最让康成颂觉得奇怪的是,这两个赵国人都给他一种奇怪的感觉,而且,这种感觉很不好,让他很不安。看着越来越远,快要走出视线的一行人,康成颂眯起眼:“给我盯紧了他们,女的抓来,男的……给我杀了!”

康成颂话落不过半个时辰,玄都便得到了消息,闻言他勾了勾嘴唇,摆了摆手,“继续赶路,若是去的太晚,丢的可是陛下的脸。”虽然北魏的皇帝已经没什么脸面可言了。

想杀秦策?康成颂还真有胆子说的出口。随即他又想到自己刚收到的消息,若果真如此,未必没有成功的可能,那么到时候他要拿什么和对方换赵宝珠?玄都有点犯难。

赵国。

处理完手头的政务,天色已晚,赵瑾尧捏了捏手腕,由着随侍伺候着披上披风,这才出了兵部,却并不是走向宫外,而是朝着宫里去。

“殿下这是……”随侍看了眼前方的路,有些犹豫的叫几声。如今天色已晚,殿下却不回府,怎么反倒是往宫里去了?难道还有什么事?

赵瑾尧神色冰冷,“去宫门口等着本王。”心里却道:看来该换个人了。

随侍面色一变,扑通一声跪下,直到赵瑾尧走远了,才起身,却并没有听从吩咐到宫门口候着。

御书房。

大总管通报过后,赵瑾尧大步走进来,看着仍然伏案忙碌的盛德帝,冷飕飕开口:“南梁异动,父皇何时下旨,准儿臣回去镇守西疆?”

盛德帝闻言头也不抬,随手丢给他一叠奏折,“先看看这些,看完了再与朕说。”

这儿子简直是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还冷冰冰的,果然是来讨债的,一点都不如九儿贴心,如果不是还有点本事能镇守西疆,真不想看见他那棺材脸,也不知是随了哪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