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秦策盯着宫九研究克制活死人的方法时,赵宝珠就陪着沈凌兮聊天。

时间匆匆而过,没等宫九想出有效的方法,云海洲已经热闹起来。

首先,北魏国师玄都和南梁大将军康成颂前后脚到了云海洲,直接住进了金醉坊。

如此情形,宫九没有在药庐待下去,毕竟深不可测的北魏国师玄都可不是谁都敢怠慢的,南梁的康成颂又是个喜怒不定的疯子,还有其他边陲小国,如果他这个云海洲的少主不亲自到场,恐怕要出乱子。

宫九出现,沈凌兮自然跟着。毕竟此次盛会的名头就是云海洲少主与东赵九公主义妹惊鸿郡主大婚。

为了怕云海洲的人看不起沈凌兮,赵宝珠直接求了一道圣旨,盛德帝封了沈凌兮为惊鸿郡主,如此,云海洲也算是赵国的盟军了。

金醉坊里,看着不请自来的康成颂,赵宝珠头疼万分,兮兮大喜在即,这个时候她不想动手,偏偏康成颂这个人就是阴魂不散,那种阴森诡谲的目光让她十分不舒服。

玄都一袭白衣,临窗而坐。

康成颂都来了,他自然不会落下。况且,他昨夜卜了一卦,卦象不是太好。

“九殿下,今日怎么不见秦将军?”康成颂在屋里打量一圈,没有发现秦策的身影,不禁有些奇怪,这男人经常把他当贼防,今个儿怎么不见了?不怕他把赵宝珠叼走了?

“康大人有事?”赵宝珠眉头一跳,这个疯子难道是发现了什么?

她修书一封请盛德帝给沈凌兮册封郡主,结果圣旨来的时候附带了一封密函,看过之后,赵宝珠心里想骂娘,明明上辈子太子哥哥一直好好的,为什么她重生之后,他就一直不信任她,在她这里安插细作,甚至干脆拖她的后腿?

一开始,赵宝珠以为太子赵瑾瑜也是重生的,所以才会对她如此不信任,可是后来她发现并没有。这就让赵宝珠感到奇怪了,什么都没有,太子为什么变成这样?

密函里说,盛德帝中毒了,赵瑾尧又去打仗了,人不在京中,因此京中局势不稳,让赵宝珠自己多注意。

虽然没有明说,但是她留在京里的人手传信,太子被人蛊惑,给盛德帝下毒,甚至软禁在乾清宫,如今后宫宋皇后把守,前朝被太子赵瑾瑜把守,宫外宋家横行无忌。

赵宝珠为此十分困惑,太子这步棋实在是太臭,也不知道他是不是脑子进水了。明明皇位已经唾手可得,为什么他就等不及了?多等两年又怎么了?

不解的同时,赵宝珠心里十分担忧盛德帝的情况,奈何此时她不能轻易离开,就让秦策代她回去,暗中保护盛德帝。

另赵宝珠意外的是,秦策居然学会跟她讲条件了,说是心悦她,想跟她父皇求娶。

赵宝珠听了倒也不意外,上辈子秦策就为了能让她在宫里好过一点,甘愿受薛韶华驱使,直到后来,她被薛韶华的那些女人们折磨的生不如死,秦策才心灰意冷,后来就没了消息。

这辈子回来以后,赵宝珠曾仔细思考过,也想起了她和秦策的往事。

当年年幼,赵宝珠宫外游玩,救了被嫡母苛待迫害的秦策,并将他带回宫里,央着盛德帝送进羽林卫里习武。

一开始,赵宝珠十分关注,可是后来,时间长了,她就被转移了注意力。这次再想起来,面对秦策的话,赵宝珠忽然心生波澜。想起当初的雄心壮志,赵宝珠觉得有些恍然,她不知道刚回来的自己究竟是哪里来的勇气?或者说自信,能够一统五洲十四国。

可是看着秦策,赵宝珠心里隐约明白了,大约是一腔仇恨支撑着,外加她知道大哥赵瑾尧和以后会成为镇国大将军的秦策这两个人的辉煌战绩,所以才会有如此雄心壮志吧?

只可惜,大仇早已得报,她整个人都松散下来,如今就只剩下南梁这个罪魁祸首,只等宫九和沈凌兮合力研究出克制南梁神军的方法,就能够以最快的速度瓦解南梁。

“我倒是没什么事,只是听说秦将军武艺不凡,想切磋一番。”康成颂懒洋洋的坐着,胸襟大氅,露出古铜色胸膛。

玄都皱眉,表情有些嫌恶。他认为康成颂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好好的女人不喜欢,偏偏好男风,还荤素不忌,实在是叫人恶心,如果不是此番有事,玄都恨不能把自己里里外外刷洗几十遍。

真是待在一个屋子里他都嫌空气臭。

“论起武艺不凡,谁还能与康大人相提并论?”赵宝珠幽幽一笑,目光冰冷,就知道这个康成颂要挑事,没想到来的这么快,要知道秦策才走了两天!

“九殿下过誉了,康某不才,如何谈得上武艺非凡?唯有国师大人才当得起这四个字。”康成颂知道自己不招人待见,立刻祸水东引,玄都想拿他当挡箭牌好坐收渔利,也得看他同不同意!

玄都:“……”我他妈招谁惹谁了我?看个戏还要亲自上场演一出?做梦还差不多!

对于康成颂祸水东引,赵宝珠并不搭理,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她乐于看这两个人狗咬狗。

明翠瞭了一眼康成颂,冷嗖嗖的笑了,“康大人,秦将军不在,不是还有我吗?”

明翠的母亲是赵国人,却被南梁的人掳走,生下她之后她的母亲就自尽了,因此她对南梁人深恶痛绝。看到康成颂挑衅,她自然忍不住。

康成颂看了明翠一眼,没吭声,似笑非笑的看着赵宝珠,他懒得跟个女人计较,没得倒是显得他不像个男人。

赵宝珠自然看懂了康成颂的眼神,她摆了摆手,示意明翠退下。康成颂想挑衅的是秦策,秦策不出来,换了谁都不行。

明翠有些不服,关于康成颂此人的那些谣传她也听过不少,对于这种阴险歹毒钻营歪门邪道的人一向不看在眼里,如今得了机会能够教训他一番,明翠自然不愿意就这么放弃。

“下去吧。”

赵宝珠有些生气,自从太子赵瑾瑜图谋大位,她手底下那些原本属于赵瑾瑜的人都不安分了,对于她的命令视而不见,若非身在云海洲,她早就处置了他们。

明翠不甘心,站着没动。

赵宝珠忍不住冷笑,冷斥:“退下。”

柳儿端了点心盘子进来,听到赵宝珠的话,看了眼屋内情形,放好了点心,拉着明翠的手硬生生把她扯了出去。

屋内气氛有点尴尬,康成颂忍不住去看赵宝珠的脸色,也不知道这位被当众弗了面子会不会气哭?

赵宝珠……赵宝珠怎么会哭,她不仅不会哭,反而笑得阴测测的十分吓人,对上她的目光,康成颂忍不住脊背发凉。

沈凌兮被封了惊鸿郡主之后,云海洲的人果然对她看中不少,蜃楼里的长老们也不在反对她们的婚事,让沈凌兮松了口气之余,对赵宝珠感激更甚。

作者有话要说:看隔壁新文,接档文《夫人她又美又毒》从求个收藏,公主这本完了,就写殷衡和沈月白的故事,人狠话不多的殷衡+又美又毒专业打脸冷酷无情的阿白,,新的故事,不写公主了,写的烦了,开个新的啦啦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