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看到皇上来了冷宫,看门的太监立马跪下迎驾。

薛韶华一脚踹开跪在地上的太监,冲进里面,一眼就看到躺在地上,衣衫褴褛,遍体鳞伤,散发着腐臭气息的女人。

女人裸露在外的手腕几可见骨,原本黑亮柔顺的长发干枯的如同一团乱草,美丽的脸蛋被划的面目全非。

薛韶华如遭雷劈,浑身坠入冰窟,他知道梅儿恨赵宝珠,却从没想过梅儿的心会这么狠,这么毒。

他看得出,赵宝珠身上的伤绝不是一朝一夕落下的,只能是日日受尽了折磨才会变成这样。

“薛郎,我不过是看她不顺眼,看到她我就想起那个狗皇帝,你把她关起来嘛,我不想看到她,看到她我就心里难受,薛郎!”

“我不会杀她的,你放心好了,只要把她关起来就行了,如今我们还需要她活着呢,我都知道的,你放心。”

……太多太多的话,太多太多的保证,薛韶华的心都凉了,他从来不知道娇柔温婉的梅儿如此狠毒。

不,不对,他早就知道了不是吗?在她害死他的孩子的时候,不就知道了吗?

薛韶华呆楞楞的看了半晌,浑浑噩噩的回去了。

沈梅溪听说了这件事,立刻带人去了冷宫。

赵宝珠看着沈梅溪,就知道这个女人容不下自己了,接下来她会剜了自己的心。

那种痛,到如今还清晰的可怕。

赵宝珠下意识的摸着自己的心脏,那个地方,疼痛的感觉清晰可见。

……

画面一转,赵宝珠看到皇宫之外,秦策率领大军安营扎寨,挂着清除逆党,拨乱反正的大旗。

“将军,属下已经准备好了!”

秦策怀里抱着一个小婴儿,明黄色的包裹。

“薛家谋逆之前,太子早有预料,送出了府里刚刚怀了身孕的侧妃,如今这是我们唯一的希望。”一个副将看着秦策怀里的小婴儿,满脸悲愤。

“薛老贼还在四处搜索小殿下,我们必须抓紧机会,一举拿下皇城,歼灭薛贼!”

秦策听着副将们的话,将婴儿放下,从怀里掏出一份皇城兵力分布图,放在桌上,“这是九公主费劲千辛万苦传出来的,如今九公主早已被打入冷宫,病入膏肓,她传出这份兵力部署图,就是希望我们能够清除叛逆,拨乱反正!扶持小殿下上位!”

副将们听到九公主,心里都有些愤恨,待看到桌子上鲜血绘制而成的兵力分布图,纷纷红了眼眶。

“薛贼防范严密,要想攻进皇城不容易,但是他绝对想不到,皇宫里有一条密道直通城外!”秦策眯了眯眼,“周副将,你带领两千人马从法华寺的密道杀进皇宫,王副将,你带着西郊大营的兄弟们攻打北门;谭副将,你带人攻打东门,西门那里吴将军你负责,南门由我亲自去!”

赵宝珠看着那份兵力部署图,忍不住红了眼眶。

那时候她还没有被打进冷宫,听说了宫外仍旧有忠于赵氏皇族的人在努力反抗薛氏,忍不住又哭又笑,激动之余想了个法子,借着争风吃醋,整治妃嫔,将自己变成了一个嚣张跋扈令人厌恶的人,四处乱走,终于摸清了后宫的情形。直达后来,被关入冷宫,没有人来折磨她的时候,她就会看着自己对皇宫的了解,到了子夜悄悄地去查看各个要处的兵力轮换,耗费了三个月,她才绘制出了这份兵力部署。

黎明将至,喊杀声震天。

赵宝珠已经发现了,所有人都看不到她。

秦策带着大军已经开始攻打皇城,薛氏登基不久,并没有什么拿的出手的武将,皇城很快就被攻破。

将士们一鼓作气,杀向皇宫。

太上皇听说后,立刻让人去冷宫,“把赵宝珠那个女人给我带来!我就不信,他们还敢动手!”

不一会儿,侍卫们回来了,“太上皇不好了,赵宝珠被人剜了心脏,死了多时了!”

当了没几天太上皇的薛侯爷忍不住吐了一口血,“皇上呢?”

“贵妃娘娘哭个不停,皇上正在陪着贵妃娘娘。”

太上皇又吐了一口血,“去找人联系裴珩!快去!”

对,还有裴珩!

他还有裴珩!

他知道裴珩是南梁的人,他知道他帮他只是为了削弱赵国兵力,吞并赵国,可是他不在乎,只要他能当上皇帝,他什么都不在乎!

太上皇没有等到裴珩的到来,却等到了提着剑一路杀进来的秦策,看着秦策手里那把淌着血的剑,太上皇吓得脸都白了。A_C_T_D_D_J_Z_L

赵宝珠看的十分解恨,她以为薛侯爷不怕死呢!却原来也是怕的!

秦策杀了老镇南侯,割了他的脑袋,和薛韶华沈梅溪的脑袋放在一起,祭奠先皇。

不日后,秦策扶持太子遗孤登基,自立摄政王,并请回了先太傅和丞相王野一起辅佐小殿下。

……

一眨眼过了十八年,小皇帝长大成人,秦策却白了头发。

看着白发苍苍脊背却依然挺直的秦策靠着自己的墓碑坐下,赵宝珠莫名的红了眼眶,仿佛这一幕已看过了无数遍,而实际上,这一幕也的确发生了无数遍。

“殿下,十八年了。”

秦策叹了口气,抬手倒了杯酒,放在墓碑前。

“珠儿,我也只能在这个时候这么叫你,十八年了,我终于可以放下了,以后,我就在这里陪着你,再也不离开。”

……

赵宝珠不知道自己听了多久,再次恢复意识的时候,她发现自己又回到了观星台。

而此刻,观星台外,秦策提着剑冷眼看着台上癫狂的玄都,眼底满是杀气。

“噗!”

玄都脸色忽然变黑,噗的吐了一口血,阵法图案上流转的红光瞬间熄灭。

“不!不!怎么会这样?”

玄都捂着闷疼的胸口跌倒在地上,双眼通红,不敢置信的看着他耗费了大量心血才绘出来的阵法,眼底满是不甘。

秦策足尖一点,飞上观星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