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道求长生 > 第三章推荐信

我的书架

第三章推荐信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赵固微微惆怅道:“你小子能想到的,本将全想到了,可一日为师终身为师,传道授业解惑之恩,岂能随意置之不顾?”

  裴正脸上露出释然之色,无良将军虽然人品不咋的,脑子却不差,要不然帝国怎么可能会将三千正军、八千辅军和一座边城交到一个傻子手上。

  然而赵固下一句却让他恨不得破口大骂。

  “本将本想安排九十名亲卫护送他们出西北道,可惜被文师义正言辞拒绝了。”

  总共就一百亲卫,你想一下子派出去九十?

  这特么已经不是淌浑水了,你这是想泡澡啊。

  裴正一脸认真道:“文侍郎为人正派,又是真心为将军着想,将军岂能辜负他老人家的美意?”

  赵固冷冷看了裴正一眼,语气幽然问道:“那你可愿替本将报文师之恩?”

  裴正暗自叹了口气,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他要敢说不愿,往后的日子就难熬咯。

  不对,不一定有往后,无良将军说不定会恼羞成怒,以不遵军令将他砍成八块。

  来到这个世界五年,裴正怎么看自己都不像传说中的主角。

  毕竟故事里的主角,可不会像他这么惨,混了五年,还只是个没品没级的斥候队正。

  只见裴正抱了抱拳道:“将军受过文侍郎的恩,卑职一家受过将军的恩,如今卑职替将军报恩,可谓天经地义。”

  “卑职这就回去挑几个机灵点的弟兄,收拾好行礼,随时准备给使团带路,卑职告辞。”

  裴正说完,转身便走,既然没得选,干脆利落点,免得明明做了好事,反而讨不到好。

  生活就像那啥,反抗不了就享受,觉得舒服就放声叫。

  裴正手刚摸上门把,赵固慢悠悠叫道:“且慢。”

  裴正停下脚步,回头转身,微微低头:“将军可还有其他吩咐?”

  赵固从桌上一堆书籍里抽出一样东西,朝裴正一丢:“喏,给你的。”

  裴正双手接过看上去像是信封的东西,面露疑惑之色:“敢问将军,这是何物?”

  赵固高昂着头,假装不在意,语气中却透出几分得意:“演武院入学推荐信,上面加盖了兵部大印,这可是你梦寐以求都求不到的好东西。”

  演武院入学推荐信?

  裴正双眼圆睁,散发出明亮的光,迫不及待将信封拆开。

  一张纸片划出,定睛一看,正面写着“演武”两字,苍劲有力,锋芒毕露,背面写着“建安二十四年,兵部荐”,如赵固所说,盖着兵部大印。

  大夏素有“文有国子监,武有演武院”之说,两者在大夏的地位,比起裴正前世华夏的清华北大,有过之而无不及。

  直白一点,就是清华北大与中央裆校的合体。

  对裴正而言,演武院无异于龙门,进之前,他顶多算是一条小泥鳅,假如他能进里面深造三年,将会变成,嗯,一条很粗很大的泥鳅,一般人吃不下那种。

  裴正不禁有些埋怨赵固,有这种好东西你早拿出来啊,害的我说了那么多废话。

  不就是带路吗?别说送出西北道,送到京都都没问题。

  脸上以最快的速度露出一副感激涕零的模样:“卑职生当陨首,死当结草,以报将军大恩。”

  赵固悠然道:“报恩的话,已经说过很多次了,没必要一直挂在嘴上。”

  “你小子入斥候营五年,除了每每及时传递军情外,累计斩首二十五级。这份功劳莫说放在斥候营,放眼整个新安城,上万军民包括正军在内,又有几个能比得上你?”

  “可纵然如此,你想要拿到兵部的推荐信,依然是天方夜谈。”

  “本将为了帮你拿到这封推荐信,前后费时两年,光打点就花了不下千两银子,求遍了昔日同窗同僚,堪称历尽千辛万苦,你可知为何?”

  裴正神情有些落寞:“是因为卑职兄长。”

  赵固厉声厉色道:“没错,正是因为你兄长。十八年前,你祖父因为犯错,被裴家废掉武道,逐出家族,你父受了牵连,同样被废。”

  “你祖父或是为了活命,或是心有不甘,带着你父、你兄和你,祖孙三代四口来到新安城,彼时你兄长七岁,你只有两岁。”

  “西北苦寒之地,寻常人若无充足的饱腹和御寒之物,都难以维持生计,何况你那养尊处优,却武道被废的父祖?”

  “不出本将所料,第二年你父便冻死在城外,你祖父身患固疾,凭着一口气硬扛了五年,奈何天数使然,撒手人寰。”

  “你兄长为了带着你活下去,长跪守将府门口,只求本将给口饭裹腹,给块方寸之地容身。”

  “本将心生怜悯,给了他一个马夫的活,未想到他一个十二岁的少年,宛若那荒原上的杂草,顽强的活了下来,连带养活了你。”

  “你兄长十五岁那年,胡人大举南下,新安城首当其冲,将士伤亡过半,急需补充兵力,你兄长借机入了军籍,随后一发不可收拾。”

  “三年之内斩首九十七级,哪怕大部分战功被他换成了修炼资源,依然官升校尉。若非英年早逝,时至今日,不知会有何等成就。”

  “本将与你说了许多,你可明白其中用意?”

  裴正神色肃然:“将军对卑职一家恩重如山,请将军放心,卑职就算丢了性命,也要将使团安全带离西北道。”

  赵固面露失望之色,摇头叹道:“你错了,本将的意思是,你的命是你兄长给的,你要多加小心,好好活下去,争取出人头地,莫要辜负你兄长的一片苦心。”

  “须知你兄长临死前,心中念念不忘的,依然是你啊。”

  裴正微微张嘴讶然看着赵固,一时不知该如何接话。

  又是施恩,又是真情流露,无良将军这套组合下来,看来自己只能做他女婿了。

  他女儿多大来着?好像今年十二岁来着,按照大夏的风俗,再过个三四年就能提亲了。

  聘礼该准备多少?大家都这么熟了,能不能打个折?

  不过似乎没必要,大夏婚娶,嫁妆一般都要比聘礼丰厚许多,这种稳赚不赔的买卖,多给点似乎也无妨。

  小姑娘总要嫁人的嘛,便宜别人还不如便宜了我。

  “小婿……咳咳,卑职定当铭记将军之言。”

  赵固脸一黑,就当没听见开头两字,有些意兴阑珊道:“去吧,准备充分一点。”

  裴正不但没走,反而躬身拜道:“卑职恳请将军赏赐五百两。”

  赵固“噌”的一下站起,暴怒道:“裴正,你小子这是想得寸进尺?”

  裴正微微躬身,一脸平静道:“将军误会了,此次带路,无论是顾及将军往日的恩情,还是看在推荐信的份上,卑职这条命,早就豁出去了。”

  “为了稳妥起见,卑职想从斥候营里选五个兄弟一起随行,然而前途未卜,生死难料,特求五百两作为他们的安家费,恳请将军应允。”

  “卑职本想自掏腰包,奈何囊中羞涩,只能出此下策,让将军见笑了。”

  赵固直视裴正双眼,幽然道:“本将是笑了,本将虽然年纪大了,但还没老糊涂,你小子这几年攒下来的银子,怕是不下二百两吧,怎么就囊中羞涩了?”

  裴正脸一红,面露羞赧之色:“卑职这不是马上就要去演武院进学了吗?长安虽大,久居不易,入学后卑职没了军饷可领,可总得吃饭的啊,将军总不至于看着卑职饿死在长安街头吧?”

  赵固没好气道:“得了,别装可怜了,出发前你再来找本将,本将给你六百两,你那份一起给了。”

  裴正闻言嘻嘻笑道:“卑职多谢将军。”

  赵固摆了摆手,像驱赶苍蝇似的:“快滚。”

  裴正满口应道:“得嘞。”

  手刚摸上门把,突然想起一件事:“对了,出发之前将军最好安排卑职和使团几位大人见上一面,有些事需提前说好,免得到时引发不必要的误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