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道求长生 > 第二十六章将死之人

我的书架

第二十六章将死之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从文烽中毒到他说服骆宁和林兴离去,看似漫长,实则发生在极短时间内。

  为了刻意避免打扰文烽宴请晋州刺史,李家在偏院门口守着,随时等待传唤的人,只有李河以及带的两男两女。

  骆宁与林兴刚出院门,李河便迎上来问道:“骆大人怎么出来了,可是有何吩咐?”

  骆宁摆了摆手道:“无事,本官与文大人相谈甚欢,想起府中有件宝物,准备取过来给文大人观赏,马上回来。”

  能坐到刺史的人,区区睁眼说瞎话,自然信手拈来。

  李河望着骆宁身后的林兴,不免有些疑惑:“林将军为何会跟骆大人一起?”

  骆宁面不改色道:“本官与林将军一见如故,打算送他一件上等宝兵,但不知他喜欢什么,故带他去本官密库挑选,怎么,不行吗?”

  李河连忙行礼道:“小的不敢,只是两位大人突然离去,小的认为该知会我家公子一声。”

  骆宁闻言脸色大变,翻脸喝道:“放肆,本官堂堂晋州刺史,论品阶,仅差你家老爷、李家家主半筹,你家公子在本官面前不过是后生晚辈,本官怎么做事,还得经过他许可不成?”

  “本官怀疑你这狗奴仆在恶意挑唆本官和李家的关系,走,带本官去找你家公子,本官要当面问他一句,李尚书在京为官,他是管教的下人?”

  说完骆宁一把抓向李河,就要带他去找李远。

  李河退后一步,不着痕迹避开骆宁的手,微微躬身一礼道:“骆大人息怒,此事是小的不对,还望大人宽宏大量,饶过小的这次。”

  骆宁双眼微眯,脸色阴沉没有说话。

  旁边林兴眼中浮现一抹震惊,不动不知道,一动吓一跳,一个李府管家,居然是丹田境武者。

  震惊过后,并不妨碍林兴出言解围:“骆大人身份尊贵,何必和一个下人置气?待会回来您将此事告知李家公子,让李家自行处置这刁仆,既出了气又免得脏了手。”

  “您不是要带末将去挑选宝器吗?时间紧急,莫要在此地耽搁太久。”

  骆宁恶狠狠瞪了李河一眼,冷哼一声:“走。”

  李河退到一旁,默然不语。

  没了李河的阻拦,两人一前一后快速离去。

  李河望着两人背影,心中满是疑惑,对身后一人吩咐:“速将此事通知公子。”

  ……

  大堂内,躺在地上的文烽,神色不悦看向裴正:“还不快扶本官起来?”

  裴正纹丝不动,语气平静问道:“大人何至于如此?”

  文烽脸上浮现一抹讶然,扯动嘴角笑道:“你若真的聪明,就不该问缘由。”

  裴正微微叹了口气道:“卑职只是不想死的不明不白。”

  文烽想笑,却因牵动伤势,忍不住咳了两声:“你死不了,扶本官起来,趁着还有点时间,跟你聊两句。”

  裴正想了想,将他扶上椅子,背靠坐着。

  文烽挪动了一下身子,换了个最舒服的方式,慢悠悠道:“中毒身亡的世子其实是假冒的,真正的世子,本官早就安排了其他人秘密送往长安。”

  “本官没死,世子不死,你一个小小的斥候队正,又怎会死?”

  裴正不动声色问道:“那大人为何要设下这场苦肉计?”

  文烽反问道:“你可知一路上追杀我等的贼人是谁安排的?”

  裴正顺着他的话回道:“难道是李家?大人如此做,是想让李家从暗害世子转为保护世子?”

  说到此处,裴正脸上故意露出惊叹之色:“假世子中毒身亡,李家要想洗脱嫌疑和罪名,只有一条路可走,那就是让真的世子安然抵达长安。”

  “如此釜底抽薪之计,着实让卑职佩服。”

  然而出乎裴正意料的是,文烽摇头否认道:“对也不对。”

  裴正讶然道:“那是为何?”

  文烽脸上交杂着虔诚与疯狂,沉声道:“本官既是为了能让真的世子回到长安,亦是为了打压李家。”

  裴正进一步问道:“不知大人与李家之间有何深仇大恨?”

  文烽冷笑道:“深仇大恨?国恨家仇算不算?”

  裴正脸上浮现一抹错愕,大夏立国两百余年,虽然这些年来一直往外扩张,但顶多逼迫四方纳贡称臣,不曾有过灭国啊?

  况且你不也是大夏臣民,家仇好说,这国恨从何而来?

  文烽许是看出裴正的疑惑,幽然道:“建安十八年,胡人十万铁骑南下,帝国表面不动声色,传令西北大将军韩原严防死守,暗中调集三十万大军,分批北上合围。”

  “合围即将完成之际,有人暗中给胡人通风报信,以至于功亏一篑,十万胡人铁骑劫掠一番逃回草原,总计死伤仅数千人,而帝国那战由于被动防守,死伤过万,平白耗费人力物力无数。”

  “陛下为之震怒,安排专人追查此事,抓获报信三人,夷其三族,以泄心头之恨。”

  “蹊跷的是,报信三人的身份地位以及家族势力,不足以接触到如此机密。”

  “诸如此类的事,还发生过在建安三年,建安五年,建安十年,建安十二年,乃至先帝和太宗皇帝。”

  “裴正,你出身边军,你当清楚,奋勇杀敌被自家人背后捅一刀的痛苦。大夏建国两百余年,因此死在胡人铁骑下的将士何止数十万?你告诉本官,李家不该被打压吗?”

  “为了陛下,为了大夏,为了西北道百万将士和百姓,李家必须衰落,哪怕灭族都不值得可怜。”

  裴正顿时什么都明白了,流水的王朝,铁打的世家,真正想要打压李家的,哪里是文烽,分明是当今大夏至尊建安帝。

  文烽说的什么国恨家仇,全都是扯淡。

  裴正敢笃定,在文烽离开长安出使草原之前,建安帝或其他人私下给他开了令他难以拒绝的条件。

  不然文烽一个礼部侍郎,大夏正三品高官,又不是满腔热血毛头小子,凭什么拿命去拖李家下水?

  退一步说,若无建安帝或者朝中某位大佬支持,文烽凭什么笃定自己能陷害李家成功?

  要知道李家家主可是刑部尚书,李家与其他世家大族世代联姻,家族势力既广且深,哪里是一般人能诬陷成功的?

  当今皇帝也是个心急的人啊,刚解决外患,令胡人称臣归附,接着就着手解决内忧,也不怕步子太大扯着蛋。

  裴正思考良久,忽然问道:“大人为何要推心置腹与卑职说这些?”

  话已说开,文烽不再掩饰,直言相告道:“本官想让你配合本官促成此计,自然该坦诚相待。”

  裴正神色微动,微微躬身问道:“请大人明示。”

  文烽伸手摸了摸胡须道:“李家发现此事后,必然要想方设法洗脱下毒嫌疑,本官身为朝廷命官,又有骆宁和林兴在外,李家不敢对本官轻举妄动,如此一来,你便是唯一的突破口。”

  裴正微微皱眉:“大人是想让卑职紧咬牙关,宁死不松口?”

  文烽摇头:“当然不是,你应该如实招供,李家问什么你答什么,包括本官刚刚和你说的。”

  “然后活着等朝廷调查此案的特使前来,再当场翻供,咬死李家逼你作假,届时本官会向特使说明,你是得了本官的指使忍辱负重。”

  “唯有如此,李家在劫难逃。”

  裴正脸上露出一抹惆怅之色,如此一来,我恐怕离死不远了吧。

  就算李家下毒暗害朝廷命官和藩国质子,被牵连的也只是一部人,李家根深蒂固,不可能因此倒下。

  你文烽敢往死里得罪李家,是因为有建安帝护着,我跟你一起陷害李家,事后李家能放我活着?

  说到底,我在你眼里,不过一颗随时可以舍弃的棋子罢了。

  文烽见裴正迟迟不应,语气不善道:“怎么,你不愿意?”

  裴正脸上浮现一抹坚定之色,似乎下定了决心,沉声道:“卑职遵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