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三国之我为潘凤 > 第六章 他居然是高览

我的书架

第六章 他居然是高览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他们此行的目的,是好好的吃上一顿,然后再美美的睡上一觉。

  好在麻雀虽小,五脏倒也俱全,三人三马总算在城中找到了一家名为来福的客栈。

  皇帝尚且不差饿死的兵,更何况潘凤,好在身边多多少少还有一些积蓄,潘凤大手一挥,决定请两个随从吃顿好的。

  客栈伙计也注意到了三人,殷勤地迎了上来,这个年头,即便是客栈小二这份工作,也是来之不易的。

  “客官,打尖还是住店?”伙计恭声问道。

  “先打尖,再住店。”

  这是老陆的建议,据他所说,下一个落脚点离这有大几十里的路程,不是清晨出发的话,估计要露宿一晚。

  学着前世在电视里的桥段,潘凤将马缰递给小二,吩咐了一句用上好的马料后,大步走了进去。

  “好酒好菜上一桌,赏钱少不了你的。”

  “好嘞,大爷您稍等。”

  难得碰上一个大方的客人,小二更为殷勤起来,即便是称呼,也由客官变成了大爷。

  “还真别说,确实有那么几分古代大侠的感觉。”潘凤没来由的一阵暗爽。

  这或许,就是身为后世宅男的一丝侠客梦吧。

  “元伯,把你那匕首借我用用。”潘凤记得元伯是有一把匕首的。

  主家大方请他吃饭,元伯也不小气,大大方方的将匕首递了过来,这是一柄做工精细的匕首,甚至鞘上还镶着几枚不知名的宝石。

  “如果是后世,这个东西想必是价值连城吧。”潘凤又是一阵暗爽,他现在,要暴殄天物一次,拿来剃胡须。

  没法,留着这么大一簇胡子,吃饭实在是不方便,而且,与他的审美观完全不符。

  他要在饭前,彻底解决掉这个小麻烦。

  钱这个东西,真的能买来好的服务,小二也算知情识趣,麻利的为潘凤寻来了一面铜镜,甚至还为潘凤准备好了一个房间。

  想想当着两个大老爷们的面剃胡须,这画面好像确实有那么一些辣眼睛,反正上菜还要那么一些时间,潘凤也就从善如流,径直去房间剃他的胡须去了。

  “呛~”

  清脆的声音伴随着着一点寒芒。

  “没想到,古人的炼金技术这么发达。”潘凤眼睛一凝,注意到了刀鞘上刻着的两个大字“高览”。

  “高览,为什么这么熟悉,嘶,高览,那个武力值能和许褚、徐晃比肩的高览?”潘凤倒吸了一口凉气。

  潘凤穿越到三国,不是没有想过集齐各种武将谋臣,只是又谈何容易?起于微末,又岂是这么简单。

  并不是人人都能当刘大耳,况且,刘大耳有皇室宗亲的外衣,他潘凤有什么?

  王霸之气一放,各路猛将谋士纷纷来投?

  别想了,都是正常人,凭啥给你开挂?

  或许他可以凭借后世依稀的回忆起一些三国的走向,但是,远远不够。

  无论如何,高览的出现,总算是让潘凤自穿越到三国以来,看到老天释放的第一缕善意。

  单单为了这缕善意,就值得喝上一杯。

  尽管这三国的酒,实在是有些淡了。

  剃了长髯的潘凤长得还算清秀,倒是更像文人一些。

  “元伯,你是不是打架很厉害?”

  “某不会打架,某学的是杀人技。”

  大将么,有些傲气还是可以理解的嘛,此时的潘凤心情格外美丽,对高览的不礼也是丝毫不以为意。

  “喝。”

  “喝。”

  尽管清淡,喝的多了,三人都有一丝朦胧。

  “元伯,你将来,定会成为一代大将。”潘凤毫不犹豫的给高览剧透起来。

  “几两黄汤下肚,就不知道自己是谁了。大将,岂是你们几个想当就能当的?”

  声音有些尖,只是潘凤此刻喝的朦胧,倒也无暇顾及这些末节。

  放眼望去,隔壁桌坐着两人,一个看上去很是壮实,而另一个,身材纤细,油头粉面的。

  说话讥讽的,正是这个油头粉面的少年。

  “这位壮...”潘凤本想说这位壮士云云,只是他的身材实在是有些纤细,只得无奈的耸了耸肩:“这位兄台...”

  潘凤再一次见到了三国人的彪悍,潘凤的话还未说完,高览就已经动起手来。

  潘凤瞄了一眼高览座位上的斧子。心想他也不过是为了给他一个教训,也就坐在一旁听之任之,他也想好好看看这个还未出名的名将,到底有什么了不得的地方。

  见高览动手,那油头粉面的少年居然开始兴奋起来:“张叔,他先动的手,这可不能怪我。”

  “嘿,就你个豆芽菜,还能打得过高览?”看到跃跃欲试的豆芽菜,潘凤心里乐不可支。

  “还不是你挑起来的。”那名壮汉给了他一个白眼,一把将兴奋异常的他按回座位,自己起身与高览战成一团。

  “嘭~”

  两拳相接,竟然平分秋色,尽管高览为了避免伤人性命,才用了三分气力。心中依旧诧异非常,观对方神色,也游刃有余。

  这是一个劲敌!

  “好,今天就让我们痛痛快快的打一架。”对此,高览没有丝毫惧意,反而彻底兴奋起来。

  这或许就是酒逢知己,将遇良才。

  “他是谁,看上去,竟然比高览还厉害。”

  此时,两人看上去虽然平手,只是高览已经全力以赴,反观对面,依旧犹如闲庭信步。

  “难道是高览没有成为完全体?”潘凤心中暗暗嘀咕。

  在他的印象中,高览虽然不是三国中最为顶尖的一批人,至少也属于第二梯队,没理由被这么一个小地方的人压得喘不过气。

  也就一会儿工夫,高览就跳出了战圈,“某不敌,的确不该自认大将,让你们见笑了。”

  高览也算是拿得起放得下,自认不敌,拱手认输。

  “我也是痴长你几岁罢了,我在你这个年纪,未必有你这般身手。”这个壮汉说话就好听的多了。

  即便是豆芽菜,看到高览能和自己的叔叔打上这么久,也不再讥笑。

  毕竟,这个世界上除了父亲,打的过叔叔的人,也是不多的,他兴许真的有机会成为将军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