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三国之我为潘凤 > 第九章 吕布的小宝贝

我的书架

第九章 吕布的小宝贝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吕布的的确确遇到了麻烦,就在潘凤二人为老陆的伤寒忙的焦头烂额的时候,吕布的日子也不好过。

  即便是没有了三英的存在,战场上的吕布亦是不轻松,原因无他,孙坚、夏侯惇以及夏侯渊顶替了三英,与吕布战成一团。

  兵对兵,将对将,泾渭分明。

  “无胆小儿,可敢与我单挑。”吕布怒吼一声。

  东汉末年的武将虽然耿直了一些,但好歹也不傻,在送了方悦一个人头后,总算得出了吕布不可力敌的结论,曹操出二名猛将,孙坚更是身先士卒,如此豪华的阵容,即便吕布有万夫不当之勇,也是被压制的有些喘不过气。

  三人不言,只是下手更为凌厉了一些,三打一,并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即便他们对战的是吕布,也是一样,武人,有武人的骄傲。

  “不能退,我若是退了,虎牢必不可保。”吕布强撑着寸步不退。

  将是兵的胆,兵是将的威。兵不退,身为将者,无论如何,也要尽可能的坚持下来。

  “主公莫慌,张辽来也。”此时,张辽拍马赶到。

  见此,吕布终于得以喘息的机会。

  “文远来的正是时候,我二人杀他个片甲不留。”吕布刹时意气风发。

  张辽缠住一人,自己即使以一敌二,又有何惧之?管他是孙坚还是夏侯坚,土鸡瓦狗尔!

  这就是吕布,马中赤兔,人中吕布的吕布!

  局势瞬间逆转,三人岌岌可危!

  见此,张邈终于坐不住了,大喝一声:“典韦!”

  “属下在。”声音浑厚,提着一双大戟,体型更是壮的如同一座小山。

  曹操的目光也被他吸引回来,见他如此魁梧,眼中不由的精光一闪,毫不吝啬地大赞一声:“古之恶来!”

  这是一个极高的评价,单单是这么看了一眼,曹操就认定了他是能与犀兕熊虎搏斗的勇士,可见曹操的识人之能,并非谣传。

  对于曹操的善意,典韦也是报之一笑,仅此而已。

  “如此,也就够了。”曹操满意的转过头来,不再言语。

  很多事情,自己只要种下种子,时候一到,自然会开花结果。

  典韦,无疑是出色的,虽说他并未骑马,饶是如此,他发挥的作用,甚至比场中的三人中的任意一人,更胜一筹,局势,再次倒向了联军一方。

  “无耻小儿。”

  “你若是敢下马,我便与你单挑!”典韦也怒斥了一句。

  他是真的想和吕布单挑一场,他有自己的底气!

  吕布不能下马,倒不是打不过典韦,他吕布至今,未曾怕过谁,骑在赤兔上,即使以一敌三有些危险,情况不对,仍旧可以拔马就走,下了赤兔,如果他们不守信用,那才是叫天天不应。

  “爹爹稍安,孩儿来也!”此时,之前与潘凤有过一面之缘的豆芽居然也骑着一骑枣红色大马冲了过来。

  “该死,我怎么忘了文远与玲绮是一起来的。”此时的吕布,终于有了一丝慌乱。

  他迫切的希望带着他离开战场。

  “所有人都可以死,包括我,唯独他不行!”

  “他是我吕布的唯一血脉,即使是......也不行!”

  典韦正是抓住了吕布分神这个空档,双戟并用,致使吕布的处境更加危险!

  原本密不透风的方天画戟也出现了一丝空隙。

  好在这根豆芽菜,的的确确是有真功夫的。

  如果潘凤在这,想必嘴巴是能吞下三四个鸡蛋的,他绝对想不到,就凭这个豆芽,居然能追着夏侯渊打。

  夏侯渊是谁,不用过多赘述,难道吕布的血脉恐怖如厮?跟他搭边的,即使是一根豆芽,也能力压这样的猛士?

  不,他并非负有蛮力,只是,不断出手的武技,足以让人眼花缭乱,他凭借的,是技巧!

  天知道哪来的鬼斧神工。

  吕布终于松了口气,“那就快些解决了他们,好让玲绮快快会营,这里,终归不是他该来的地方。”

  下手,再次凌厉了几分。

  什么叫添油战术,此刻的曹操用的就是:“子廉、子孝,你二人上前助阵。”

  吕布两眼微眯,见联军方向又拍马出来两人,终于是不敢再留。

  “文远、玲绮,撤。”说罢,荡开典韦的双戟,拍马作势欲要赶去帮助小豆芽,夏侯渊大急,一个豆芽就压的自己喘不过气,吕布来了,岂不是要他老命?他哪敢迟疑,拍马就走。

  一旁的张文远听到吕布的呼唤,也终于脱离了与孙坚的战团。

  三人拍马而回。

  “去他的虎牢不可失,老子已经尽力了,问心无愧,天大地大,我家玲绮最大。”此时的吕布,心中只有这么一个想法。

  袁绍,终究还是没能拿下吕布祭旗。

  说回联军这边,吕布的退走,兵心终究是散了,溃成一团。虎牢关,终于是被拿了下来。

  曹操帐中,夏侯惇以及夏侯渊气喘吁吁,与吕布这一战,着实是花费了他们巨大的力气。尤其是夏侯渊,身上布满了细小的伤口,虽不致命,也弄得他狼狈不堪。

  “元让,妙才,这吕奉先,真当恐怖如斯?”观战的曹操,总归没有身临战场的二人体会的深刻。

  “勇冠天下。”

  “举世无双。”

  自古文无第一武无第二,能让这两位大将说出如此评价,吕布的可怕之处,可见一斑!

  “即使是那个小身板,如果不是他气力差了一些,想必我如今还能不能站着还是两说的事。”夏侯渊补充了一句。

  “我曾听见,那人喊吕布为爹爹,后来若不是吕布担心他的安危,不是我涨他人志气,即便是子廉、子孝二人一同上来,胜负亦未可知。”这是夏侯淳说的话。

  曹洪、曹仁二人有些不以为然,只是出言的人是夏侯淳,也总算没有反驳。

  夏侯淳,的确比二人厉害。

  “可否......”曹操沉吟良久,终于开口。

  场中四人皆是曹操心腹,对曹操的欲言又止心如明镜,曹操的老毛病又犯了,他起了爱才之心。

  “不可!三姓家奴终不可用。”夏侯渊、夏侯淳二人异口同声。

  “除非...”

  “妙才快说”

  “除非拿捏住他的那个儿子,我看他对他儿子的重视,胜若生命。”

  “大善!”曹操抚须大笑。

  只要有弱点,我曹操有信心让他入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