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三国之我为潘凤 > 第十章 劫道的憨憨

我的书架

第十章 劫道的憨憨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两千年的智慧,到底还是帮助老陆赢得了这场拔河比赛的胜利。

  三分天注定,三分靠自己,剩下四分全靠潘凤的办法。这是老陆的对自己这场战役的总结。

  老陆的烧终于是退了。

  尽管身子骨依旧有些虚弱,那也只是时间问题,再过上几天,他又会变的生龙活虎。

  潘凤终于能够放下心来,而一旦闲下心来的潘凤又开始和二人的聊天打屁起来。

  “老陆,元伯,在冀州,你们可还有家人?”潘凤一边挑着鱼腹的大刺,一边问道。

  鱼是高览抓来的,这些天,潘凤负责照顾老陆,高览则负责三人的吃食。

  不得不说,在汉末,没了饲料的毒害,仅仅是一条烤鱼,也能吃得潘凤满嘴生津。

  “老头子没亲人咯。”

  “某...也没了。”

  老陆说的洒脱,只是高览不同,潘凤听他的口气,有些言不由衷。

  聪明人体现聪明的方法是解决问题,而有智慧的人,往往思考的是这个问题有没有有必要解决。

  潘凤自认凝结了后世两千年智慧的自己,无疑是个有智慧的人。他并不认为高览的言不由衷是个需要解决的问题。

  “那么,我们去繁阳做地主吧。”潘凤伸了个懒腰。

  “只是当一个地主么?”同在低头扒拉鱼刺的高览心中失落。

  如果说,成为乱世的王,需要披荆斩棘、需要大智慧、需要天时地利以及人和。那么,对如何成为一名本本分分的小地主,潘凤心中早有腹案。

  能预知半个小时的未来,就能买彩票中大奖。

  能预知后世两千的的他,可以...好吧,没有买彩票那么直接,无论如何,他心中,也已经有了想法。

  “此...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过此路,留...留下买路财。”

  拦路的是十几个衣着褴褛的青壮,手里提着木棍,努力装出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

  为首的,甚至还有些结巴。

  高览瞄了一眼他们,就失去了兴趣,继续拾掇这自己的鱼,这样瘦不拉几的,即使是大病初愈的老陆,估计也能打上三五个。

  “人家毕竟也是来打劫的,好歹给他们个面子,你们不鸟他们算几个意思。”

  如果说,一开始潘凤心里还是有些紧张的话,看到这十几个人跳出来,心就彻底的咽回了肚子,以他目前的身板,单挑他们一群,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潘凤心中一乐,这话还真是经得起时间的考验。

  “那那那那,我我我我们不过去。”潘凤学着那个结巴回了一句。

  他们还真没想马上走,至少也得把手里的鱼吃完。

  那个结巴一愣,显然,他没想到潘凤这么回答。

  “老大,怎么办?”他身后的一根竹竿捅了捅他。

  “我我我,就不信,你们不走,我们等。”说罢,一屁股坐了下来。

  潘凤还真没料到会有这个结果,山贼劫道,这话无非也就是为自己勉强找个由头,谁还真管你过不过去。

  “憨憨,铁憨憨。”

  “什...什么是憨憨?”那结巴问道。

  潘凤继续扒拉这自己的草鱼,很难想象,一窝跳出来劫道的和被劫道的居然还能和平的说上话。

  那结巴不是一个合格的劫匪,而潘凤,也不是一个合格的受害者。

  看着眼巴巴望着自己手中烤鱼咽口水的这群劫匪,潘凤一时也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自己此刻的感觉。

  “老大。”那跟竹竿又捅了捅他。

  “咋了?”

  这会竹竿没再说话,只是指了指潘凤手里的鱼。

  “啪嗒。”

  那个领头人打了竹竿一个爆栗,“他...他们没走过来,我们凭什么收买路钱。”

  “可是,鱼要被他们吃光了。”

  “你...蠢不蠢,能...不能有些出息,他们不是还有三匹马,卖了买啥没有。”

  “没想到,三国的劫匪这么”潘凤想了半天,终于还是勉强给他们按上了一个形容词---可爱。

  “憨憨,你们为什么出来打劫啊。”

  “还...还不是没饭吃,家里等着米下锅呢。”

  打工有没地方打,打猎又吃不饱,只能出来打打劫维持生活这样子。

  听这个结巴说话太难受,好在潘凤还是总结了出来。

  鱼吃的差不多了,路总是要走的,看着潘凤起身,高览,老陆二人也跟着站了起来。

  “憨憨,这样吧,你们找三个人来帮我们牵马,到了山下,我给你们一百铢钱。”潘凤突然说道。

  普通人家一天的花销也就两铢钱。一百株,已经是一个很大的数目了。

  即便是老陆和高览,也是诧异的看了潘凤一眼。

  “当...当真?”那领头人吃了一惊。

  显然是被一百株吓到了。

  “还是太过心软了一些啊。”潘凤心中暗暗叹了一句。

  至于为什么不直接给他们钱,潘凤心中有自己的标尺,只有用劳动换取的报酬,才不会压弯自己的脊梁。

  “君子一言。”

  这个结巴当即就要和潘凤击掌,瘦竹竿又跳了出来,“老大,他们肯给一百株,身上肯定有更多。我们抢了不是更好?”

  潘凤双眼一眯,他心好,不代表是个烂好人。

  回答竹竿的,又是一个爆栗。

  潘凤敏锐的看到,竹竿在看结巴的时候,隐隐生出一丝怨毒,随即又被掩盖。

  “只是,这个动作,我到可以学上一学。”想到此处,潘凤不由的看了高览一眼。

  看的高览一阵恶寒。

  “不过不能多用,容易生出二五仔啊。”他看了一眼竹竿若有所思。

  “有的选,谁要当他娘的山贼。”结巴的这句话说的异常的顺溜,可见已经藏在他心里很久了。

  憨憨到底还是领到了一百株钱。以及一句比这重要万倍的承诺:“憨憨,如果有一天,你混不下去了,来繁阳县找我,我给你个糊口的工作。记得,我叫潘凤。”

  潘凤还是给了老实人一条活路。

  “当然,如果你依旧这么结巴,我不要的。”潘凤想了想补充了一句。

  毕竟,和一个结巴聊天,对潘凤来说,无异于一场噩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