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三国之我为潘凤 > 第十五章 我不开坦克

我的书架

第十五章 我不开坦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潘凤到底还是赶上了,与孙府的管家交涉了一番后,他顺利的来到了孙宜面前。

  “该死,我怎么忘了肺结核是能够传染的!”直到见到面若金纸的孙宜,潘凤这才猛然想起。

  如果万一被传染上,潘凤可以肯定,他会是死的最冤的穿越者,而且,没有之一。

  看到慌忙撕自己衣服掩自己口鼻的潘凤,孙宜大笑:“哈哈哈,放心,这痨病传染不得人。”

  “咳咳咳...”

  若不是后面几声剧烈的咳嗽,单单听他豪迈的笑声,潘凤甚至以为孙宜壮的像头牛。

  “传染不了你还让你老婆孩子躲这么远。”潘凤看着远处的三座小山暗暗腹诽。

  “我要当亭长。”潘凤尴尬的耸了耸肩,他自认为对一个将死的人,弯弯绕绕反而浪费他为数不多的时间。

  “凭什么?”孙宜两眼眯成一条线。

  这是他最后的底牌,其他东西,他可以毫不犹豫的送出去只为一个人情,但是唯独这个不行。

  “以后卖酒,我与你家,利润均摊。”这是一个很有诱惑力的条件。

  看着面露挣扎之色的孙宜,潘凤再次开口:“你知道的,没有了你的孙家,这个圈子,待不住的。”

  孙宜没有儿子,只有一双豆蔻之年的女儿。

  “你可愿,赘入我孙家?”

  潘凤以为自己听错了,拥有现代人思维的他,对于十三岁就讨上门女婿的做法,还是很难接受。

  “不愿。”潘凤甚至没有多想。

  好在孙宜对此也并未抱多大的希望,赘婿,在这里,是被人所看不起的。尤其是对有志向的人来说,更是如此。

  “我可以下嫁一女。”他终于开出了自己真正的条件。

  入孙家门槛的人很多,不过能让孙宜开出这个条件,潘凤还是第一个。

  所以说,拥有一副好皮囊,无论在哪里都是有优势的。

  当然,如果多金,那更是抢手货。

  潘凤恰好满足了这两个条件。

  “不是嫁和娶的问题好么!”他在心中呐喊。

  孙宜却是会错了意,“你若肯真心对待,一双女儿全嫁给你,也并无不可。”

  在家从父,出嫁从夫,丧夫从子。这是古代女子的悲哀。似乎在她们的一生当中,无论任何时候,都需要一个当家做主的人。

  “钱再多,有什么用,她们需要的是一个依靠。”

  孙宜正是看到了这一点,才要将女儿嫁给他。

  潘凤到底还是做了一回坐怀不乱的君子,当然,主要原因还是孙宜的这两个女儿实在是有些一言难尽。潘凤自认,开坦克这种事情,他还是做不了的,况且还是两辆。

  “即便是赛天仙,我潘凤也要等到她二十,不,十八岁的时候才能娶。”潘凤心中义正言辞的想到。

  孙宜实在是想不出潘凤有什么拒绝的理由,他的两个女儿,无一不是腰粗胸大屁股大,一看就是好生养的人。

  况且,只要娶了自己的女儿,亭长之位也能到手,如此一举两得的事情,这个傻子居然放弃了。

  “要娶我女儿的人,门槛都快踏破了。嫁给你你还不要。”孙宜也在暗暗腹诽。

  当然,并不是这个年代的人审美有什么问题,之所以娶妻会选择那些好生养一些的,完全是因为这个年代的医疗水平实在有限,娶妻生子,娶个身材好一些的,十个活五个,娶个好生养些的十个到能活下来八个,如此一来,傻子都知道该这么选择了。

  至于私欲,那更不难解决,勾栏里面,到处都是身材火辣的小妖精。

  这是高览告诉他的。

  接连三次的拒绝,已经让孙宜失去了耐心。

  “我可以将制酒的秘方传给你两位女儿,有此等手艺,想必令爱不难找到如意郎君。”潘凤沉吟了一会后说道。

  “当真?”若不是实在病的不轻,他甚至能跳起来。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鱼和渔,完全是不同的两种东西,拿他潘凤五成分红又如何?还不是仰人鼻息?

  学会制酒方法,那完全就是两回事情,籍此嫁人,尽管身后没有了娘家支持,也总算能有一些仰仗。

  孙宜之所以不提,完全是因为他认为区区一个亭长之位,与这个配方完全不相等,所以才提了嫁女的事情。

  “当真,不过令爱要下个保证,孙家的酒,一年内,不得面世。”无论是造庄子还是组建护卫队,潘凤都离不开钱。

  “这不打紧,你若肯将配方与我这两个女儿共享,往后她们造酒,售卖一事你可全权负责,只要事后分润一些给她们母女即可。”

  孙宜这话听上去,似乎与一开始潘凤说说的并没有多大区别。

  不过在他看来,意义完全不一样,他求的,只是这对母女在他走后有安身立命的本钱。

  捏着秘方的母女,无论走到哪里,也总算是有仰仗的。

  “孙氏。备纸笔,七里亭若有无双这等少年英才守护,某心大慰。”

  事情已经敲定,潘凤自然不愿多留。

  “你说不会传染就不会传染啊!”

  对于这种看不见的杀手,潘凤心中还是瘆得慌。

  若不是亭长这个位置势在必得,鬼才愿意和他多说一句话。

  看着守在门外准备和孙宜谈条件的一众青年,潘凤忍不住感慨一声:“我潘凤拿下了亭长之位,总归也是给你们免了一道灾,坦克可不是你们这样身板的人开的动的。”

  “要折寿的。”

  自认做了好事的潘凤,骑着那匹从汜水关一路跟随而来的快马,志得意满的回去了。

  “主家,潘凤取得了孙宜的首肯,孙宜已经将退位让贤的折子递上去了。”方正低头汇报到。

  这个时间,离潘凤踏出孙家不足一个时辰,审家的情报系统可见一斑。

  “哦?他愿意娶孙宜的两个宝贝女儿?”审正南问了一句。

  “没有这个消息,至于他如何得到孙宜的首肯,仆人至今未能查清。”

  这件事,潘凤不会说,孙宜更不会乱说,审家自然也无从查起。

  “哦?”

  “这个潘凤,真的越来越有趣了。”审正南抿了口茶,自言自语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