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三国之我为潘凤 > 第二十九章 小谷的爹爹叫鞠义

我的书架

第二十九章 小谷的爹爹叫鞠义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潘凤终于又过上了猪一样的日子,尽管此次出征,用时也没有超过十天,真正打仗的时间不超过两个时辰。无论如何,能每天睡到自然醒,每天都有鸡腿啃,这日子也总算是舒坦了起来。

  田丰还没有出发,这几天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去审配家串门,也不知道嘀咕些什么。

  “主家,我要先去见一个朋友。”田丰找到潘凤说道。

  他这个先用的很好,大致意思是,买马的事情缓缓,我要先去见我的朋友。

  “去呗。”

  “我要带些酒去,我这朋友好酒。”

  “可。”

  潘凤并不限制自家人喝酒,反正也算不上贵,即便是村里人,想喝也能喝得到,只是要外带,还是得征得他的同意,毕竟目前为止,这是潘家庄的唯一的经济来源。出口这关,还是要牢牢把控的。

  “主家,”田丰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主家料事如神,州牧果然败给了鞠义。”

  “原来这几天,元皓去审家是因为这事。”潘凤心中一阵了然。

  审家的情报系统,是繁阳一绝,潘凤早有耳闻。

  “嘭~”

  茶水撒了一地。

  “小谷!”这是她打碎的第一百零一个茶杯了。

  潘凤可以确定,这货平日里肯定过的比他还惬意,要不然不会十几岁了什么都不会干。

  小谷抿了抿嘴,抬头看着潘凤说道:“我要回去了。”

  这倒是件稀奇事,往日里高览没少追问她的来历,都被支支吾吾的搪塞过去,今天倒是主动提出来了。

  潘凤不禁好奇起来:“哦?为何?”

  小谷快哭了:“方才田师说我爹和州牧打起来了。”

  “你爹怎么可能和...”潘凤反应过来了:“你爹是鞠义?”

  “是的。”

  “那他怎么不来找你?”

  “他可能以为我死了吧。”

  “好了别哭。”

  潘凤最见不见女孩子哭,她一哭,顿时手忙脚乱起来,大声呼救:“元伯!”

  好在潘凤的决策是正确的,见到高览的小谷,终于停住了哭声,开始慢慢道起了来龙去脉。

  这是一个很狗血的故事,韩家二公子韩晨与一群狐朋狗友在玩曲水流觞附庸风雅。恰巧小谷也途径此地,遂起了狼心,在这些狐朋狗友的怂恿下,想要一亲芳泽。

  小谷自然是不肯,一来二去之下,韩晨觉得小谷扫了他的面子,也是动了真火,将她一把推入了河中。

  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了,要说韩晨也是该死,待鞠义闻讯赶到,他们还没走,堂堂鞠义,唯一的宝贝女儿被推入河中,他心都要碎了,又见韩晨一副没事人的样子,恶向胆边生:“去他的州牧次子,就是州牧亲至,某也要砍了他,你们既然还没走,好,那边不要走了。”

  这或许就是鞠义造反的真正起因了。

  毕竟韩馥是因为鞠义砍了他儿子,才给他定的造反的罪名。

  此时听说州牧与自己爹打起来了,小谷自然是大急,这才提出了想要回家的请求。

  自己居然莫名其妙与鞠义的女儿搭上了关系,潘凤一时也是哭笑不得,对于这个名将,史书中褒贬不一,唯一能够确定的就是,这货的武力值应该是接近满属性的,而且练兵有一手,手下的先登死士更是创造了八百敌三万而大获全胜的光辉战绩。

  值得一提的是,这胜利,是他凭借着自己和手下的士兵,一枪一剑的拼出来的,而不是如田丰这样,纯粹的计谋,厉害程度,可见一斑。

  潘凤对这个猛将还是十分感兴趣的,不过此刻,他刚刚让韩馥吃了败仗,还担着造反的罪名,潘凤去见他,总归还是有些不合适的,只得按捺下来。对着高览吩咐道:“元伯,小谷既然想要回去,你便送她一程。”

  “喏。”

  “你若立志想要成为一员大将,不妨在鞠义营中多待上一阵,好好学学。”

  毕竟是救活了他女儿,想必鞠义也不会赶人。

  “喏。”

  高览见小谷归心似箭,于是带着小谷退了出去。

  田丰再次开口:“主家对鞠义很是推崇?”

  在田丰看来,无论是先前潘凤认定的韩馥会败,与现在让高览跟着鞠义学习,都充分证明了这一点。

  此刻的鞠义,尚且没有以八百胜三万的光辉事迹,潘凤自然不能拿它来解释,只好答道:“某曾听闻,鞠义手下先登死士,个个有以一敌百之能。”

  田丰了然道:“原来如此。”

  “对了,此番元皓要去见谁?”

  都说什么样的人结交什么样的朋友,田丰无疑是个出色的谋士,所以即便是白衣之身,依旧能够与审配打上交道,他的朋友,想必也不会太差。

  况且,无论是拿酒还是搁置了买马的计划,无一不证明这个朋友非同寻常,至少在田丰心中分量很重。

  阴安县一战,让田丰意识到了自己的不足,小小的黑山贼,就让他的计划出现了两次疏漏,他开始意识到这一部登天梯,凭他一人,是远远不够的。所以,他想到了一个人,一个连他都自愧不如的人。

  只是这个人,又岂是这么好请的?君不见,以潘凤如今的身份,即便是审配都招揽不到,何况那个人。

  潘凤不知道的是,田丰之所以等到今天的原因是他还在等一个结果,他在等韩馥与鞠义一战的胜负,他想知道,潘凤对大局的判断,到底是不是正确的。

  事实证明,潘凤是对的。

  这也成了田丰去请这位友人的唯一倚仗。

  田丰答道:“主家可能未听过他的名字,他叫郭嘉,字奉孝。”

  郭嘉,怎么可能不认识,你在逗我吗!

  潘凤跳了起来:“郭嘉!郭嘉不是颍川人么?”

  这一下,田丰惊讶异常,彼时的郭嘉正值于弱冠之年,一直在隐居,不与世俗交往,知道他的人都不会有几个。潘凤又怎么会知道?

  主家的话不能不答,田丰按捺住自己的惊讶之心,答道:“奉孝是颍川人没错,此次北行归来,途经此地,故逗留了几日。”

  潘凤这才反应过来,总结一下就是,郭嘉是去见袁绍去了,觉得袁绍没这个命,然后又准备回老家隐居。

  此时帮助曹操出谋划策的戏志才还没有领盒饭,郭嘉也尚未认主。与荀彧不同,现在的他甚至连曹操这个小矮个长什么样都还不知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