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三国之我为潘凤 > 第三十一章 审正南的抉择

我的书架

第三十一章 审正南的抉择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审府,审配与一老者相对而坐。

  老者年纪不小,约莫和关老有的一拼,他着一袭青袍,尽管须发皆白,脊柱却挺得很直,乍看之下,倒也有几分仙风道骨的味道。

  “你师兄不听为师的劝告,已然身死,好在你还算耐得住寂寞。”老者捋须,言语间有几分萧瑟,自己这个大徒弟,什么都好,甚至已经学了自己九成的真传,就是为人太过执拗,明知不可为非要为之,临死,还要被人拉出来曝尸,实在过于凄惨了些。

  “师傅宽心。”审配安慰了一句,随即说道:“师兄起事之前,未必不知后果,虽说功败垂成,也不算是毫无建树,至少他将覆朝之事提前了整整十年,让百姓少受十年煎熬,也算是死得其所。”

  老者又告诫了一句:“哎,好在你当时并未莽撞,好歹还留了一丝香火,吾辈中人,习黄老之术,做一谋士尚可,若是非要逆天行事,你师兄便是前车之鉴。”

  审配起身,对着老者拱手说道:“徒儿省的。”

  此事多说无益,老者又转移了话题:“正南近日有何收获?”

  “州牧讨伐鞠义失利,班师回府,终归没有枭雄之姿。”

  老者点头,示意审配继续说。韩馥这人不中用,他早有预料,倒也没什么意外的表情。

  “袁绍与荀谌暗合,欲劝说州牧退位,兵不刃血拿下冀州。”

  “韩馥终归是袁家门生,加以威逼利诱,内忧外患之下,此计策未必不可行。能出此计谋着,深谙人心!”

  “长沙太守孙坚,讨伐黄祖,并成功将其覆灭。”

  “哦?某观此子一副早夭之像,没想到还能立此功绩的。”老者脸上首次出现一抹惊讶之色。

  如果此刻潘凤在场,他一定会跳起来,世界不一样了,孙坚没有死!他并没有被黄祖的小兵射死。

  即便是潘凤也不知道,正是当时他无意间让张辽回归,使得孙坚与夏侯淳两人联手战了一回吕布,即便是二打一,依旧被打的喘不过气来,这也使得向来顺风顺水目中无人的孙坚遇到了第一次挫折。

  他开始意识到了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英雄和狗熊最大的区别就是,狗熊摔倒了爬不起来,英雄则会越挫越勇,孙坚自然是后者,所以,他依旧骄傲,只是终于没有了目空一切的狂妄。

  所以,他没有死。

  这犹如在历史的长河中,横了一块巨石,没有了这个缺点的孙坚,无疑是比曹操更为恐怖的存在,甚至整个历史长河,都可能因此改道!

  “还有就是,此地亭长潘凤,有从龙之志,并且腹有韬略,不久之前,以八百府卫大败黑山贼。”

  审配犹豫了一下,继续说道:“火攻之计在学生看来或许并非出自他手,然此人愿为治下众人以寡敌众,亲身犯险,可谓有情有义之人。”

  审配对潘凤的评价很高。

  “哦?正南腹中已有决断?”老者问道。

  能将一个亭长放在最后说,足以证明在审配心中,这个亭长比前面提到的这几位,分量更重一些。

  “非也,然则其势单力薄,又无有宗室相助,欲要成事,难,难,难!”

  审配连说了三个难字,诚如他所言,此时此地,一个无权无势无名的人,想要成事,确实难如登天。

  或许有人会说刘大耳,别忘了,刘大耳有人脉,他的第一桶金,是在仗义的朋友公孙瓒那里挖来的,加上后期补了一个皇室宗亲的皮,中途又捡了不少便宜,这才堪堪在最后关头,侥幸成为了最后的三个人之一。

  “有从龙之姿否?”老者问了一句。

  有从龙之志的人不少,关键是有没有这个资格。

  “此人多有神秘,学生看不穿。”

  “正南,循本心,你若认为有,则英雄不问出处,帝王将相无种。”老者的声音振聋发聩:“若无,则另择一明主事之。”

  “元皓曾言,他欲请奉孝出山相助,学生自认不如奉孝,打算等奉孝做完决策,学生依他而行。”

  审配的意思是,我不如郭嘉聪明,如果到时候郭嘉能帮助他,那么他也投靠他,如果郭嘉觉得不行,自己也懒得搭理他。

  “锦上添花远不如雪中送炭。郭奉孝确有才能不假,你审正南身为黄老传人,切莫妄自菲薄,你不弱他几分,此刻要么不去,要么占据先机。犹犹豫豫不是大男子做派!”

  说罢,老者起身接着说道:“为师打算去长沙会一会这个孙文台,你的势力毕竟是你一手带起来的,为师也不好多说什么,你自行斟酌。”

  审配拱手道:“喏。”

  “不用送了。”老者拍了怕褶皱的青袍,大步而出,身手矫健,没有半点龙钟,走的十分潇洒。

  老者走了,仅留了审配一人在房中苦思,直到天将昏,方正进来点烛时审配这才惊醒过来,原来自己已经思考了整整一天。

  不过,好在他终于有了决断,他自嘲了一句:“遇事不决,遇事不决,审正南啊审正南,枉你还瞧不起韩馥,原来你自己,也是一样。”

  随后,他坚声道:“方正。”

  “喏。”

  “备马,某要去投效潘公。”

  主家的决断,方正自然不会反驳,只是他还是开口道:“主家,今日时辰不早,明天再去也不迟的,况且主家尚未就饭。”

  “明日何其多,就在今日,至于饭食,我审正南既然投了他,总不至于少我一口饭吃。”审配仿佛是经历了一场蜕变,整个人都变的自信起来。

  “元皓啊元皓,终归是我审正南先踏出这一步,让你一步先手又如何,我审配的底蕴,岂是你区区一介布衣可以理解的?”

  前面一步指的是境界,没错,经过这一天的思考,审配终于破茧成蝶,先田丰一步到达布雨境。

  后面的先手,指的是田丰率先一步投靠了潘凤。

  至于底蕴,自然是他多年的经营所得。

  闻言,方正也不再多言:“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