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三国之我为潘凤 > 第三十六章 无胆荀谌

我的书架

第三十六章 无胆荀谌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如果潘凤知道高览想要为自己抢上一枚印绶,一定会感动的泪流满面,然后狠狠的打上他三个爆栗,谁叫你去抢的。

  可是,没有如果。

  荀谌与高干载着韩洪在前往渤海路上弛聘,当然安全起见,他们也带上了五百侍卫,在他看来,如此想必是没有哪个不开眼的山贼会打他们注意了,他意气风发。

  黑山贼张燕带着一千黑上贼在一处壶口的地形上守株待兔,这是他们此行的必经之处。他誓要拿下印绶,让袁绍难做。

  而高览则率领着两百先登士兵全速往渤海方向追去,一心要为潘凤夺下这枚印绶。

  这场战役,由张燕率先打响。

  本就是埋伏,自然是不用这些有的没的,既然人没认错,打就是了。

  “敌袭!敌袭”再怎么说,荀谌也是一个文人,纸上谈兵尚可,真正亲临战场,心中也是慌乱。

  好在还有高干,他看出了荀谌的窘态,大声喊道:“友若速速进马车,某来挡他。”

  闻言,荀谌一个机灵,飞快躲进了马车。

  见此,高干终于能放下心来认真对敌:“来者何人,胆敢攻击袁氏车马?”

  张燕喊道:“劫的就是袁绍,交出印绶,放你们一条生路,某乃黑山军统领张燕是也!”

  高干心中一惊,暗道:“他怎么知道印绶的事情?”

  只是印绶万万不能交出,此番,绝无善了的可能,只能尽力一战了。

  遂不复出言,与张燕战成一团。

  高干勇武不假,张燕倒也不差,一时之间刀光剑影,杀得难解难分,谁也奈何不了谁。

  只是,两军主帅虽然旗鼓相当,但手下的兵却大有不同,张燕本就人多势众,加上偷袭的原因,高干的五百侍卫已然不敌,也就这一会功夫,已经丢了上百条人名,士气低迷,若不是主帅仍在,说不得此刻就已经丢盔弃甲。

  反观张燕的手下,则是得理不饶人,虽说也损失了小几十人,却是越战越勇。

  顺风战易打,逆风更考验主帅的统兵实力。

  高干,不愧有文武秀出的评价,尽管情况紧急,他依旧大喊:“分出五什,保护友若先走!剩下的与我死战到底,袁氏不会忘了我们,定然会善待我们的家人。”

  韩洪与荀谌在同一马车,荀谌走了,代表着印绶也能走脱。

  “想走,问过我的大刀没有?”

  趁着高干重拾士气的功夫,张燕敏锐的抓住了这个破绽,首次占据上风。

  想走,确实不容易,即便是高干有了死战的信念,依旧没能撼动张燕人数上的优势。

  场面,更加岌岌可危!

  高干的侍卫队,此刻数量也已经锐减到不足一百人,似乎下一刻,高干侍卫队就要全军覆没。

  荀谌终于坐不住了,空气中弥漫的血腥气,刺激着他每一根神经。他朝着所有人大喊:“停手,停手,我们愿意交出印绶,敢请诸位壮士放我们一条生路!”

  张燕皱眉,不过依旧还是停了下来,老实说,他对于荀谌这人的此番举动,是十分看不起的,反而对高干高看了一眼。

  这或许就是惺惺相惜。

  只是既然他们愿意交出印绶,暂时停上一停,也无大碍。毕竟此刻身为黑山贼唯一头领的他,也不愿做无畏的牺牲。

  “既然如此,你们缴械吧。”张燕冷冷的看了一眼荀谌。

  荀谌终究是没见过这等世面,全然不见了往日的运筹帷幄:“没听到么,都放下武器。”

  即便是高干,也对他心生鄙夷,他只是冷哼一声,却将手中的长刀握的更紧看一些。

  只是,并不是所有人都和他一样有骨气,此前,这仅剩的不到一百护卫,本就是靠着一股气强撑着,如今这气被荀谌一泄,兵器哗啦啦全都躺在了地上。

  “这位壮士,此乃印绶。”荀谌双手托着一枚方盒,双膝跪地,极尽卑微。

  事实上,他此刻双脚发软,是决计站不起来的。

  张燕上前,一把夺过,打开方盒一看,正是印绶没错了。

  “你又是何人?”他注意到马车中还有一人,衣着华贵,一看就不是普通人。

  那人,自然就是韩洪。

  “某乃冀州牧韩馥长子韩洪!尔等小小山贼,速速归还印绶,某酌情饶你一死。”不得不说,韩洪在勇气值方面,甩了荀谌八条街,只是有些不识时务。

  张燕平生最恨人喊他山贼,袁绍喊了一句,他记恨了多年,此刻更是劫了印绶。

  “你这个小儿,如今在我手上,还敢如此嚣张?即便是天王老子的儿子,某也要砍了你!”

  张燕怒气上涌,也不管其他,手起刀落,就是好大一颗头颅落地。

  至死,韩洪也不敢相信,这个小小的山贼,真的会砍他,眼睛瞪得老大,死不瞑目!

  冲天的鲜血溅了荀谌一身,吓的他面无人色:“壮士饶命,壮士饶命。”

  “某砍了那韩馥的儿子,又抢了袁绍的印绶,此时不能外泄,不然腹背受敌。”想到此处,他决意下令诛绝所有敌人。

  他尚未开口,刘昌便走到了他身边,用仅有两人能听到的口吻说道:“将军,不可诛绝,至少将那两个领头的放回去。”

  “为何?”张燕心中不解。

  “将军细想,若是此地所有人都死了,韩馥必定认为途中遭遇意外,不会怀疑袁绍,若是将领头的放回去,韩馥的儿子死了,他们两却安然无恙,您说,韩馥心中作何感想?”

  张燕赞了一声:“昌所言大善。”

  随后,他开口吩咐众人:“众军士听令,除了这两人外,其他人,杀无赦。”

  此时,这些侍卫再想捡起武器,已经为时已晚,纷纷倒在张燕手下的士兵刀下。

  张燕见高干依旧持刃站的笔直,口中不由一声赞叹:“好汉子,单单为了你这份气节,某就不舍得斩你,你可愿随我回黑山?二当家的位置,你也做的。”

  “某,誓死不降!”高干的声音很是坚决。

  这是张燕意料中的答案,闻言,他也不恼,答道:“既然如此,某也不舍得杀你,你走吧。”

  说罢转头,对着这个软骨头荀谌嘿嘿一笑:“你这懦夫,想死还是想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