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宇宙凡人修仙传 > 第七章 枯木逢春术

我的书架

第七章 枯木逢春术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原来凡人口中的神仙就是修士”看完前两本书后,方羽对修真者有了一些了解,但更多的是憧憬和向往,甚至是渴望。那些举手投足便可呼风唤雨,移山填海的无上大能无一不让他崇拜,那些拥有千秋万载的寿命更是深深的烙在他的脑海和心里久久不能平静。凡人间的生离死别多么痛苦。那些曾经希望一家人能够快快乐乐,平平安安的生活在一起和征战沙场,为国建功亦或者做个行走江湖,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侠客的梦想已不再期待。
看着手里的布袋子方羽知道这个就是修士用的储物袋,那两个瓶子里装的应该是丹药,只是不知道是什么丹药,上面没有字。也不知道是修炼用还是疗伤用或者是毒药。那十几块散发着微暗光芒的白色石头可能是灵石,应该是下品灵石吧,“曾十名”老道才是个练气期的散修。修真常识里有说只有资质差才会去做散修,散修没什么资源都比较穷。想想也是了,曾老道练气大圆满都几十年了才这么点东西,连法器都没有一件。方羽不知道的是,曾老道有两件中品法器身上穿的那件道袍是件防御法器,还有一柄青铜剑在和妖兽打斗时被妖兽毁了。
方羽拿着最后一本书“枯木逢春术”有些激动也有些迷茫和不安,他不知道自己有没有灵根,能不能成为修真者。灵根资质是好是坏,像曾老道那样资质太差,一个人凄凉孤苦,寂寞无聊的过还不如凡人潇洒快活。让他不安的是修真界弱肉强食的残酷,一个不小心就有可能粉身碎骨。方羽看着手里的“枯木逢春术”下面有几个小字木属性修炼功法。自己没有灵根或者是其他属性的灵根就修炼不了,现在对方羽来说就算是有灵根不是木属性的和没有灵根是一样的,因为其他属性的功法他也无处可寻。
“枯草且有逢春日,人生岂无好运时”盘坐宁心,松静自然。唇齿轻合,呼吸缓锦,手须握固,眼须平视,收聚神光,达于天心。进入泥丸,降至气穴,绵绵若存,用之不勤。丹田气暖,肾如汤煎,气行带脉,炼己功全。丹田气足,督任并行。防危虑险,依脉运行。周天循环,畅通身融。气归丹田,功成法明。眼观鼻,鼻观心,经丹田..............打开“枯木逢春术”方羽按照功法盘腿坐在床上,微闭双眼,导气入体,用心感悟,用神识操控。方羽发现自己四周漂浮着很多五颜六色的小光点,其中那些绿色的光点源源不断的进入自己体内。自己体内此时那颗绿色珠子也散发出绿色光芒和这些绿色光点聚在一起形成一道道气流,流向身体全身经脉,然后存于各个穴位中。
运气一个周天后,方羽停止了修炼。按照功法上写,方羽已经进入了练气二层。可以修炼后很多东西就自然融会贯通了,如何修炼为一个周天,达到什么样的条件就修炼到什么境界。方羽知道自己修炼到了练气二层后,就知道自己有木属性的灵根了,只是不知道还有没有其他属性的灵根。其实能够修炼方羽已经很满足了,现在想那些也管不了用。也不知道自己修炼了多久,感觉自己肚子有点饿了,是该出去走走了。方羽不知道的是自己这一个周天的修炼就是七天七夜,加上前面看书的时间,他已经十多天没有吃东西了。只有到达筑基期修士,在丹田内筑成道基才可以辟谷不用进食。
起身下床,打开房门,来到小溪边,外面风和日丽,微风迎面吹来好舒服。虽然好些天没有进食,但由于修炼的原因精气神更加饱满。方羽一点也不觉得累,一点也不觉得困。不一会方羽抓了只野兔,用匕首去了皮毛,在溪水边洗净,生火烤熟后,找了一块大石头。方羽躺在上面享受着阳光和美食。其实凡人也有凡人的快乐啊!方羽进入山里快一年了,不知道外面现在怎样了,是否还在征战。义父去战场已经有两年了,不知凯旋而归,还是为国捐躯。也不知义母和昭菲姐姐现在如何。
自己的父母和大哥过的怎么样。虽然他们的记忆有些模糊,但方羽知道他们都是自己最亲的人,没有父母就没有自己。父亲.母亲年纪都大了不知道他们身体还好不?大哥已经十五岁了应该是个男子汉了吧,再过两年就要娶媳妇成家了。自己也已经十二岁了,昭菲姐姐有十四岁了。昭菲姐姐从小就对自己很好,有好吃的都先让自己吃,有好玩的都带他一起玩,昭菲姐姐从小就很漂亮,现在应该更漂亮了吧。义母最关心照顾自己,经常亲手为他缝制衣服,亲手煲汤给他喝。想着想着方羽就睡着了。
此后方羽每修炼一个周天,就到这里弄一只野兔,或者是鱼烤熟后躺在石头上吹风晒太阳。两年后,方羽已经修炼到了练气三层顶遇到瓶颈了。十四岁的方羽身高已经和普通大人差不多了,只是皮肤比女人还白皙粉嫩。头发乌黑飘逸,眼如星辰。只是修仙之人略显清瘦,到也玉树临风。只是身上的衣物早已不合身了,裤子只到膝盖那里了。这还是包裹里那套大些的,那套小的早已让方羽洗干净放包裹里去了。这些都是他的回忆,就算不用也要留着。
方羽想着自己遇到了瓶颈是去山林深处寻找机缘还是,先出山寻找义母她们。山林深处也不知道有多少妖兽,机缘也不知道在何处寻找。既然是机缘那就顺其自然吧!还是先去寻找义母她们,多年没见,方羽十分想念。昭菲姐姐十六岁了,不知道嫁人了没。当时初次见面她送我匕首我送她手镯的时候说手镯是妈妈给我取媳妇的。昭菲姐姐当时就笑眯眯的答应了“等你长大了,我就嫁给你做你的媳妇”。方羽想着想着就笑了,只是小孩子说的玩笑话。方羽也想回家乡寻找父亲母亲,只是家乡的记忆太模糊了,只盼日后有缘份。
最后方羽决定不管怎样先出去看看,战争是否已停。也打听下义父义母和昭菲姐姐他们的下落。把木房子里里外外打扫一遍后,方羽来到埋曾老道的那里,把周围杂草清理遍,又堆高了些土。方羽便离开了山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