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新闻-发布北京新闻报道最新事件回顾昨日新闻专注新闻网多年的网站

搜索:
您的位置: 主页 > 文史 > » 正文

在外备受欺侮的爱子,终于回家了

[ ] 来源:

  本文摘自《怒》,[日]吉田修一 著 岳远坤 译,世纪文景/上海人民出版社,2016年6月

  “爱子,没有时间啦。”

  槙洋平喊了一声站在西点店的玻璃橱柜前不肯离开的女儿。他的声音里夹杂着焦躁与无奈一方面害怕耽误发车时间,另一方面又觉得催促也没有用。

  女儿爱子头也不回,只是“嗯”了一声,点了点头,到现在还没有决定买哪个。洋平仅仅是站在狭窄的通道上,就会被陆续走来的顾客撞到。这里是东京站内新开放的一个区域,许多日式和西式糕点的知名品牌都在这里开了店。每家店的门前都摆放着各种颜色的点心或蛋糕,有粉色的、红色的或者橘色的等等。在洋平看来,那些东西仅仅就像是钓具的浮漂。

离家出走后备受欺侮的爱子,被父亲带回了家

  图源网络

  “爱子。”

  洋平又叫了一声。爱子这次回过头来,“爸,我还是决定买年轮蛋糕。”说着便要从好不容易排了半天的队伍中离开。

  “爸爸去给你拿过来。”

  “不用,我自己选。”

  柜台前自然而然地排成了一列几个人的队。一心只想着挑选蛋糕的爱子可能原本并没有排队的意识,但是下一个就轮到她了。

  爱子从队伍里走出来,朝稍远处放年轮蛋糕的架子走去。排在后面的一个穿制服的女白领立刻当爱子压根儿不存在似的跟了上去,占据了空出来的那个位置。她大概与爱子年龄相仿。束在背后的头发很有光泽,连从高跟鞋后跟伸出来的小腿肌肉都很美。

  洋平的视线追着脱离队伍的爱子。他们之所以顺道来这家糕点店,就是因为这家的年轮蛋糕有名。爱子将年轮蛋糕的盒子拿在手中,准备排在五六个人的队伍后面。

  “爱子,没有时间啦!”洋平终于忍不住朝女儿招招手,然后拜托眼前的女白领: “对不起,我们赶车,能让她重新排在这里吗?”女白领马上向后退了半步,可是玻璃橱窗后面的店员却似乎觉得他在给别人添麻烦,插口道: “对不起,那位先生,请您按秩序排队。”洋平想解释自己有特殊情况。但是,从队尾传来爱子不好意思的声音: “哎呀,爸爸,你真是的……”

  外房线特急若潮21号于十八点准时从东京站出发,用一个小时四十分钟的时间横穿房总半岛。外房线的站台与开往东京迪斯尼乐园等处的京叶线的站台在同一个地方,位于距东京站丸之内出口和八重洲出口最远的地方,虽然中途设有自动人行道,但是成年人紧赶慢赶也要十几分钟。

  终于走出西点店的洋平,对小心翼翼地抱着年轮蛋糕盒的爱子说道: “快,跑起来,离开车时间只有十三分钟了。”父女俩在晚高峰拥挤的车站里跑了起来,每看一次表就加快脚步。洋平每超过一个人,都会回头看一下身后的爱子。爱子虽然步履不是那么稳健,却努力地跟在父亲的后面。

  来到设有长长的自动人行道的地下通道时,上行的电车好像刚刚到站。拖家带口从迪斯尼乐园回来的乘客像逆流一样朝这边涌来。对面的自动人行道自不必说,通往站台的人行道也挤满了人。

  “爱子,这边。”洋平没上自动人行道,朝女儿招了招手。“哎,现在是暑假啊。”爱子慢慢悠悠地说道。洋平听了,反问道: “啊?你说什么?”“迪斯尼乐园,今天人肯定很多。”爱子一脸开心,看着那些拖家带口、抱着米老鼠图案的袋子回家的乘客。

  洋平又看了一下手表。只有五分钟了。

  “爱子!”

  洋平喊了一声,又跑了起来。甩下那些慢吞吞的行人,跑下长长的自动扶梯。他已经顾不上确认爱子是否已经跟上来。想着实在不行,就自己先冲进电车,挡在门口不让车门关上,等爱子赶过来就可以了。虽然可能会被车站工作人员说,但有这一分钟的时间说不定就能帮上大忙。如果赶不上这趟电车,好不容易买到的特急指定券就浪费了。

  到了最后一段自动扶梯,洋平又跑了下去。铃声虽然响了,但幸运的是电车还没有开。洋平回头一看,发现爱子也拼命地跟了上来。洋平冲进电车,然后将半个身子探出门去,朝爱子招了招手,“快!”爱子冲进来抱住父亲,说道: “瞧,赶上啦!”

  爱子跳上车之后,车门马上就关上了。洋平将手伸进裤兜里拿车票,准备看一下座位号。手心不知不觉间已经变得汗涔涔的。

  手掌贴住裤子口袋的内侧,取不出车票。因此,腋下出了更多汗。在一旁调整呼吸的爱子也是一样,她的额头上布满了汗珠,被汗水打湿的刘海贴在前额上。

  “爱子,二号车厢。”

  洋平终于从裤兜里取出车票,说道。

  “买了指定席啊。”

  “对啊,所以才这么着急赶车嘛。”

  洋平想让爱子走在自己前面,推了一下爱子,发现她的后背已经被汗水打湿。身体的火热与汗水凉凉的感触同时传递到洋平的掌心。

  途中的自由席车厢尚有很多空座,终于到达的指定席车厢里也只有四五名乘客。

  “爱子,这里。”

  洋平在车厢的中间位置停了下来,叫住还要往前走的女儿。

  所有的座位都朝向电车行进的方向,但不知为何,只有洋平父女的座位转了过来,变成了一个四人座。洋平想要将座位转回去。“算了,这样可以把腿伸开。”爱子一屁股坐了下去,喘了一口气,说道: “哎,好累呀。”

  于是,洋平也在窗边的位置与爱子面对面坐了下来。电车仍在昏暗的地下行驶,浑身是汗的这对父女,在荧光灯的照耀下,身影映在玻璃窗上。

  “爸爸,晚上吃什么呀?”

  爱子脱掉鞋子,一边揉着小腿肚子一边说道。

  “要不从‘胜鱼’叫点寿司吧?”洋平也脱掉鞋子,把腿搭在对面的座位上。爱子马上哼哧了一下鼻子,皱起眉头,“爸爸,你的脚太臭啦。”

  汗流浃背地在东京的大街上走了半天。脚趾被袜子捂得热气蒸腾,痒得难受。正在这时,电车开到了地面上。夕阳忽然照了进来,车厢内被染成了橘色。洋平扭头朝窗外看去。人造陆地上有很多工厂,前方可以看到东京湾。大概因为光线的问题,漆黑的大海上白浪翻涌,就像水墨画一般。

离家出走后备受欺侮的爱子,被父亲带回了家

  图源网络

  这里和老家滨崎的大海完全不同。洋平出生成长的那个港口小城面朝宏大的太平洋,虽然有时也会波涛汹涌,却不像眼前的东京湾这样可怕,这样让人感到无力。

  洋平的视线从白浪翻腾的黑色大海转向车厢内。背对着电车行驶的方向凭靠在窗棱上的爱子看着渐行渐远的东京,似乎有些伤感。

  洋平想要跟女儿说点什么,却什么也没有说。他突然感觉自己似乎也看到了女儿眼中的风景。

  这次,爱子突然离家出走是在四个月前。那天正巧是附近一所体育大学的开学典礼。每年,这所大学都举行盛大的开学典礼,在校生为欢迎新生而制作的神舆在大街上行进。

  那天,爱子像平常一样,在早市为三崎丸的店铺帮完工,之后就突然不见了。洋平见爱子到了晚上还不回来,开始担心起来,打电话给在三崎丸店里的船长太太。船长太太说: “平常那个点就回去了。”洋平突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赶紧打电话给爱子的堂姐明日香,结果对方说: “我今天没看见她,她也没跟我联系过。”然后,感到担心的明日香马上联系了一个在滨崎站工作的朋友,十分钟后又打来电话,告诉洋平: “叔叔,她大概中午的时候坐电车离开了。”

  外房线在滨崎站之后只有一个安房鸭川站。爱子去安房鸭川话,总是开车去。那么,便只剩下一种可能。那就是坐着上行的电车去了东京。

  爱子失踪了四个月,杳无音讯。不,只有一次联络。那就是春天即将结束的时候,她给明日香的手机发了一封邮件,邮件的内容只有她当天吃的一款韩国点心的照片和短短的几个字“超好吃”。

  爱子失踪后的第二天,洋平联系到以前曾经帮过他们的新宿歌舞伎町NPO组织保护中心,希望他们看到爱子的话与自己联系。

  然后,在洋平四十七岁生日的今天早晨,他接到了那个保护中心的联系。据称,他们找到了在歌舞伎町的一家肥皂乐园工作的爱子。

  一大早,保护中心的工作人员给洋平打来电话,称爱子的身心受到了巨大伤害,住了三天院。当然,洋平立马诘问对方为何没有马上联系,电话那头的女工作人员却仅仅给了他一个非常官方的回答:我们要优先考虑您女儿的身体状况。

  根据接到洋平电话的那个工作人员的调查,大体情况如下:爱子于四个月前离家之后,去了东京,看过即将竣工的晴空塔,在原宿购物之后,到了歌舞伎町。和上次离家出走时一样,她好像又在游戏厅打了好几个小时游戏。有个男人过来跟她搭讪,约她去吃饭,她便跟着去了。据说,爱子觉得那人“看起来人挺好的”。男人请她在歌舞伎町的昂贵铁板烧店吃了一顿沙朗牛排,又在一个高级酒吧请她喝了美味的鸡尾酒。“如果还没有住的地方,到我家来吧。”爱子答应了男人的邀请,跟着去了他家。她在那个男人家里住了两三天,被他的花言巧语蒙骗,去了肥皂乐园工作。

  保护中心的工作人员之所以发现爱子,是因为一个被坏人拐骗到另一家肥皂乐园工作的女人。她逃到保护中心时,跟那里的工作人员说起这样一件事。“在另外一家店里,有个女孩子迟钝极了,好像快不行了。”经过仔细盘问,工作人员得知那个女孩来自千叶县,今年二十三岁,胖乎乎的,不管面对什么样的客人,都拼命地提供服务,因此客人愈发得寸进尺,觉得好玩,把她当成一个不怕弄坏的玩具一样玩弄。

  保护中心的工作人员立即出动。据说中心的主任花了好几个小时才说服那家乐园的经理,希望至少让他们给她做个体检,这才终于见到了她。中心的主任与爱子见面之后,便马上将她带到了医院。

  “……即便是今天这个女孩,还是会变得空虚无聊,回到歌舞伎町来的。身体都已经不成样子了,真可怜啊。”

  洋平今天早晨来到中心的时候,听到隔壁房间传来主任的这番话。当然,他不知道主任说的是不是爱子。他立马攥紧了拳头。但是,他除此以外什么也做不了。

  太阳落山了。特急若潮号的车厢内飘荡着一种夏日的疲倦。洋平看向凭靠在车窗上听音乐的爱子。

  爱子看着昏暗的窗外,侧脸清晰地映在玻璃窗上。

  爱子发现了洋平的视线,摘下耳机,突然说道: “晚饭我不想吃寿司,想吃爸爸做的饭团。”

  “这太简单了,回去就能做。”洋平微笑道。

  多撒一点盐,握成一个男人拳头大小的饭团,用一片海苔包起来。虽然是没有馅儿的咸饭团,但是爱子却说“爸爸做的饭,这个最好吃了”。

  爱子又准备将耳机戴上,这时突然停下手,说道: “爸爸,这就是我之前跟你说过的东方神起。”然后,将一只耳塞递给洋平。

  洋平伸出手去准备接过耳塞。但是,手指就要碰到那个粉色耳塞的瞬间,莫名地打了一个冷战。他突然觉得那个耳塞很适合爱子,恐怕自己那长着脏兮兮指甲的粗手指玷污了它。

  但是,爱子依然强行将耳塞塞进洋平的手中。洋平向前微微弯了弯身子,将粉色的耳塞塞进耳朵里。

  “听到了吗?这就是我最喜欢的曲子。”

  塞进耳朵的耳机里,只传来一个干涩的声音,沙沙的。但是,过了一会儿,响起了男孩的声音。

  “以前是五个人的组合,现在是两个人。我喜欢的两个人留了下来,太好了。”

  爱子的声音与歌声从不同的耳朵传了过来。洋平闭上眼睛。仔细听的话,歌词也能一点点听明白。

  It’s time for love, Somebody to love

  不谈同样的恋爱。全新的我,再次启程。

  Somebody to love, Somebody to love

  寻找我的爱。

  今年你一定在我身边,

  想要紧紧拥抱我的真爱。

  洋平摘下耳机,“嗯”了一声,点了点头,将耳机还给爱子。

  “怎么样?”爱子问了一句,又兀自苦笑,“爸爸只会觉得很吵啦。”

  虽然的确只是很吵,但不知为何,那甜美的歌词却突然让他感到一种揪心的痛。

  图书简介

离家出走后备受欺侮的爱子,被父亲带回了家

  [日]吉田修一 著 岳远坤 译,世纪文景/上海人民出版社,2016.6

  2011的夏天,东京郊外一对普通夫妇惨遭杀害。

  凶手山神一也作案后逗留屋内长达六个小时,并用被害人的血在墙上留了一个“怒”字,方才离去。

  案件的凶残性让人发指,其动机则让警方困惑。

  一年后,经过微整容的山神依旧在逃。而此时,三地分别有三个来路不明的男子,日渐融入当地的生活。

  房总渔港的田代、东京市区的直人、冲绳附近离岛的田中,三个人各与通缉犯山神有着某种程度的暗合。

  那些接纳陌生人并付出情感的人们迟迟注意到第二次公布的通缉信息,信任与爱被放到了天平上。

  谁是凶手?

  你又如何能相信身边的他不是凶手?


图文推荐
最新图文资讯
1 2 3 4 5 6
广告位 270*120
首页- 新闻- 北京- 财经- 军事- 体育- 娱乐- 汽车- 房产- IT- 文史- 健康- 女性- 旅游- 教育- 生活- 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