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遮天之太玄成道 > 第三十二章 君临北斗

我的书架

第三十二章 君临北斗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太玄目光深邃,一望北斗,其周身大道显化,皇道法则横贯宇内,有万千星河飞舞萦绕。

  虽是和北斗相隔小半宇宙,但太玄的一道目光,却仍旧可让至尊退却,一时之间,竟是再也没有一位至尊敢与之对视。

  禁区蛰伏,至尊俯首!

  古往今来,每一位的古之大帝都是从这样走过来的,直至君临天下。

  现在,太玄于成帝百年后,也终于是做到了。

  就像是一个皇朝的新君,终于在各方权臣的手中夺回了自己的权利,树立了自己的威严!

  “气吞山河,包吞宇内,原来是这样的感受。”太玄不经感慨万千。

  这个自步入修行路开始,便没有多少顺心事的大帝,在今日,似乎将所有的郁气都排尽了。

  太玄心情大好,此时就算是看着这死寂冰冷的宇宙,太玄也是生出了一种:此间景,不足道,却是无限好的感觉。

  心中有感而发,太玄便是决定慢慢走回北斗。

  一步便是小半的星域,太玄悠哉悠哉的巡游着各个星域,如同巡视领土的王。

  后世有记载:帝巡宇内,历月余,起自神话战场,终于古星北斗。

  时间过去月余,而太玄也是再次的回归北斗。

  太玄从上方俯视,壮阔的北斗,有千沟万壑,狂沙荒漠,五方地域各有异彩。

  这一日,万千大道显化,有大帝入主东荒!

  天璇圣地,天璇圣主高坐在堂,两侧是一众长老与核心弟子。

  “诸位,有一个不太好的消息,门中圣境的老祖已经探查出,这位新帝降落在了太玄门。”天璇圣主脸色难看,语气中带着一丝凝重说道。

  看着多数不解的长老和弟子,天璇圣主暗暗叹了口气。终究是过去了太多年,老一辈的人大多已经不在,昔日的恩怨,这些年轻一辈又怎么会知道呢,就连他,也是接到了老一辈的传音,这才知道的前因后果。

  人群中一位已经老朽的长老站了出来,说道:“昔年,我门曾与太玄门有过龌龊,不知道这位新帝是否为太玄门的那一位天骄。”

  这位已经老朽的长老颤颤巍巍的说着,却是知道其中缘由。

  看着众人目光投向自己,就连天璇圣主也是一副求知的模样,那位老朽的长老又是接着颤颤巍巍的说道:“那个故事说来就长了,这还要说到上一位大帝——青帝!

  昔年,太玄门曾在青帝的庇护下兴盛,后来在青帝晚年时,为报青帝之恩,耗尽底蕴去寻神药,而后衰落。

  然后我门中便有有一位长老,心中贪图藏于太玄门的九秘,于是趁着太玄门衰落,便要夺取九秘。

  当时太玄门出了一个天骄,以太玄为名,寄托着太玄门的希望,但他也确实不负此名。”

  那位老朽的长老叹了一口气,又接着说道:“于十岁之时,朝入轮海,暮四极,更是在晋升四极之时,参悟出了九秘之一,其天资可谓照耀古今!”

  摇了摇头,带着悔恨说道:“而后,我们门中的长老便是从那位天骄手中夺取了九秘,更是引得北斗诸天骄前去,去打击太玄门的那位天骄,试图让他失了心境。

  但是谁又能想到呢,转眼三百年,再见时,太玄门的那位天骄已经是站在了圣境的绝颠!而我们呢,这些曾打败过他的人,到了现在,还困在仙二境界。

  若说世间有谁能成帝,除却百多年前的盖九幽,在我看来,便是太玄门的那位天骄了,不可直言,不敢评说。”

  那位老朽的长老说完,颤颤巍巍的摆手,腐朽的身躯上带着一股失意,直接就是离开了大殿。

  其言语之间,无不透露着,他与太玄同处于一个时代,众人也明白,若太玄真已成帝,那这位寿元本已经不多的长老,或许等不到坐化的那天了。

  看着那位长老的离去,天璇圣地的众人也是悲从心来,他们能在一尊大帝的清算之下存活吗,祸从天来,他们又曾招惹过谁?他们连事情的前因后果才是刚刚听说。

  天璇圣主强装镇定,挤出来一抹笑意道:“你们也不要太过担心,或许那位大帝只是暂时的停留在太玄门。”

  早已经知道一部分内情的天璇圣主,想了一个苍白的解释。

  “一切,还得等去向大帝朝拜之后,才见分晓。”

  这样的一幕幕,同样发生在北斗的诸圣地之中,当年谁还没得罪过太玄门的那位天骄呢。

  …………

  太玄门,拙峰。

  太玄在接见了一众师弟与门人之后,随意的吩咐了几句,便是将他们打发走了,一个人坐在当年的那一块大青石上。

  北斗这一块巴掌大的小地方,还有多少地方能挡住他的神识呢,轻轻一扫,多少的事又能瞒过他。

  曾经的故人,不是已经早早的陨落,就是垂垂老矣。

  被岁月打磨了数百年的心境,也是不禁感慨一句:岁月如刀催人老。

  要不怎么说古之大帝的心境都是超然呢,经过了岁月的洗涤,无论敌友,曾经的故人还有几人存活。

  站在大帝的境界,凡是没有和皇道法则沾边的,连抬起眼来看一看都不会,曾经过去的,在现在的太玄看来,不过是小孩子过家家罢了。

  能入眼,被太玄惦记的,只有现在同层次的人。

  至于这些圣地所忧心忡忡的清算,太玄是不屑的,当年的当事人中,除开老一辈,太玄是没有心思去清算的,更别谈去清算现在这些后辈,但是当年的老一辈俱是自神源中破封而出,现在早都已经坐化。

  “若搁我几百年前,怕是这些圣地都已经除名了。”

  太玄轻笑着摇了摇头,颇有几分无奈。

  “见了就觉得心烦,不见也罢。”

  却是早在几天前,北斗的诸多圣地便交呈上了拜贴,要来朝见太玄。

  “吾,太玄门,太玄!百年前成帝,今坐镇北斗,非大乱不出,尔等无需来见我。”浩大的声音传遍北斗,夹带着帝威,众生俯首。

  …………

  太玄话虽如此说,但北斗诸圣地却不敢不来,还是纷纷的派出了自家掌舵人前往觐见。

  一众势力原先乘坐飞舟,但是到了距太玄门万里之外的地方,便是开始自发降落在地上,一步一个脚印,走来觐见太玄。

  若从太玄门上空往下看,方圆万里之地,密密麻麻的都是前来觐见的修士,有人亦有妖,来自传承万古的荒古世家,兴盛不断的圣地。

  虽说是良莠不齐,各个境界的修士都有,但是在凡人的眼中,平时乘飞虹而凌空凭虚的修士便已是仙人,此时真可谓一句,万仙来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