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重生嫡谋 > 睚眦必报

我的书架

睚眦必报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梓瑜和善的对苏太医笑笑,对三位太医说了自己的想法:“诸位太医,我想看看父亲这段日子里的脉案记录和用过的方子,不知可不可以。”到底面对的是太医梓瑜说的甚是委婉。

  脉案是诊疗疾病时辩证,立法,处方用药的跟踪记录。

  给父亲诊治过一段时间了,梓瑜清楚的知道按说父亲的病症理应有所缓和,但事实却是父亲的情况反倒更糟糕了,她有些怀疑是有人在搞鬼。

  她必须要弄清楚是谁在背后下黑手!

  被梓瑜迎面的一笑,苏太医耳根都红了,也却是不怪他,他活了这些年也从来没见过如此美貌的女子,慌乱的低下头去拿了脉案:“楚小姐,脉案在此”

  张太医眼皮一抬:“楚小姐,我能问问你要脉案做什么吗?”

  梓瑜朝他瞥了一眼:“没什么,看看罢了。”

  “哼,太医院出的脉案高深异常,岂是你这个小姑娘看得懂的。”张太医冷哼一声“无知,只会添乱。”

  他早已收了楚家三房一笔数目巨大的银子,心自是向着三房的,更何况楚家三夫人早已承诺他,只要三房得势,以后自有花不完的金银财宝。

  梓瑜正翻看着脉案,眯起眼睛:“张院判觉得我是来添乱的?”

  张太医冷哼一声:“我们这一屋子太医都束手无策的事,莫不是楚小姐打算亲自来医治?”

  梓瑜冷笑着:“是!”

  张院判冷笑着:“楚小姐好大的口气。”女子行医,可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梓瑜咄咄逼人:“若我能在院判前,医治好父亲院判如何说?”

  张院判傲气十足:“那老夫便辞了这院判的职位,小丫头胡闹完就赶紧出去吧,别耽误了我们研讨方子。”

  接二连三的被人看不起,梓瑜心中也是窝火:“张院判一口一个胡闹?”梓瑜将脉案翻到其中的一页:“那我倒要问问张院判,七日前,深夜父亲腹泻呕吐不止,分明是内邪侵袭,肾气不足,张太医为何要用紫菀?”

  此话一出,三位太医都是一愣,苏太医惊讶的望着梓瑜。

  头发花白的黎太医更是眼睛发光:“小丫头,你怎就知道这里不该用紫菀?”

  张院判面色微微一变,那夜是他当值,深夜昌平侯呕吐腹泻,他便给用了治肠胃的药,里头便有一味紫菀,但这一剂药下去,昌平侯病情更甚,乃至浑身抽搐起来,若不是黎太医与苏太医来的及时,恐会酿成大错了。

  他是要昌平侯死,可不想让他这么快死的。只是这丫头如何会知道的?

  “紫菀性温,利尿,可补肺虚,调理日常疾病自是好的,但这味中药最怕是人参,二者不可同食,如此基础的药理,张院判竟是不知道吗?”

  其实事情并没有她说的那般简单,人参不能与紫菀同食,乃是十年后的一个医界圣手发现的彼时她还是孤魂野鬼在世间游荡。

  张院判脸都紫了,怒喝:“你这丫头片子知道什么?怎可在此胡言乱语?”

  无人理他的胡搅蛮缠苏太医激动的涨红了脸:“楚小姐,您可否说说人参为何不能与紫菀同食?”

  这是他父亲早些年偶然发现的,一直没机会证实。没想到今日竟从一个闺阁小姐处听到。

  黎太医也催促道?“对对对,丫头快说说,我等位了这方子已烦了几日了。”

  面对真正有才学的人梓瑜还是很尊敬的,她朝两位太医略施以礼:“人参乃是补气溢血的大补之物,紫菀性温利尿二者相互抵消,反而起不到效果,倒是有害。”

  “妙妙,果真是如此,原是相生相克的道理,我竟没想到。”黎太医眼睛发光,连连拍手。

  然后对着梓瑜深鞠一躬:“楚小姐,老朽受教了。”

  梓瑜后退一步:“黎太医,您这是为何?”

  黎太医眉飞色舞的:“楚小姐,您不知道,我与苏大夫为这紫菀足足研究了七日,今天还是小姐的一番话才点醒了老朽,实乃人生幸事,古有一字之师今日楚小姐解我疑惑,自是受的起这一拜。”

  梓瑜哑然失笑。这黎太医倒是没辜负了这老学究之名啊。

  苏太医眸光柔柔的看着梓瑜。

  张院判气的脸色铁青,他居然被一个小丫头片子给打了脸。

  梓瑜被两位太医弄的好笑不已,记下了脉案便告辞离开。临走前她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张院判:“张院判,举头三尺有神明,人在做天在看,不做亏心事才能活得长久,望您好自为之。”

  张太医恼怒:“你!你狂妄。”

  待一只脚跨出门外梓瑜扭头道:“张院判,一月之内,我定会寻来高人医治好父亲,望您能遵守诺言。”

  走出老远梓瑜还能听见传来摔东西的声音脸色冷的吓人。

  这三位太医里,黎太医与苏太医都战战兢兢如履薄薄,用要谨慎小心,唯有这张院判,用药毫无章法,显见父亲身体虚弱虚不受补,还用虎狼之药,显然没存什么好心。

  这张院判,等来日她自会好好回报他的,这仇不能不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