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2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bumble与tinder相似。只是bumble是一款号称从女性角度考虑设计的软件。

在bumble配对后,须由女生说第一句话,才能开启对话。

意思是让女性先发球。

昨晚那位bumble用户展示的“玩约会软件的动机”是找个sexpartner。

王美丽见过不少类似,甚至比之露骨的答案。

但寂寞的昨晚,泡在亚洲人兜圈的含蓄语境,配上突然跳出的禁欲系面无表情,倒是有新鲜的冲撞劲儿。

这是她发球的原因。

她恰好背异性社交热流,不是个纯粹的sapiosexual。在历尽千帆后,王美丽放弃了爱情,回归最简单的感官刺激。忠诚于自己的动物性。

当然,虚的归虚的,主要也是刷了半宿都没看到几个长得过去的男人,全他妈是大美女。

从bumble往facebook、snapchat、whatsapp、wechat等过渡发展,是比较正面的信号。这意味着,双方都有往现实社交关系走去的意愿。

她不介意加男网友的真实联系方式,多个朋友多条路,虽然交友网站傻子、脑抽、变态很多,但网撒大了,也不乏能捞到几个前卫、独立或是变态到一块儿的朋友。

昨晚那位先生,把不想继续发展二次线下关系的态度表示得非常明白。

说实话,明白得有点伤害到无往不胜的王美丽了。

她没对这段虚拟关系多作思考,但也万万没想到,会这么快再度见到这位先生。

王美丽有在生活里兜转到ons对象,对方有把她忘了的,也有认出来,彼此不着痕迹地撇撇嘴角,会心地对个眼神。自然啦,也有发展二次心动的。

但不到12小时又偶遇,实在是缘分。

这缘妙到王美丽的嘴角钉在睡眠不足的水肿脸颊,持续了一整场品鉴会。

王美丽在自己那part之前拿到与会名单,很容易找到了st的名字。

隋唐先生呢,捕捉到王美丽狐狸式的得逞笑容后,依然淡定。

他动作从容,按品鉴会流程,接过与会服务生一杯杯转来的威士忌,微抿一口,拿了一叠苏打饼干细细咀嚼,英俊的脸上未见分毫纵欲痕迹。

倒真像在品酒。

王美丽来去张罗,没见他拒酒,想来这是他说的工作场合。

温室鲜花环绕,窗外寒风瑟瑟。

ppt打开,标题是《没有人不爱威士忌,只是你还没找到合适你的威士忌》,王玫妮三个字落在右下角。

这个土死人的标题是深谙市场营销的朋友帮她拟的。

她万分嫌弃,又不得不试着相信——在对方把国内畅销书书名、热门新闻标题给她念了遍、理了遍套路之后。

她郑重向各位与会贵宾自我介绍品酒师身份,目光意味深长地落在隋唐脸上。

短促的几秒,挠人得与几个来回的骑骋无异。

他平静地与她对视,像一片不见尽头的死海。

讲自己这part时,王美丽努力在介乎于职业介绍与装腔用词之间挤出那么点乔张做致的妩媚。

她举起酒杯,半倾身体,一一介绍威士忌品牌口感、趣味历史,同时提醒在场的男士最好不要抽烟,烟草会让感官迟钝。

他们并不在乎,继续抽他们的。

这些财主们像模像样地提起闻香杯盖,低嗅泥煤香味,寻找酒瓶上的年份。

王美丽告知,按照规定,为年复一年维持口感一致,新旧威士忌通常调和,瓶装标识以最短的威士忌为主,所以,瓶内的威士忌比标识的威士忌更为年岁悠久。

又有人找半天没找到年份,她继续介绍,由于威士忌市场急速扩张,部分品牌不再标注年份,但瓶内不一定是新酒,很可能混有陈酿。

王美丽眨眼:“我们威士忌和红酒不同,不以年份论英雄。”

一衬衫下摆撑不住肚皮,噗呲呲溢出皮带两圈肉的先生,称自己家里都用水晶酒瓶装酒,琥珀色酒液在水晶里摇晃,夜里比夜明珠还美。

王美丽很职业地问,“使用前在酒精溶液中浸泡至少一周了吗?”

在道出水晶与威士忌接触后溶出的铅可能危及健康后,品酒会终于达到了讨论氛围热烈的高潮。但不知道距离他们愿意掏钱还有多远。

好在销售重担不在王美丽身上。

因为酒精,在场的大部分人饮过几杯后,开始坐没坐相,说话囫囵,对销售的推销套词疯狂回应。

有几个漂亮的姑娘是雇来撑场的,身着廉价的租赁套装,交头接耳观看投影仪放映的酿酒宣传片。

隋唐板着张脸,坐得笔直,像个好学生的样子。可王美丽知道,他实际漫不经心。不仅对王美丽施展的幽默毫无反应,还在周遭哄堂鼓掌时,蹙着眉头,掏了两次手机。

王美丽低啐,王八蛋,假正经,第二次就该把你踹下床。

她成心的,结束完介绍后游走在宾客间,见缝插针地问他,“隋先生,可以要一张您的名片吗?”

他旁边的大肚皮正在签单,催促隋唐快点掏,“美女要你名片呢。都没要我的。”

隋唐摸了摸口袋,自己都失笑了:“不好意思,没带。”

王美丽冷嗤完又很职业地朝那大肚老板眨眨眼,没说自己不负责销售,带着做作的撒娇劲儿遗憾解释,“我要您名片不合规矩,我们都是一对一交接的。”他这都有负责销售了,还站在面前,他怎么好“出轨”,她又怎么好不顾江湖道义地做“小三”。

“哈哈哈哈。”

“真没带。”隋唐瞥见她眼里的讽刺,推开面前的堆搡的酒杯,找了张纸写下电话号码。

一系列动作都是左手完成。

纸条被他夹笔的左手压到了王美丽的杯底。

她说了声谢谢,指尖一点,看向投放的宣传片,没有拿纸条。

负责销售的妹妹围着隋唐几圈,来回取了三四趟酒供他一双无情的冷眼参考,最终颗粒无收。

后面,隋唐与那大肚老板聊起了工作,完全无视了销售。

这是个临时腾出来的花艺工作坊,等会要原样还给老板。

酒会结束,王美丽跟着服务生一起倾倒余酒,收拾杯具。

策划问她今天是不是精神不好,昨晚睡得好吗?

王美丽回说,昨晚眼睛都没闭,失眠很严重。

“时差吗?”

“不知道,可能吧。”她扫了眼洗手间门口的光影密度,“也可能是昨晚折腾累了。”

隋唐接完电话,洗了个手,从洗手间走了出来,与一手捏四个郁金香杯的王美丽撞个正着。

王美丽公式化笑,“隋先生,慢走。”

她腹诽,真抠门,今天在场的老板就他一瓶酒都没订。

隋唐沉吟,“好。”

叮里咚咙,酒杯被接力。

隋唐看了眼手机,对王美丽说:“我的微信是手机号。”

王美丽假装非常忙碌,腰肢扭动幅度增大,拨了拨垂落的短发,“哦?”

隋唐走出两步,服务生撩起门帘,他没动,又回头提醒:“加一下。”

像是料到王美丽不会加他,他临走又看了她一眼。

睡眠不足的王美丽在摔碎一个郁金香杯后,拒绝了一个聚餐邀请,回家补觉了。

还是一室凌乱。她胡乱踢箱子,想着睡醒整理。都回国一周了,行李箱里的东西还乱七八糟,炮居然爽了两次,真是本末倒置。

她睡觉前看了一眼bumble,没有消息。

很好!

这很酷!

当然,临别的一步三回头让她隐隐有扳回一城的快感。

【tinder聊天】

王美丽:【才看到你的消息,祝你有个愉快的旅程!】

jy:【确实很晚,三个月了。】【旅程结束了,确实愉快。】【阿尔卑斯山jpg】

王美丽:【很久没tinder了。】【很美!】

jy:【你在巴黎吗?】

王美丽:【我在国内。】

jy:【工作?】

王美丽:【嗯。】

jy:【什么时候回巴黎?】

王美丽:【不知道,最近到处跑,巴黎的房子都退了,行李在朋友那里。】

jy:【事业顺利吗?】

王美丽:【到了可以喂饱肚子的程度了。】

jy:【恭喜!作为同胞,还是那句话,饿肚子来找我。】

王美丽:【感动!】

又去广州搞了次品鉴会,王美丽回了趟法国,办理了一切手续,她不知道要怎么告别,所以在法国无视了jy的消息——【什么时候回法国。】

他们聊了快两年,没见过面。

她很少有维持这么久还在联系的网友,倒不是她的长情,实在是对方能聊。

他经常主动找她,分享日常与美景,也说过要请她吃饭。热情又羞涩地发出邀约。

刚在tinder上match,正是合作人跑路,展览黄了,还被人追上门要场地尾款的囹圄时期。她猫在家里,一边吃法棍一边喝兑水的葡萄酒,还有心情tinder上滑溜帅哥,跟人侃大山。

她找到个照片喜庆的陌生人,把吃不上饭的境遇玩笑道出,jy很热情,说他可以请她吃饭。他还保证,只是吃饭。

当时她没有date的心情,拒绝了。嘻嘻哈哈,也撑过了困难。

就像他tinder上的照片——身穿阿森纳球衣,喜庆得像一个圣诞老人一样的阳光大男孩,本人也善良热情,时刻给人同胞的温暖。冷漠如王美丽,也没法冷处理地拒绝他。

尽管后来jy的聊天琐碎又日常,不够过山车撩她心弦,好歹有患难的交情,一路也断续地维持了友情,当然,大部分都靠他的主动维系。

等王美丽从英国某威士忌酒庄定了酒,再度回到了国内,她终于决定回复jy的消息。

她这才告诉他,自己应该很久都不会回法国了。很遗憾,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和你面基。

这话有点虚伪。她要是想,早见了,主要是不太想,兴趣不大。

她想:弟弟,姐姐对你的没有兴趣表现得很明白了吧,

jy比她小四五岁,生活经历差距太大了。他们经常话不投机,对彼此领域陌生,她不懂阿森纳,不爱运动,而他不懂酒精玄虚,不爱约炮。

他说他玩tinder就是交朋友的,她是他聊过最有意思的朋友。

朋友,这是道德绑架。最有意思的朋友不能是个薄情人,她得坚持聊天,守住这份荣誉。

王美丽纵横社交媒体,过半朋友都是网友。她心里有个过滤器,jy早被过滤在外了。



jy:【我在国内!】

王美丽:【wow!毕业了吗?】

jy:【嗯,加个微信吧。】他们是facebook好友,但没加过微信。

微信上弹出两条好友添加提示——

7s请求添加你为朋友:我是jy

st:找你订酒(来源:对方通过群聊“高端威士忌品鉴会”添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