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19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新年城空了。

零点,非主干道灯火熄灭。王美丽行走在混沌中,隆隆心跳趋于平静。

黯淡的光影把她拉成寥落的柱状,再缩成一个小点,再拉长,再缩小,如此往复。

决定回去的路上,王美丽提前释下重负,心情变/态般好了起来。

四周冰冷的黑色建筑迅速移动,不知怎的,她不由自主脚下开始奔跑。也是,不然怎么办呢,又叫不到车。跑着跑着,她无奈地哼笑起来,不然怎么办呢,难道要哭吗。她试着大喊,烦死了烦死了,去nm的。她气恼自己总会搞砸,总会遇到奇奇怪怪的转折,究其原因在她的散漫。

眼下突然要面对,她变成一只惊恐的猫,一只发狂的老虎,一只奔跑的缩头乌龟。

之前,好友秦甦替她认真权衡,孰优孰劣,王美丽说不考虑结婚,想那么多干嘛。秦甦说那也要稳定下来。王美丽大笑,我的天,你是自己走入婚姻,就要开始劝别人稳定了?婚姻有这样的魔力?是什么传销组织吗?有定额任务?谁进去了,都必须要拉人入伙,壮大队伍,否则难以生存?

秦甦自己也不好意思,她努力组织,说道,稳定的感情会让你平和。这个世界一定是有人享受漂泊感的,属于晚风属于大海属于山巅,属于一切不稳定因素,但你不是,你清楚你不是。

王美丽想反驳,作为稳定感情的既得利益者,作为大众剧目的女主角,秦甦你说什么都对,你漂亮勇敢,被上帝这位苛刻的编剧厚待,能遇见传统意义的爱情。可她天生是个女配角,没有一个大众故事的女主角是喝酒lan交,不断搞砸工作,不断骗人的。她这样的人物,戏份只在小众文艺片一隅,他们多截取最疯狂最迷离的段落,卖弄腐朽艺术,王美丽是其中最无聊的样本。文艺片的负性角色不能活到八十岁,她得死在绚烂的三十岁,最好是突然暴毙,如此才有戏剧性。她以前想过她会怎么死,走着走着突然摔死,或者头孢加红酒蠢死,再或者,被情人一刀捅死。

手扶上门把,她想起一个男性朋友。她和他以及另一个朋友在法国弄了个二手包网站,一开始兴致勃勃想搞一番大事业,最后差点成了暴力丑学十八//禁。因为舍不得请工人,她和朋友把办公室满墙的“putain”刷干净,才退的租。

她明白,游动性的花心不过是没有能力解决问题的完美掩体。看似凶猛强大,实际弱不禁风。

她想,如果金郁给她一刀,也行。深夜就是会发散思维的,她越想越绝望,担忧起他杀了自己后的监狱生活。多好小伙子,多么远大的前程,居然栽在了这种事上。

想象的画面多少有些喜剧,但这刻的王美丽一片空白。她不知道会面对什么。

所以,当她推开门,金郁端着杯水平静地经过灯光乍泄的玄关,淡淡说了句“回来了”时,王美丽多少有些游离,这和想象的极端剧情差很远。

墙上投影了最新一集的《毒枭》,看来娱乐生活没落下,这减轻了她的负疚。她问,“你没回去。”

“没。”他解释说机场需要核酸结果,他没有,就回来了。

很烂的借口,他本来准备用这个搪塞他爸妈的。说给王美丽听,肯定低劣,但他不在乎了,他知道她也不在乎。

王美丽随手把包丢在地上,跑步疲惫的喘息终于吐露出来。不知道为什么,这明明是她家,她却有些局促。这阵乱七八糟的呼吸不知道是累的还是紧张的。

王美丽夯着气儿,组织语言,金郁趺坐地板,盯着荧幕。两人一如往常,似乎下午的事情没有发生,她多日未归的事情也没有发生。

“后来做核酸了吗?”

“没有。”他本来就没准备回去。

“不回去,你爸妈不会担心吗?”

他是独生子,与父母关系融洽,过年总要一家团聚的。他说过,去法国第一年父母不舍他年幼,全家专程飞去法国陪他过的年。

他沉吟后诚实道:“会。”

这两天他爸妈每天都在问机票定了吗,核酸做了吗,几点到,金郁称单位要加班,最后一天回去。金郁有个同事登机前发现缺核酸检验报告,没回成家,他准备照搬这招骗家里,陪王美丽过年,这两天他不能想到爸妈,想到就锥心。

但他不能走,他和自己打了赌。

“回去吧,我送你。”

“机票没了。”一人隔一座,很难买。

“我看看。”她打开手机,想联系朋友。

“你这么想我走?”他翘起嘴角,笑得很疲惫。

他眼神依旧清澈,可露出的情绪却已经把她看透了。

“也不是……”

电视剧的几个空镜头把彼此的沉默拉长。他们很久没说话,直到王美丽站累了。她想坐到床上,刚移动出两步,重重的抽鼻声响起。这声儿就像鞭子似的抽在她身上。她有些尴尬,也有些难过。

这几天金郁的心情从红色的欣喜到灰色的低落再到现在平静的雪白,几经跌宕,他比较诚实,不会骗自己,所以当他意识到王美丽一直把他当床伴,从未投入情感时,他胸中的火苗直接从恼怒化为平静。

这事儿得怪他。是他死缠烂打。

她坦诚着呢,他问什么她都懒洋洋地回答,真假在她嘴里不重要,她对自己无心恋爱这一立场从不吝啬表达,他问起那个男人,她也坦然表示有兴趣。他能怎么办,不都怪他自作多情,会错了意吗?

下午他听见门口动静,躲进了洗手间。就在那一刻,他还抱着期待,想吓她一跳。也许微信里那些骗他在家的话,只是出于随口应付,并无欺骗这一动机。毕竟她一向没什么耐心。

但有个男声……一个他听过的男声。

金郁被封穴。他听到锅碗瓢盆奏交响,听见门外忽而安静。调整呼吸走出去,一室狼藉。就像上帝剖开他精心粉饰的太平,暴露出真实的丑陋。

他收拾完屋子又收拾行李,然后睡了一觉。他知道她会回来,因为他,就在这两天。朝夕相处两月,这点自信还是有的。

金郁得等她,问她一句话——

再开口,他的嗓子像穿行过沙漠,干冽刺人:“你们一直有联系是吗?”

王美丽听他鼻塞堵住的声音,都快窒息了:“嗯……”

金郁偏过脸望向窗外,“明白了。”

“你……”

他抬高音量:“不要说话!”他不想再听她说话了。

细碎的光影流沙般铺在地板,

王美丽走到那只缩成一团的小鹌鹑跟前,无奈地扯嘴角,“我是个很坏的人是吧。对不起。”

他的眼泪呛出了指缝。

王美丽叹了口气,“我不知道你没走。”

“你知道……我没走会怎么样?”

“我会劝你走。”他有家啊,得回家。

“会跟别的男人出去吗?”他极少哭,所以不知道怎么哭,不知道哭的时候说话多可笑。此刻他一张英俊的脸扭曲像块被人丢弃的破布。

“我……”

金郁抢在她狡辩之前替她回答,“你会,因为你不在乎。”

王美丽这辈子没被人这样堵过,却丝毫无法生气。她试图抚开他额角的汗,安抚他,想说别哭了,只是廉价的情/爱而已,不值得唉。

金郁压抑了三天的情绪全线崩溃。从她出现那刻起,他的心就被丢进了绞肉机,几乎无法呼吸。

他痛苦成这样,她还如此淡定,他们处理感情的能力高下立判。难怪她可以驾驭男人,是不是他有了这样的能力,此刻也可以坦然一些。

王美丽胸口憋了很多话想说,但面对金郁,似乎一句也说不出来。也许她需要时间组织一下。

“你知道……”他苦笑着醒了醒脸,“我想……明年……带你回家过年吗?”

“对不起。”

“不用说对不起,”这是自作多情的恶果。金郁修养尤在,他深吸一口气,礼貌又有距离地说:“谢谢你收留我。”

“你我都清楚这和收留无关。”不用把自己的处境说得如此廉价。

他躲开她伸过来的手,走到厨房。他只是想倒杯水,但起身的瞬间,心脏突然狂跳,他颤抖着身体,低迷光圈笼在身后。他忽然冒出个念头,这个念头冒出的瞬间他就给了否定答案,但他还是想听她说不爱,听她冷嘲热讽,“我可以问个问题吗?”

“嗯。你问。”王美丽做好了准备,今晚她不说谎了。

金郁迟疑地抬起头,眼里水光泛滥,却没积蓄成灾。

王美丽与他静静对视,等他开口。这晚他们说的很少,她以为这是个交流的开始。

但……

“est-cequetum\"aimes”

王美丽唇瓣微动,未及开口,金郁夺门而出。他好像已经知道答案了。也对,爱如果是这么廉价的东西,也没人为其赞歌了。

王美丽以为他只是出去透口气,毕竟家里太小了,气氛又压抑。

没料他再也没回来。

王美丽颓坐床上,将烟灰缸从床底挪到橙色凳子。她燃了支烟,深深吸上一口,又一口,好像缺氧一样拼命吸,没有呼出。

她就像断了气似的,盯着一处怔怔失神。光影流动中,他的黑框眼镜掉在地上,镜片不断朝她反射彩虹光。他的镭射光标球鞋也在门口。

烟燃至一半,王美丽莫名烦躁,用力掐灭剩下的那半截。他妈的,他没戴眼镜没穿鞋没穿外套,能走到哪里去?

不仅是这一晚,那一周金郁都没出现。

王美丽不知他回去没,试着找他,唯一的信息源就是他同学家,当时开车经过楼下,金郁说没想到他同学会这么快恋爱,当时他买房买的11幢1101,大家都嘲笑他会孤寡一辈子。

那是个热情的小伙子,也在法国留过学,他惊讶地问你是金郁女朋友吗。

王美丽不再给金郁添堵,笑着说你看像的话那就是。那小伙子两手一拍,高兴地原地蹦高,就像第一次见面的金郁一样活力可爱。当然啦,他没有金郁帅。

“我就说!原来是金屋藏娇,还搞得神神秘秘的,不就是姐弟恋嘛。”

王美丽维持嘴角的笑,暗暗气恼,哼,果然人人都看得出我比金郁大。她恨地心引力。

黑狗打了个电话,被金郁冷言挂断。他走到门口了然地问:“姐姐你们吵架了是吗?”

王美丽说:“是啊,他要是走,也得把行李拿走,堆在我房间不像话。”

黑狗急了,忙拉住王美丽:“别啊!他就是这臭脾气,别生气!姐姐别跟他一般见识,他过几天就后悔了!金郁没怎么谈过恋爱,没有技巧,千万别信他的气话,我来跟他说……”

后来再去,黑狗也很无奈,不再如初见那样热情。他说行李就这样吧,他说不要了。又试着问王美丽,“姐姐,你们是在恋爱吗?”

王美丽故作迷惑,“怎么?哪里不像?”

黑狗啧啧嘴,朝她点点头,“我觉得是,不然怎么会说出‘她不爱我’这么恶心的话。”这话从金郁嘴里说出来,真是要酸到明年了。

王美丽掩饰住酸涩,“他回家了吗?”

“他不让说。”黑狗做了个嘴巴拉拉链的动作。

“哦,”王美丽笑,“那祝他新年快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