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瑾辞罗通 > 第7章 注定无缘

我的书架

第7章 注定无缘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听闻瑾辞离开长安,罗通慌了,虽然她不像铁环那样古怪精灵,不像宝凤那样飞扬娇蛮,不像晋阳那样温暖贴心,可他的视线里一直有她,有那一袭红衣,如今眼里陡然失去那一抹红,好像整个世界一下子都没有了颜色。

瑾辞离开第一天,罗通愣在那里久久无法回神;

瑾辞离开第五天,罗通抱着一杯茶,任袅袅白雾在眼前散开,茶凉了却一口没有喝;

瑾辞离开第十天,苏宝凤站在罗通眼前整整一个时辰,他却一句话都没说;

瑾辞离开第二十五天,罗通终于坐不住了,那丫头到底去哪儿了?他很想知道她在哪儿,听到她一点消息也是好的。

“她走的时候我不知道。”晋阳很诚实的回答,罗通突然很颓败,看着罗通的眼睛,晋阳才知道罗通比她想像中更爱瑾辞。

“罗通,有件事儿我想应该告诉你。”与晋阳比肩而立的怀玉突然说,语气是前所未有的郑重。

“什么事,表哥你说。”怀玉是罗通表哥,他自然了解,那样一个干脆直爽的人,是什么致使他欲言又止呢,罗通眉心一跳,本能的觉得不太好。

“我们偶然得知了一件事,觉得应该告诉你,但是你千万要稳住。”晋阳握住怀玉的手,两人相视一眼。

“好。”看两人的样子,罗通认真起来。

苏宝凤是长安有名的美人,求亲者甚多,苏定方看着有几个不错,便拿给宝凤看,宝凤却看都不看一眼,直言自己心属罗通,苏定方当时就怒了,苏宝凤怎么也想不明白,一向宠她的父亲为什么发这么大脾气,她又不是看上什么地痞流氓,罗通是大唐最杰出的少年,父亲理应高兴才是,可父亲就是不同意,她问为什么,父亲一个字都不说,只是一个不同意,为此父女两人好几天没说话。

苏定方早年丧妻,对这个女儿向来疼爱,可他毕竟是个粗人,不懂女儿的心思,看着女儿那样,心疼却没有办法,那天正好礼部尚书携夫人拜访银国公,苏定方请礼部尚书夫人去劝宝凤,这事就这么传出来了。

徐茂公也是从别人那里听来的,在南书房说完正事便和皇上闲聊说了几句,两人相对而无言,罗通和苏宝凤注定无缘成为夫妻。

当年罗通之父罗成在淤泥河被暗算身亡,皇上和徐茂公没有忘,同样苏定方也没有忘,虽然当初两人分属不同阵营,可无论如何,罗成死与苏定方之手是事实,虽然如今都是大唐人,可血仇却是融入到某些人血液里的东西。

南书方外,晋阳握紧手里的餐盘,指甲划出一道白印,听闻这件事她真的懵了,杀父之仇不共戴天,如果罗通知道该如何自处?

晋阳不知该怎么办,所以她去找了怀玉,饶是怀玉向来沉稳,听闻这事儿也怔在当场,可冷静下来之后他还是觉得应该告诉罗通,这事本来罗通就该知道,以后怎么选择是他的事,但不能瞒着他,所以才有了现在这一幕。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