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吞噬星空之九剑尊者 > 第八章:因为弱小,所以都错

我的书架

第八章:因为弱小,所以都错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铁匠铺内,大胖子铁匠正训斥着自己的学徒,

  “你这也太粗糙了。”

  “完美的材料锻造,应该有完美的曲线,终极的光滑,应如同那梦之海跃起的镜面海豚般,向锻造师诠释着他的美。”

  “就算是放大一千万倍,它的表面,仍然是光滑无暇的镜面。分子与分子之间,应该被强互作用力死死的定在一起。”

  “那种力,是作用于原子核内的极短之上的,你要使得分子自身的震动消失,这样才算的上是合格!”

  “行了,今天有贵客临门,你先下去吧。”说罢大胖子铁匠就挥了挥手,不再理会自己的那个学徒。

  学徒自然是不敢多言,向铁匠行了一礼,缓缓退下。

  也许是来自强者的直觉,当胖子铁匠看到一身白袍的九剑的第一眼,就有个声音在心底响起:该来的还是来了!

  “阁下若不嫌弃,去飞云阁一坐如何?”

  “好!”

  刷!一声,二人消失不见。

  一直在偷偷注意着这边动静的那个学徒瞪大了眼睛,瞬移!!

  他可是来自太初秘境的天才,自然明白瞬移代表了什么,那是很多封王不朽也未必会的技能。

  当不会瞬移的封王不朽在会瞬移的封王不朽面前,那基本上就只剩下被虐的份,除非他有封锁空间的宝物,可不会瞬移的不朽,哪有这等宝物。

  所以就有了六字真言:没救了!等死吧!

  自己要不要跟着去看看?一个念头在楚文长的脑海中冒出,

  可自己这样会不会惹师尊和那位强者不快呀?

  去,还是不去?

  两难的选择,让这个年轻的小伙子犹豫了起来。

  不对!若是那强者与师尊不想让自己知道,以他们的实力,自己绝对听不见他们的交谈。

  难不成?是故意说给自己听的?他抬头看了自己的师兄弟们一眼,发现都没有任何反应,甚至连师尊离去都不知道。

  验证了自己的猜想,他便打定主意。

  向自己的师兄报告一声:“师兄,我有点事出去一趟,你帮我看着点材料,多谢了。”

  一个皮肤黝黑的中年男子答道:“小师弟,快去快回啊。”

  还没等到中年男子说完,一道身影便飞了出去。“知道了!”

  中年男子还在念叨:“什么事嘛,这么着急。”

  此时的九剑与那位铁匠不朽已经坐在了雅座上,满满一桌的美味佳肴。

  “看你这点菜的样子,常来吗?”铁匠不朽说道。

  “没有,没有,我基本上不来”九剑连忙摆手。

  楼梯吱吱地想起,只见走来了一位老鸨,虽已是半老徐娘,可依旧美艳。

  比起那些年前小姑娘,那风韵与气质更是胜了几分,好不迷人。

  铁匠不朽有些狐疑地看了看九剑:“这你点的?”

  九剑轻轻摇头,他也不知道是这么回事。

  看到九剑看向自己,那老鸨眼里的光芒突然变得炙热,

  这位九先生,可是她们梦想中的男人,写的一首好诗词还平易近人,人又长得帅,又儒雅....

  刚刚还有人九剑先生带朋友来了,他还不信。

  “九先生您来了呀,今天开那坛酒吗?”

  “咳咳,今日,,,就不开了!你先去忙吧!”九剑略微有些尴尬。

  “哦!”那老鸨似是有些失望。

  铁匠不朽在心中默念:还说自己不常来,人类当真虚伪

  “咦,这小子跟来了。”九剑试图转移话题。

  “对,这小子还是悟性不错的”铁匠赶忙说道。

  也许是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九剑又赶忙说道:“既然来了,就叫他上来吧!”

  一路狂奔而来的楚文长刚到飞云阁楼下,还没相好怎么样去见他们。

  耳边就传来自家师尊的声音:来了就上来吧,在三楼的三号雅座。

  果然自己赌对了,楚文长内心狂喜,若是能得到那高手的指点,此行不虚此行了。于是便美滋滋地朝着楼上走去。

  只见那旁边有放着一个椅子,看来是为自己准备的。楚文长暗道。

  不过他并没有坐,而是先向两人行了一礼

  “见过师尊,见过前辈,小子冒然跟来,打扰前辈的雅兴了。”

  “没事,你坐吧!”九剑随意道。

  “小子谢前辈的好意了,两位前辈在此,小子还是站着吧。”

  见如此,九剑也不强求,与这位铁匠不朽交谈了起来。

  “自我介绍一下,人族,九剑。”

  “血洛,杨工”

  “杨先生,我有一个问题想请教一下,你明知这是我人族的天才,为何还培养?”九剑问道。

  杨工缓缓地走到窗前,眼神悲伤地看了一眼楼下来来往往的人群,又看了一眼楚文长。

  开始说道:“其实,我也仇恨人族,我也想有要一天将人族赶出这片世界,还血洛世界一片自由。但是,我做不到。”

  说道这,杨工的眼神更悲凉了。

  楚文长在旁边听的直愣,自己差点就被自己的这个师尊杀死了?

  “虽然我们现在就是被圈养的畜生,为你们人族的后辈练手,但好歹还能保住性命。”

  “我若屠杀你们人族的天才,可我也很清楚,那将必定给血洛世界带来灭顶之灾!”

  说道这儿,杨工顿了顿,随即指向楚文长

  “至于文长,他是我见过最有天赋地孩子,我诱导着收他为徒,就是希望有一天当他成为你们人族的高层时,能想起这份情谊,为血洛世界说上几句,哪怕是成为人类的附属族群也好。”

  突然,

  杨工跪倒在九剑面前:“此事乃我一人所为,要杀要剐都可以,但恳请大人不要迁怒我的族群。”

  九剑本能地心中升起一直兔死狐悲的感觉,随即心又狠了下来。

  若自己不够心狠,那迟早有一天,跪在这求死的就是人族了。

  所以,为了族群,他必须心狠下来。

  “此事非我该插手之事,你跟我请宫主裁决吧!”九剑面无表情地说道。

  一旁的楚文长看的早已是目瞪口呆。

  在这一刻,楚文长才知道自己的想法有多么天真,不过想起以前和师尊的种种过往,他还是跪在了九剑面前,大喝道:“前辈!”

  突然,一股浩瀚的气息向着楚文长压来,那无比强大、蛮横的威压仿佛这个世界都将崩塌。

  楚文长忍不住趴到在地,但还是坚持求情:“前辈!!”

  九剑看了一眼楚文长,淡淡地说道:“小子,最好清楚是谁给了你这一切,否则我不介意太初秘境少个天才。”

  跪在地上杨工听的后,嘴角露出一抹笑容,身上的气息慢慢消失。

  血洛世界第一炼器师,杨工。

  今日陨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