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第10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谢好久没见姐姐了,想多和姐姐待一会儿。”谢泽深看着叶蓁蓁,声音可怜巴巴,“姐姐和我一起,好吗?”

叶蓁蓁看着那只紧紧抱住自己腰的手,沉默片刻,终是回答:“好!”

安皎皎御剑载着安风锐在前面引路,谢泽深带着叶蓁蓁跟在后面。

“姐姐一直都没来找我。”风将谢泽深的声音吹来,叶蓁蓁听了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叶蓁蓁装傻:“你说什么,我听不见!”

谢泽深什么也没有说,叶蓁蓁以为这茬就这么过去了。

突然,“嗖”的一下,谢泽深加快飞行速度,叶蓁蓁吓得紧紧抱住谢泽深,迎风流泪大喊:“小谢,你慢点啊!慢点!”

谢泽深放慢速度,开始质问:“所以姐姐刚刚听到我说什么了吗?”

叶蓁蓁被吓得高空快速飞行吓得有点懵,她有点茫然:“啊?”

她很明显感觉到气氛一下凝滞起来,她生怕谢泽深又加快速度,不管是啥都先应承:“我听到了,听到了。”

“所以,姐姐为什么不来看小谢呢?”谢泽深继续追问。

哦,原来是这个问题。

可她怎么解释?

说她就是故意不去?

还是说她恢复记忆了要杀她?

不行不行,都不合适。

那还是认错好了。

叶蓁蓁语气小心翼翼:“我错了,我以后一定常常来看小谢。”

“好!那姐姐说话要算数。”谢泽深声音变得雀跃。

叶蓁蓁积极应承:“嗯嗯,说话算数。”

这时叶蓁蓁才注意到领路的安皎皎两人不见了,她有些茫然:“皎皎她们呢?”

谢泽深懊恼的声音传过来:“我刚刚尽和姐姐说话了,没注意。我们好像跟丢了。”

叶蓁蓁想了想,开口:“没事,皎皎刚刚告诉我酒楼名字了,我们到山下问问就知道了。”

两人到了山下后,问了路人,就朝着酒楼的方向走了过去。

远远的就看着安皎皎在酒楼门口,似乎在等他们。

叶蓁蓁将手作喇叭状朝安皎皎喊了一声:“皎皎!”

话音刚落,安皎皎便看见了他们,她眼神有一瞬的雀跃,小跑过来:“大师兄!蓁蓁”

然后给他们带路,随口问道:“你们怎么来得这么慢啊!我都等好大一会儿了。”

叶蓁蓁看向谢泽深,就见他眼神亮晶晶看着她,一副求摸头的样子。

叶蓁蓁只好回答:“我们刚刚迷路了。”

“哦!”安皎皎只是随口一问,也没深究,“我们按照大家的口味先点了一些,到时候你们看要不要加菜。”

说话间,几人便到了包间,安风锐已经在包厢里面等着他们了。

“大家快坐,”安锋锐招呼几人坐下,然后将菜单递给叶蓁蓁,“你们看看还需要加什么菜?”

叶蓁蓁接过来,和谢泽深看了一遍,一人加了一个菜。

很快,菜便上齐了,几人边吃边聊,很快气氛便很是热闹了。

叶蓁蓁大倒苦水:“那个宗门守则真的是太难背了,又枯燥又无聊。”

“没错,堪称人生一大阴影。”安风锐附和叶蓁蓁,语气一转又开始庆幸,“还好,我们已经测试结束了。”

安风锐举起茶杯,豪情万丈:“来,以茶代酒为我们脱离苦海喝一杯。”

叶蓁蓁拿起手里的茶杯,“来,大家伙都来,庆祝我们脱离苦海。”

“没错,”叶蓁蓁也举起自己的茶杯,语气轻松,“庆祝我们脱离苦海。”

“对对对,是要庆祝一下。”安皎皎也举起自己的茶杯。

最后,四人一起碰杯,饮尽杯中茶。

仿写茶杯,叶蓁蓁开始旁敲侧击谢泽深恢复记忆一事。

“好久没见了,大家都在忙啥呢?我问的我先说,我在苦逼的准备考试。”

“我也是。”安风锐附和叶蓁蓁。

“我没啥事儿,除了玩就是修炼。”安皎皎拿着茶杯笑眯眯。

轮到谢泽深了。

“我嘛,我也没干嘛,反正就养伤嘛。”谢泽深吃着东西无所谓地回答。

叶蓁蓁追问:“那你觉得好一点了吗?”

“姐姐说呢?”谢泽深笑眯眯盯着叶蓁蓁,随即语气一顿,很是悲伤,“姐姐都不来看我。”

叶蓁蓁不明白话题怎么就转到这里来了,她只好硬着头皮回答:“我这不是准备测试太忙了嘛!我以后一定常常去。”

此时,大家又说起了别的话题。

叶蓁蓁深深的呼出一口气,放松下来。

看来指望从谢泽深嘴里问出些什么不太可能了,那可以问谁呢?

叶蓁蓁将目光转向了坐她对面的安皎皎。

“皎皎,我想吃糖葫芦了,我们下楼去买吧!”叶蓁蓁对着坐她对面的安皎皎眨了一下眼睛。

安皎皎本来还想说等会去,看见叶蓁蓁向她眨眼睛,她意会到这是有事:“好!我也想吃呢。”

楼下街道上,叶蓁蓁小声和安皎皎说着悄悄话。

“皎皎,谢泽深记忆恢复了吗?”

“我不清楚,师父说是要慢慢养。”

“那你觉得谢泽深和最初回来的时候有差别吗?”叶蓁蓁换了个方式问。

安皎皎思考了几分钟,迟疑着回答:“有。”

叶蓁蓁引导她:“那可能是他记忆在恢复了!”

安皎皎摇头;“没有,大师兄不知道为什么很是抵触恢复记忆。我好几次见到他,他脸色都不是很好。对了,这次来找你,还是他去求了师父,然后带着我来的。”

“哦哦!”叶蓁蓁知道了个大概,便没有再追问了。

叶蓁蓁梳理着当下的线索。

谢泽深潜意识抗拒恢复记忆。

这次她接触到的谢泽深和之前相比,性格有变化。

那就是说,谢泽深在这里是可以恢复记忆的,但是当下还没有恢复记忆。

叶蓁蓁正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就感觉有人拉了拉她的衣袖。

“瞧,”安皎皎指了指前面,“那里有一个卖糖葫芦的。”

叶蓁蓁顺着安皎皎指的方向看过去,一看,还真是。

两人几步走到糖葫芦摊子前,看着面前卖相极好的糖葫芦,叶蓁蓁很是喜欢,她吩咐老板:“四串糖葫芦带走。”

“好嘞!”老板迅速将四串糖葫芦打包好递给叶蓁蓁,叶蓁蓁伸手接过,和安皎皎一路返回了酒楼。

叶蓁蓁将手里的糖葫芦分发给大家,笑意盈盈开口:“糖葫芦卖相很好呢,不知道味道怎么样,大家尝尝!”

分发完之后,叶蓁蓁将自己手里糖葫芦的包装纸撕开,咬了一颗糖葫芦在嘴里。

哇!

味道酸酸甜甜正好。

没几下,叶蓁蓁便吃完自己手里的糖葫芦,有点意犹未尽。

就在这时,她余光瞟到谢泽深的糖葫芦还没有吃。

她的眼睛一下就亮了,她侧身笑意盈盈看着谢泽深:“小谢,你的糖葫芦怎么没吃呢,是不喜欢吗?”

“你说这个?”谢泽深将糖葫芦举起和叶蓁蓁视线平齐。

叶蓁蓁看着眼前眼前的糖葫芦,努力遏制住自己的口水,艰难开口:“对呢,如果小谢不喜欢,那”

叶蓁蓁话还没说完,就看见谢泽深将糖葫芦拿回去送进了他自己的嘴里。

谢泽深歪了歪头看着叶蓁蓁,笑容甜美,语气真诚:“姐姐,糖葫芦很好吃呢。”

她很是高冷地看了谢泽深一眼,自然自夸:“那当然,也不看是谁买的。”

晚饭后,街上很是热闹,于是大家便决定去逛夜市。

逛着逛着,许是因为大家的注意力都被周边的事物吸引了,没有注意同伴,很快大家便分散了。

谢泽深许是因为一直注意着叶蓁蓁,所以两人到是一直在一起。

难得有这样的悠闲时光,叶蓁蓁在街上慢悠悠地逛了起来,谢泽深一直在后面缓缓跟着她。

谢泽深看着走在自己前面的女子,并未着问道宗弟子服,穿一身灿烂如火的红衣,闲闲散散逛着街道,看到新奇的东西时会回头和他讨论,看向他的一双眸子熠熠生辉。

为什么自己好像没有关于她的过多记忆,但却笃定她很重要。

姐姐?

可自己明显比她大,其样貌上毫无相似之处。

所有人的反应和证据都在告诉他,他是问道宗的大师兄,根本没有什么姐姐。

对了,其实姐姐也从没有承认过自己是姐姐呢,她那时只是哄他。

哄他?

为什么一提到这个词就心好痛,好痛!

谢泽深捂着自己的胸口一下蹲了下来。

前面逛得很是开心的叶蓁蓁正想回头跟谢泽深说什么,就见谢泽深蹲在了不远处。

叶蓁蓁赶忙放下自己手里的东西,朝着谢泽深小跑过去。

“你怎么了?”叶蓁蓁将谢泽深扶起来。

她这才来得及去看谢泽深的脸,他一脸苍白,神情里藏着难过。

???

就逛个街的功夫,他到底是怎么了?

叶蓁蓁很是担忧:“谢泽深,你到底怎么了,你别吓我啊!”

谢泽深看着眼前人,不懂自己为什么这么心痛,但是他还是忍着痛,安慰她:“我没事。”

他看到不远处有一个石墩子,示意叶蓁蓁:“姐姐,你扶我过去那里坐一下就好了。”

“好!”叶蓁蓁遵照指示将谢泽深扶过去坐下。

缓了好大一会儿,谢泽深脸色才恢复正常。

叶蓁蓁悬着的心这才落了地,她皱眉询问:“我不记得你之前有这毛病啊,你这是怎么回事儿?”

“没事,”谢泽深摇了摇头,语气一顿,“姐姐以前认识小谢吗?”

叶蓁蓁一脸茫然看着他,不知道他在问什么。

“就是在我失忆之前,姐姐认识我吗?”谢泽深重新解释了一遍。

叶蓁蓁心里‘咯噔’一下,面上还是从容淡定,却拒绝回答谢泽深的问题;“小谢为什么会这样问呢?”

“因为”谢泽深张了张唇,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他问了,姐姐就会告诉他吗?

不知道。

那还是不要问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