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第12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叶蓁蓁觉得不对,立马睁开眼,就见一个人逆着光线站到她面前,一身弟子服,领口处绣着一朵金色花朵,那是金丹期且带过入门的弟子才有的标志。

虽不知道是谁,但是她这样躺着总归不好,叶蓁蓁立马爬起来,往后退了一步,低着头恭敬行礼:“师兄好!”

“不必多礼,”男子看着低头的叶蓁蓁,温和笑起来,“你认识我?”

“不认识,”叶蓁蓁直起身来,恭敬回答,“但我刚入门,你身上是弟子服,又绣着金色花朵,那必然是师兄”。

男子轻轻笑了一下,没说话,她看了一眼叶蓁蓁,一身衣服略有破烂,发型也乱了,露出来的皮肤上有些微伤口,又是从“修炼室”出来,联想她刚刚说才入门。

“师妹想必是没有记完理论知识,便来练习场了吧?”男子意味深长。

“怎怎么会,”叶蓁蓁很是尴尬,硬着头皮回答,“没有的事儿,我看完了再来的。”

男子宽和笑着看叶蓁蓁,没有说话。

叶蓁蓁受不了他这样的目光,最后又补充了一句:“只是,我我记不住。”

男子语气宽容:“师妹不用不好意思,理论知识确实是很晦涩,看不懂也正常。”

说着,他顿了顿,“我记得刚入门的弟子都有师兄师姐辅助,怎么,你没有吗?”

“有的,”叶蓁蓁肯定点头,然后语气稍稍犹豫,“只是我想先自己来试试看。”

“嗯!”男子点头,又问,“那带你的师兄知道吗?”

“不不知道。”

叶蓁蓁这下更不好意思了,这听上去她就是个叛逆的师妹啊,她当然不会让带她的师兄知道,所以迄今为止,她都还没有去找那位带她的师兄。

对了,那位带她的师兄叫什么来着?

好像是叫柏柏真。

男子看着叶蓁蓁,思考了几秒,又问:“那带你的师兄是?”

叶蓁蓁惊悚的望着他,万万没想到这位师兄这就要去告状了。

叶蓁蓁赶忙求饶:“师兄,你别去告状啊。”

“没有,我就是问问,不会告状。”男子苦笑不得。

叶蓁蓁追问:“真的?”

男子点头。

叶蓁蓁这才说:“带我的师兄叫柏真。”

“柏真?”男子看上去有点疑惑,又问了一遍,“你确定是叫柏真?”

叶蓁蓁想了想,肯定点头:“就是柏真师兄。”

男子看她这么肯定,一时也不太确定,便问了另外一个问题:“那师妹的名字是?”

“哦,我叫叶蓁蓁。”这次叶蓁蓁倒是十分爽快的说出了她的名字。

叶蓁蓁刚说完,就看见对方看她的眼神瞬间有点微妙,叶蓁蓁有点疑惑:“师兄,我的名字怎么了吗”

男子没有回答她,而是看着她,幽幽开口:“我叫柏舟!”

“柏师兄!”叶蓁蓁重新行礼,同时有点疑惑,怎么跟带她那位师兄的名字这么像呢。

然后就听到柏舟又说了一句,“我今年带了个师妹,据说是叫叶蓁蓁。”

叶蓁蓁一开始没反应过来,还想同名的人那么多吗?

电光火石间想到柏舟刚刚微妙的表情,她悟了,瞬间感觉一朵乌云罩在头顶。

她不但没去拜访师兄,还被当场抓包,当场抓包没结束,又记错了师兄的名字。

她惨了。

叶蓁蓁重新执入门弟子拜见初始助教弟子的大礼拜见柏舟,然后言辞卑微恭敬:“入门弟子叶蓁蓁见过助教柏师兄。弟子初入宗门,有错之处,请师兄见谅,以后定不再犯。”

柏舟并未阻止她的动作,也并未怪罪她,待她行完礼后,温和打趣:“呀!原来是我辅导的师妹。”

叶蓁蓁尴尬得脚趾扣地,她赶忙回复:“我这就回去踏踏实实看剑法理论。”

说完,转身就跑。

刚跑出去没几步,柏舟喊她:“回来!”

叶蓁蓁停住脚步,慢腾腾走回来,乖巧询问:“柏师兄,还有什么事吗?”

“唔,”柏舟看着她思考片刻,语调平稳开口,“我觉得你可能还是看不进去。”

“你看那!”柏舟指着不远处的亭子。

叶蓁蓁不明所以。

柏舟微笑解释:“我最近每天都来这里看书,正好你也要练剑,你就每天都来这儿。”

“到时候,我在亭子里给你讲解理论知识,然后你几步就可以进去‘练习场’实战。”

“到时候,实战和练习一起,加上我的讲解,你会进步更快!”说完,柏舟语气一顿,“所以,你从明天起就开始来吧。”

叶蓁蓁有点茫然,怎么这就给她安排上了,但是她又不能反抗,只好乖巧回答:“好!”

柏舟看着还有点懵的师妹,笑起来催促她:“好了,没事了,师妹回去吧。”

叶蓁蓁就这样茫然的离开了。

等她回到自己住的地方,她终于反应过来,自己这是给自己找了一份辛苦劳累的修炼之路啊,之后必然会实现鸡鸣她就起,狗睡她不睡的残酷局面。

可是她也改变不了啊,叶蓁蓁很是气馁的趴在桌子上,满心都是忧伤。

就在她忧伤不已的时候,听到“叩叩叩”的敲门声响起。

奇怪,会是谁啊?

叶蓁蓁边开门便想,门一打开就看到了来人,一身白衣,个子高高,俊脸如昔,一双眼睛盛满了委屈,见到叶蓁蓁,开口第一句:“姐姐,小谢好想你,你都不来看小谢。”

“小谢,你怎么来了。”叶蓁蓁很是意外,但又有点高兴,毕竟马上她就要过上魔鬼的生活了,有人来看她是好事。

谢泽深听着姐姐很是高兴他来,一下就开心了,拉着叶蓁蓁的衣袖就准备走进屋子,这时他眼尖,很快就注意到了叶蓁蓁手上的伤口。

“姐姐,你受伤了!”谢泽深拉着叶蓁蓁的手很是心疼,复又语气愤怒询问,“谁伤了你?”

叶蓁蓁看了眼手上的伤口,都是些细微的伤口,不甚在意;“没有,我去练习场自己弄的,过两天就好了。”

谢泽深不说话,泪眼汪汪的看着她。

叶蓁蓁觉得好玩,刚刚还郁闷残酷生活体验的沉重心情一扫而光,她逗他:“那我屋里有一些伤药,你给我擦?”

谢泽深点头。

叶蓁蓁看着认真上药的谢泽深,语气莞尔:“小谢,没那么夸张,一点小伤,很快就好了。”说着,看了眼桌上被谢泽深搜罗出来的一堆药瓶,语气一顿,“你这表情和阵仗,让我觉得我命不久矣。”

低着头搽药的谢泽深沉默了片刻,才开口:“姐姐不要这么不当回事,要照顾好自己。”

叶蓁蓁懒洋洋地靠坐着,敷衍回答:“好,我知道了。”

谢泽深继续叮嘱;“那姐姐记得一定要小心,不要再伤到自己,另外,这些药一天要搽两次,然后记得”

就在这时,叶蓁蓁飞快的喊了一声\"小谢!\"

谢泽深抬头,一个灵果就塞进了他的嘴里,好清甜!好像有什么柔软的东西擦着他的嘴唇而过。

叶蓁蓁模模糊糊的这么想着,也忘记了刚刚自己要说什么来着。

“好吃吗?这是我之前和一个师弟淘换来的灵果。”叶蓁蓁笑意盈盈地啃着果子。

谢泽深的视线随着叶蓁蓁说话,转移到叶蓁蓁脸上,然后转移到叶蓁蓁手上的果子。

清甜,柔软?!

谢泽深一下反应过来,是姐姐的手指。

那一瞬间,他觉得自己心里好像有什么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

然后,他又想起刚刚给姐姐上药时,握着的姐姐的手,手指纤细白皙,触感柔软细腻。

谢泽深一下就脸红了起来。

旁边看着谢泽深的叶蓁蓁不明所以,她喊了一声:“小谢!”

谢泽深似乎沉浸在自己的情绪里面,对叶蓁蓁的呼唤没有什么反应。

叶蓁蓁正想继续喊他,就发现谢泽深咬着果子,脸颊鼓鼓,还红红的样子好可爱啊

她想捏!

叶蓁蓁看了一眼谢泽深,见他还是那样呆呆的,她蠢蠢欲动起来,伸出手戳了戳谢泽深的脸颊,见他依然没动静,胆子大了起来,开始伸出手捏脸。

啊,好q弹!

叶蓁蓁正捏得兴起,余光瞟到谢泽深瞪圆眼睛看着她。

叶蓁蓁手一僵,忙缩了回来,一脸讪讪解释着:“我刚看你脸上有个蚊子。”

话一说完,叶蓁蓁立即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还不如什么都不说呢。

叶蓁蓁尴尬到爆,秉着我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的原则,她假装若无其事,又拿了一个灵果递给谢泽深,语调平稳随意:“挺好吃的,你尝尝。”

谢泽深接过灵果,心不在焉地‘嗯!’了一声。

第二天,叶蓁蓁一早就到了亭子,走进一看,柏舟已经在那里坐着了。

柏舟察觉到动静,微微抬头,看到是叶蓁蓁,微笑打招呼:“师妹早!”

“师兄早!”叶蓁蓁恭敬行礼。

“嗯,”柏舟语调淡淡,“那我们就开始今天的教学了。”

“好的,师兄。”

叶蓁蓁拿出玉简将自己看不懂的理论一一向柏舟请教,柏舟为她一一解答,然后又给她进行思维拓展,引导她能够更好的去理解理论。

中午,叶蓁蓁进入练习场开始尝试对战,将自己所理解到的内容运用到对战中,很显然比前一天来练习场事的状况好好很多,虽然还是会被扔出来。

当然,被扔出来的叶蓁蓁又冲进去,进去又被扔出来。

一天如此反反复复,直至深夜,叶蓁蓁结束练习场的实战,回到住处开始复盘自己当天的所学多得,然后枕着层层疲惫入睡。

叶蓁蓁就这样日复一日的学习,早上理论知识讲解,下午和晚上练习,入睡前复盘。

很快,一个月就过去了,那条长廊她已经能走很远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