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第14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桌旁的叶蓁蓁啃着果子,百无聊赖的东想西想。

谢泽深的失忆问题还是要继续关注,她想起前面几次自己打探失败,干脆直接问:“小谢,你记忆有没有一点恢复呢?”

正在啃着果子的谢泽深,吞下嘴里的那一口果子,摇了摇头:“没有。”顿了顿,“师父说,这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治好的,要慢慢养。”当然也许遇到某个契机就恢复了。但是这话不知道为什么他下意识的不想说。

“哦哦,”叶蓁蓁点头,追问,“所以你现在只要不做危险的事情,其实可以经常外出?”

谢泽深点了点头:“对。”

“那挺好!”叶蓁蓁咬着嘴里的果子,发音模糊,“那你偶尔可以过来找我呀。”

反正都是在宗门内,谢泽深真恢复记忆了,也不可能在宗内对她大打出手,经常见面,还可以知道他的具体情况。

叶蓁蓁觉得自己的想法很棒!

谢泽深听到这句话,眼睛变得亮晶晶,一脸开心看着叶蓁蓁:“好的,姐姐!”

两人又随便聊了一会儿,菜就上齐了。

为了节省时间,叶蓁蓁最近的饭就是一颗丹药,她真的好久好久没有吃饭了。

她看着桌上的饭菜,胃口大开,招呼谢泽深快吃,然后拿着筷子开始动了起来。

她吃得差不多了时抬头,才注意到对面的谢泽深吃得慢嚼细咽。

啧啧,看来是没有像她一样天天啃丹药,不然哪还能吃得这么慢腾腾。

叶蓁蓁从谢泽深身上转开视线,注意到刚刚自己定的两瓶果酒就放在桌子边缘。

于是她取了两只杯子,倒满酒,一杯放在谢泽深的左手边,另一杯当然是要自己喝。

她拿起杯子刚刚靠近自己的唇边,谢泽深的声音便传了过来“姐姐,喝酒要适量吖!。”

“嗯嗯,”叶蓁蓁不甚在意,笑眯眯道:“这是果酒,而且我也只喝一点点。”她伸手一指谢泽深左手边的酒杯,“你也可以尝尝。”

叶蓁蓁将酒杯再次凑近唇边,准备一口闷,她想了想,将杯子稍微拿远了一点,就着杯沿,浅浅尝了一口。

口中是浓郁的果香味,她喜欢!

于是,她就这样一小口一小口的尝完了杯中酒。

她抬头正准备去拿酒瓶,就瞧见对面的谢泽深目光直直盯着她,叶蓁蓁有点茫然,她看了看手里的杯子,再看了一眼谢泽深:“小谢,酒我给你倒杯里了,你想喝就喝呗。”

“啊?”谢泽深有一瞬间的懵,然后视线躲闪,“哦!”顺着叶蓁蓁的话走,将左手边的那本果酒端起来,低着头默默的喝。

叶蓁蓁觉得有点奇怪,但也不是很在意。

她觉得果酒味道,她还要再来一杯。

不知不觉,叶蓁蓁不知道喝了多少杯,她再拿起瓶子倒,一滴也没有了,醉的有点晕乎乎的她想起,自己好像定了两瓶酒,应该还有一瓶才对。

她将视线努力聚集在桌子,模糊看到另外一瓶是在桌边,她伸手去拿,可能因为醉酒的原因,她一下抓到了旁边的空气,她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手一甩,碰到了一旁的器具,弄出了声响。

这动静惊醒了刚刚沉浸在自己思绪中的谢泽深,他循着声源看过去,就见姐姐脸颊红红的,趴在桌子上,伸着一只手试图去够什么。

谢泽深顺着她伸出去的手方向,就看见了桌边的一瓶酒,谢泽深沉默了。

半晌后,他声音清亮地喊了一声:“姐姐!”

喝得迷迷糊糊的叶蓁蓁循着声源看向谢泽深,谢泽深便姐姐注意力集中在他脸上时,将桌子上的酒藏了起来。

叶蓁蓁见对方什么也没有说,有点不开心,但是脑子里一团浆糊,她也不知道该说啥,遂想起刚刚自己是要继续喝酒来着,视线一转,准备去拿刚才的那瓶酒。

???

酒呢?

怎么什么都没有?

她艰难的转动着她那已经成为一团浆糊的脑子,努力思考是怎么回事。

思考两分钟,她觉得好累,不想动脑子,便干脆不管了,两手一搭,趴在桌上睡着了。

谢泽深看着姐姐这一连串的动作,知道她是不会再喝,心里松了一口气。

但是姐姐这样睡肯定不舒服,他想了想,让伙计撤掉这一桌子的吃食,送一份解酒汤过来,小心翼翼地喂姐姐喝了下去。

然后从自己的储物袋里面找出一张软乎乎的垫子,给她垫子脑袋地下,又拿了一件披风给她披上。

折腾了这么一大通的谢泽深有点累,他坐在离叶蓁蓁较近的地方,看着她熟睡的脸,忍不住小声吐槽:“都说让姐姐少喝点,姐姐就只是嘴上答应得好好的。”

说着话,谢泽深的视线不自觉的就全部聚焦到叶蓁蓁的唇上,似乎是有魔力似的,吸引着谢泽深越凑越近。

就在即将亲上叶蓁蓁唇的那一瞬间,谢泽深一下反应过来自己,他吓了一跳,“嗖”的一下弹开老远。

谢泽深背对着叶蓁蓁,觉得整个房间的空气都好热,他也好热,脑子里面乱七八糟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他想坐下,但是坐下之后又会很焦躁,便干脆起身在房间里面走过来走过去,走着走着视线他又会不自觉地将视线停留在叶蓁蓁身上,过一会儿,又像突然被烫到一样移开视线。

最后,他抬起自己的双手,看了看自己手心里的汗,他不自觉又瞟了一眼叶蓁蓁。

此时,叶蓁蓁可能是睡得有点不舒服,“嘤咛”了一声,微微改变了睡姿。

这轻轻一声“嘤咛”似乎吓了谢泽深一大跳,他的视线不敢再往叶蓁蓁身上看,只是站在原地焦躁不已。

片刻后,他不知想了什么,走向门边,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不知睡了多久,叶蓁蓁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她想起自己之前喝了酒,但现在除了被压着睡的手麻之外,并没有什么不适,她扫了一眼屋子,还是两人吃饭的那间屋子,和之前不同的是,屋里已经重新整理过,且撤掉了饭菜。

想必是小谢处理的,她现在不头疼估计也是小谢的功劳。

叶蓁蓁视线绕着屋子转了几圈,都不见谢泽深身影,叶蓁蓁很是疑惑,但想着小谢也不会把她直接扔这儿。

她干脆弄出了一点动静,声音稍微放大一点:“小谢!小谢!”

随即她便感觉门边传来了动静,然后门被拉开,谢泽深走了进来。

“姐姐,你醒啦!”

“嗯,”叶蓁蓁刚醒,脑子还有点懵,“我这是睡了多久?”

“可能有三个时辰了!”谢泽深短暂思考之后,回答叶蓁蓁。

然后,谢泽深搬了个椅子,放在距离叶蓁蓁较远的距离,坐下来。

看着谢泽深这一连串的举动,叶蓁蓁很是疑惑:“小谢,你干嘛呢?”

“哦,我站久了,”谢泽深不敢看叶蓁蓁,低头看着地面闷声回答:“想坐一下!”

“嗯嗯!”叶蓁蓁点了点头表示理解,又问,“你为什么要坐那么远呢?”

“我”谢泽深抬头看了叶蓁蓁一眼又迅速移开视线,无意识脱口而出,“姐姐身上有酒味。”说完之后谢泽深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神情变得很是懊恼。

但叶蓁蓁并没注意到,她嗅了嗅自己,唔,确实有味道,又看了一眼桌上的垫子和身上的披风,想必这些都是小谢的,也必然沾上了味道。

叶蓁蓁看向谢泽深:“谢谢小谢照顾喝酒的我,”然后指了指垫子和披风,很是不好意思,“这些可能都沾上酒味了,我拿回去洗洗再还你。”然后一顺手就收进了储物袋。

谢泽深张了张嘴,想说我也喝了一杯,但好像这样前后矛盾,姐姐会很奇怪的。最终他什么也没有说,默认了这个结论。

叶蓁蓁缓了缓,觉得身上没有什么酸麻的症状了,她从椅子上起身,活动一下手脚:“你到时候要载我回去,你受不了酒味的话,那我现在得出去找家旅馆冲洗一下,你在这里等我或是去街上逛逛吧。”

“哦,好!那我在这里等姐姐吧。”

叶蓁蓁出去之后,就近找了一家旅馆简单冲洗之后,返回酒楼找谢泽深,然后两人一道返回了,到达问道宗时,已经是深夜,谢泽深送叶蓁蓁到她的住处后就离开了。

玩了许久,又睡了许久的叶蓁蓁此时一点也不困,她躺在床上根本就睡不着,在床上滚了几滚之后,最终还是爬了起来。

她先是将自己白天摘的果子简单清理后,分了六份,安皎皎和安风锐各一份,谢泽深两份,其中一份让他给他师父,然后是柏舟师兄一份,最后一份嘛,当然是她的了。

将分好的果子简单包装好之后,一一贴上名字然后放到门边的一个箱子里,留了一道简短的留言在最上面,麻烦负责配送物件的杂役弟子帮忙送出去,酬劳将在东西全部到达之后再来此处取走。

做完这一切后,天仍然没有亮。

她想了想,还是回去床上躺一下,毕竟这样也可以养精蓄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