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第15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天光微亮时,叶蓁蓁自然而然的就醒了,她迅速收拾了一下自己,很快就朝着练习场而去。

她到达练习场,目光往练习场旁边的亭子看过去,却见以往拿着本书悠闲靠着栏杆的师兄,今日背着手背对着她站在亭子里面,以往的衣衫俱是广袖,今日的衣衫却是窄袖。

叶蓁蓁有种不好的预感,她准备从储物袋里拿藤果的手一顿,她觉得藤果留着自己吃,可能会对她接下来的悲惨生活有些许慰藉。

“师妹,”柏舟感受到来人的气息,他转过身看向远处的叶蓁蓁,“假期愉快吗?”

“玩得可开心了,”叶蓁蓁收拾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如平常一般语气,说着话向着柏舟走了过来。

走到柏舟的面前时,叶蓁蓁顿了顿,最终还是从储物袋里将包装好的藤果拿出来,双手往前一递:“师兄,这是我昨天摘的藤果,味道非常好,所以特意给你带了一份。”

柏舟轻轻笑了一声下,伸手接过藤果:“谢谢师妹想着我,”语气顿了顿,“我以为师妹看着我这身不同寻常的打扮,会不愿意送给师兄了。”

“怎么会?”叶蓁蓁有一秒钟的心虚,随后理直气壮,“师兄都是为我好,我知道的。”

柏舟看了他一眼,笑笑没说话。

片刻后,叶蓁蓁打破了沉默:“所以,我今天的计划是?”

“跟我来,你就知道了。”

柏舟说着话就在前面带路,叶蓁蓁则跟在身后,两人边走边聊。

“你的理论知识课已经结束,从今天起,以后早上我指点你修炼,剩余的时间你就一直在练习场里面训练。”

“哦!这样啊。”

叶蓁蓁语气颇为平淡,她想这也没啥嘛,不就是理论课,换成实战课,她可以。

不一会儿,两人便到了一个十分空旷的草坪上,足足有半个球场那么大。

柏舟指着草坪上的一个草人:“对着它挥上一千下,这就是你今天早上的任务,“然后他走上前指着一条斜着画在稻草人身上的红线,认真开口,”并且你要保证每一下都挥在这条划痕上。”

叶蓁蓁点点头。

但是她看着这个稻草人,有点疑惑。

虽然她也不是什么天才,但是这稻草人真能抗住她挥上一千下?

别是几下就散架了!

柏舟看出叶蓁蓁的疑惑,并没有为她解释,只是示意她可以开始了,然后他似乎有事离开了草坪。

叶蓁蓁拿出木剑来对着稻草人比划了几下,很快就找到了一个合适的挥剑姿势,可以保证她每一下都顺着稻草人身上的那条红线挥过去。

她对着稻草人挥了有一百下之后,稻草人都没有什么变化,散架似乎更是不会发生。

叶蓁蓁很是好奇,她凑近了摩挲一下那个草人,这才发现不是稻草。

草人身上的草只是看着像稻草,实际上是一种极为柔韧的植物——浮草。

浮草用来做草人确实合适,但这草人还不止如此,因为叶蓁蓁发现还加固了咒术和阵法在草人身上。

至于有多牢固她不知道,反正不是她一个筑基期的菜鸟砍一千下就可以损坏的。

叶蓁蓁这下放心了,她开始用尽全力,顺着草人身上的那条线路狠狠挥下去。

一早上很快就过去了,叶蓁蓁终于挥完了那一千下,她累得不行,干脆就地一屁股坐下,试图短暂放松一下自己。

但还没歇上几分钟,她就注意到自己面前出现了一大个阴影,抬头望去,是柏舟师兄。

“师兄,”叶蓁蓁擦着脸上的汗,和柏舟报告进度,“我已经挥完一千下了。”

“嗯,我知道,”柏舟低头看她,“所以你现在要去练习场了。”

“嗯嗯,”叶蓁蓁点头,“不过,我先歇一下。”

“不行!”

柏舟语气不变,但是叶蓁蓁听出了其中不容拒绝的味道。

叶蓁蓁很是懵逼,柏师兄这是抽什么风了?

但是她直觉现在不能问,于是面上她乖巧一笑:“好的,师兄我这就去。”

然后以手撑地面,借助其力道爬了起来,同时捡起放在一旁的木剑,随后向着练习场走去。

到了练习场,叶蓁蓁见柏舟没有跟过来,这才舒了一口气,她在练习场对面的草坪找了个地方坐下。

可刚一坐下,她就听到了一道温和的声音:“师妹!”

叶蓁蓁一听这声音,立马爬起来,朝着练习场走去:“师兄,我这就去练习场。”

练习场内,叶蓁蓁看着前面的通道,心想我就不上前,你还能逼着我去打。

随后,干脆在原地盘腿坐了下来,懒洋洋地手撑下巴看着前方,放空自己。

“攻击即将开始!”一道声音突然响彻在这个空间里面,惊醒了正在放空自己的叶蓁蓁。

叶蓁蓁清醒过来,立马起身,但因为刚刚一直盘腿坐着,所以腿麻,导致动作缓慢了一点,结果就见一个人影冲过来,扯着她扔了出去。

被扔到练习场对面草坪上的叶蓁蓁啃了一嘴草,她“呸呸呸”的吐掉嘴里的草,正准备爬起来,就看见面前突然多了一双黑色的鞋。

她顺着鞋子一路往上,就看见柏舟一如既往温和看着她,说出的话却是十分的不留情面:“师妹,我更改了你的训练场景,难度可能比之前略微大了一点,而且,以后你只要进入练习场,人影就会立刻开始攻击。”

随后,他顿了一下,“你要是被扔出来了,就要立马进去。而我,会在这里监督你。”

叶蓁蓁绝望了,她还吐什么草啊,她干脆决绝地把脸埋进了草里。

“你要是再不起来,”柏舟低头看叶蓁蓁,语带威胁,“我就要考虑将你扔进练习场了。”

脸埋进草里的叶蓁蓁,听到这句话,想象了一下那个画面,她觉得要真的让柏舟来扔她进去,那估计他的怒气值已经点满了。

她还是不要去挑战了,恐怕下场不会太好!

这么想着,她一骨碌爬起来,忙不迭出声:“不用麻烦师兄了,我这就去!”

不知道是不是练习场的难度调的太高了,还是什么原因,叶蓁蓁被从练习场里面频繁的丢了出来。

柏舟觉得不对,这比他预估的时间还要短一些。

下一次,谢泽深隐匿身形跟着叶蓁蓁进入练习场,就看见叶蓁蓁进去之后,人影一碰她,她就迅速调整好姿势,借助其力道,然后飞了出去。

柏舟看着这一幕,傻傻的愣住了。

过了一会儿,他站在草坪上,喊住了再一次被扔出来的叶蓁蓁:“师妹,你不用练了,回去吧!”

“好的,”正待往里面冲的叶蓁蓁立马停住脚步,“师兄,那我先走了。”

话音一落,叶蓁蓁跑开了好远。

柏舟看着叶蓁蓁飞奔的脚步,第一次皱起了眉头。

“柏舟太过分了,”叶蓁蓁手握通讯器,使劲吐槽,“你都不知道,我挥剑挥了一千下,想歇一下他都不让我歇。”

“还有还有,练习场也是,他每时每刻都盯着我,巴不得我一分钟都不要休息。”

“他太狠了太过分了,我觉得我的藤果给他吃好可惜啊!”

“要不是我机灵,我现在还在他的残酷压迫下不得脱身呢。”

通讯器一打开,安皎皎就接到了一堆来自于叶蓁蓁的吐槽,她愣是一句话都没有插进去,好在叶蓁蓁说了大半天说得都差不多了,安皎皎这才有机会说话,她先是赞同叶蓁蓁。

“没错,他太过分了,这么折腾我们蓁蓁,蓁蓁辛苦了。”

各种谴责轮番上了一趟,叶蓁蓁舒服了,说话的语气都柔和了许多。

然后,安皎皎试着开导叶蓁蓁:“不过,蓁蓁,也许他只是有点严厉了,他也是为了你好。”

叶蓁蓁一听这话立马炸毛了:“不,我觉得他是想要我死,一点都不准我休息。”

“那”安皎皎弱弱开口,“那不是你自己告诉他你要通过三个月以后的入门测试嘛!不然,他不会这么训练你。”

叶蓁蓁想要说什么,突然哑了声,片刻后,她才有点理不直气不壮地开口:“可是一点点都不能休息,真的很过分。”

通讯器对面的安皎皎见叶蓁蓁态度软和了下来,便慢慢和她分析。

“你看,你想要赶上三个月以后的入门测试,但是在成为问道宗的弟子之前,你又没有练习过剑法,那你现在是不是要短时间内将剑法提上来,那你现在和别人一比缺的是什么?”

“是时间!所以你要抓住你剩下的每一分钟时间去练,而且,柏师兄也是为你好,有他的针对性指导和高要求,你只会进步更快!”

“你好好想一想,我说的对不对?”

“对对吧!”叶蓁蓁还是有点点不开心和不情愿。

安皎皎听到这话,知道她好歹是听进去了,便没有再多说了,毕竟说太多可能会适得其反,转而和她聊起了别的话题。

第二天,叶蓁蓁准时来到那个放置稻草人的空旷草坪上,就看见柏舟已经在了。

叶蓁蓁走过去,行礼:“师兄早!”

“早!”

柏舟看了一眼掏出木剑要去砍稻草人的叶蓁蓁,开口叫住她,“师妹今天先不用砍稻草人。”

叶蓁蓁回头,疑惑看着他。

柏舟握拳抵在唇边,轻咳了一下,温和开口:“昨天是我太操之过急了,没有给师妹解释。”

“想要通过初级入门测试,以你现在的剑法差得很远,你现在在我手下都过不了一招。”

“最少,你要在我手下过得了三招,才有机会通过初级入门考试的实战测试。”

吹牛是不是得有个底线?

柏舟要是说她打不赢他,那她没话说,但是要是说她一招都抗不过去,也太瞧不起她了。

柏舟看叶蓁蓁的表情,就知道她在想什么,他沉默了一下,再次开口:“既然师妹不相信,那不如我们现在比试一下。”

叶蓁蓁一听这话,立马同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