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第17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叶蓁蓁接过那两瓶药,笑起来:“谢谢小谢还这么能想到我,我真是开心!”随后语气一顿,“不过,我还能再叫你小谢吗?还是,我得叫你师——兄?”

谢泽深笑起来,亮晶晶的眼睛专注看着叶蓁蓁:“蓁蓁喜欢就行。”

叶蓁蓁思考了一下,回他;“这样啊,那我目前还是叫你小谢吧!等我拜师以后再叫师兄吧。”

“那蓁蓁想拜谁为师呢?”谢泽深十分好奇。

“现在说这个还为时尚早,”叶蓁蓁不好意思起来,“以后你就知道了。”

谢泽深见叶蓁蓁不说,也没有多问,他提醒她:“蓁蓁,用药啦。”

“哦,对!”说着叶蓁蓁看着已经被她放在桌子上的玉瓶,有点混淆,“你刚刚说哪个是吃的?”

谢泽深指了指其中一个:“这个是吃的,“然后仔细解释起来,“你要是分不清楚,打开看一下就知道了,吃的是一颗颗的丹药,搽的是液体。”

“哦哦,明白。”叶蓁蓁将谢泽深指的那个瓶子拿起来,拔掉上面的瓶赛,往手心轻轻倾斜,便倒出了一个白色的丹药。

叶蓁蓁用两指捻起,放进嘴里,像嚼糖豆一样嚼了一下,末了还发出感叹:“好吃!”

坐在叶蓁蓁旁边的谢泽深杵着下巴看她,闻言,认真解释:“那当然,这是我特地请了药堂的师兄帮忙做成这种口味的,就知道蓁蓁一定会喜欢。”

“哈哈,原来是这样。”叶蓁蓁很是开心,“小谢这么用心,姐姐不是,我甚感欣慰啊。”

她立马发现自己口误,当人家姐姐了,立马补充:“口误口误,我下次一定记得。”

谢泽深笑起来,眼睛亮晶晶,点头:“嗯嗯。”然后又提醒叶蓁蓁,“你还没搽药呢!”

叶蓁蓁也不多话,听从他的意见,拿起药瓶将药倒在手心,用食指蘸了涂抹在裸露出来的带有伤口的肌肤上,之后便没有再动了。

谢泽深见状一时没反应过来,难道蓁蓁别处没有受伤?

疑惑了两秒钟,他反应过来是因为自己站在这里,随即脸红红的站起来:“蓁蓁,我在门外等你,你搽药吧!”

说完也不等叶蓁蓁反应,径直就出去了,最后还贴心将门关上了。

叶蓁蓁猝不及防间,他这么就出去了,半晌反应过来谢泽深说什么,有点哭笑不得。

她身上确实有伤,但

算了,她还是搽药吧!

叶蓁蓁检查了一遍自己身上,大多都是小伤,她利落的将药抹在伤口上,只是后背肩胛骨处好像某处有点疼,可能伤得略微有点重。

她在手上抹了药液,试图将手上的药液涂抹到伤口去,可问题是她看不见伤口。

这样反复几次,药没有抹上去,还因为动作拉扯力度过大,导致伤口更疼。

算了算了,管他的,就这样吧!

她重新将衣服穿上,喊谢泽深:“小谢,可以了,你进来吧!”

门外的谢泽深听到声音,立马回应:“好!”

只听到轻轻的脚步声靠近门边,下一秒门就开了,谢泽深走了进来。

他一进来,就闻到了之前没有的血腥味,脚步停了一瞬,疑惑发问:“蓁蓁,我怎么闻到了一股血腥味,发生什么了吗?”

“哦,没事”叶蓁蓁不甚在意,“我不小心撕裂了伤口。”

谢泽深神面带担忧,快步走到叶蓁蓁身边,上上下下看了一遍,又略微凑近闻了一下,他神情严肃问她:“你肩胛骨这怎么没上药?”

叶蓁蓁懵了一瞬,谢泽深的鼻子怎么这么好使?

这都能闻出来,别不是在诈她?

“没有,我上药了,只是可能上得不多吧!”叶蓁蓁极力否认,然后试图转移话题。

谢泽深不接话,就睁着他那双大眼睛无声的看着她。

两人僵持了片刻,最后叶蓁蓁投降:“你猜对了,肩胛骨我确实没搽药,但我不是搽不到嘛,而且现在这么晚了,我也没有办法找人帮我,”然后摊手,“所以我努力试了几次,伤口似乎还撕裂了,我也够不到,那我就只能不搽了嘛。”

叶蓁蓁这一通解释,谢泽深反应过来,他十分懊恼自己,今天自己是怎么了?为什么感觉蠢蠢的?

但现在这些都不重要,蓁蓁的伤口还是要搽药。

谢泽深纠结几秒,开口:“我可以帮蓁蓁搽药!”

“嗯?”叶蓁蓁倒是没想到这个。

虽然谢泽深失忆了,但他还是谢泽深,之前她好心帮忙才扒了他的衣服,结果他对她穷追不舍的要打要杀。

她可不敢麻烦他,指不定等他恢复记忆了,说她玷污他的眼睛,那她真的是不知道哪儿说理去。

叶蓁蓁拒绝:“不用不用,晾一天没事的。”

谢泽深态度强硬地看着她,叶蓁蓁找了许许多多五花八门的理由,他还是坚持要搽药。

叶蓁蓁拿他没办法,只好同意,但还是努力撇开关系:“先说好啊,这可不是我麻烦你去做的,是你自己主动要给我搽药,你以后可不能怪我啊!”

谢泽深不明白叶蓁蓁在说什么,但见叶蓁蓁同意搽药了,还是舒了一口气,顺着叶蓁蓁的话答应。

叶蓁蓁确定责任都不在自己这边了,然后才背对着谢泽深拉开衣服露出后背,示意他:“搽吧!”

谢泽深入目便是一片玉色的肌肤,他的脸一下就红透了,好在叶蓁蓁背对着他,看不到他的神情。

他视线略微往下,肩胛骨上是一道一指宽的伤口,皮肉外翻,中间还有一些木灵气夹杂在里面,这应该是木头人以剑气划伤的。

谢泽深看着这道伤口,满是心疼,他无意识的想将手放上去,在最后要接触到的那一秒,他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手“嗖”的一下就伸回来,视线慌乱不知道往哪儿放。

好在叶蓁蓁无法看到这一幕,他闭上眼,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

他打开药瓶,将药瓶靠近伤口,以一个合适的角度倾斜,一点点的倒在叶蓁蓁伤口上面。

许是因为伤口太大,药大面积倾倒,叶蓁蓁承受不住这种痛苦,身体一僵,咬着牙闷哼出声。

谢泽深听到这声闷哼,手无意识的抖了一下,戳到了叶蓁蓁的伤口,叶蓁蓁爆疼,之前还咬紧牙关忍住的她,咬牙切齿:“你是不是在报复我?”

“啊?”谢泽深一脸茫然,但还是小心翼翼的加快动作,将药倾倒在伤口上。

太阳当空,热烈的光线争先恐后的铺洒在演绎广场上,许多参加测试的弟子都在广场上,热热闹闹去看前面放出来的通过测试的名单。

叶蓁蓁穿过拥挤的人群,终于走到了榜单前面,她顺着榜单从上往下看,终于在第五个位置里面发现了自己的名字。

叶蓁蓁这才真正的放松下来,她这才去看通告上面的其他内容。

榜上总共只有十名通过此次测试的弟子,这十名弟子可以正式拜师,弟子可修习的道包括剑道、医道、药道、器道和阵道,只能选择其中一道修炼。

目前的各道收徒的长老有剑道长老乌月明

基本就是一些关于拜师的琐碎的细节。

接下来就是拜师大典,叶蓁蓁等十名弟子来到朝阳殿,收徒的长老也在,弟子和长老双方都满意,那就可以拜师。

叶蓁蓁拜了乌月明为师父,执弟子礼,尊乌月明为师父。

望月峰上,乌月明指着一个才清理不久的茅草屋:“徒儿,你就住这里,这是前两天我让你泽深师兄清理出来的屋子,特地为了迎接新徒弟的。”

叶蓁蓁恭敬行礼:“谢谢师父和师兄,劳你们费心。”

乌月明摆了摆手:“不用这么客气,这是你身为我的徒弟该有的,“顿了一下,“说来也是缘分,你救了泽深,如今你们又成了师兄妹。”

“对了,你旁边的屋子就是你泽深师兄的屋子。”乌月明指了之旁边的那间屋子,然后又指了指远处的一栋屋子,“那是我的住处,但是我经常闭关,所以我很少住,多以很多时候,大概只有你师兄和你在。”

最后,又补充:“当然,你才入我门下,我最近不会闭关。”

叶蓁蓁跟着乌月明的步伐到处转,听他讲解,很快就对望月峰上的一切有了大致了解。

但是他们都转了这么大半天,也没有见到谢泽深,叶蓁蓁有点疑惑:“师父,我怎么没有看到师兄呢?他不在吗?”

“嗯?我刚刚没给你说吗?”

叶蓁蓁摇头。

“哦,那可能是我说漏了,”乌月明捻了捻自己的胡须,“你师兄不是失忆还没好吗?我最近有了一个行动治疗方案,所以你师兄正在药浴!”

“哦哦!”叶蓁蓁点头,“原来是这样。”

说话间,两人又转回分给叶蓁蓁的那间屋子,站在门口,乌月明最后交代:“你刚刚通过初级入门测试,想必这段时间都是比较紧绷的,师父先放你三天假。”

叶蓁蓁一听还有假期,差点兴奋得蹦起来,但仍然还是努力绷住自己:“谢谢师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