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第19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她不由得多看了几眼,少年一身火红色的华服,皮肤白皙,相貌姣好,眼尾泛着淡淡的红,一双眼睛仿佛会说话。

红色华服,漂亮好似会说话的眼睛!

?!!!

叶蓁蓁想起来这是谁了,她立马躲避开自己的视线,尽可能的用衣袖遮住自己的脸,转回柜台,改变音调,低声对老板说:“这些饰品不用包装了,直接给我就好。钱不用找了。”说着,放了几枚中品灵石在桌子上。

老板本还担心两位客人在这里吵起来,突然这位女客偃旗息鼓了,这是好事,老板立马按着客人的要求将东西递过去。

叶蓁蓁迅速装其到储物袋里面,用袖子遮着脸走着出去,走着走着感觉头撞到了什么硬邦邦的东西,她下意识抬头,就看见了少年很不耐烦的脸。

叶蓁蓁立马低头道歉:“不好意思,不好意思。”然后从旁边绕过去,脚步飞快往店门走去。

被撞到的少年很不爽,但也觉得没什么大不了,他正待往前走几步,似乎突然想到了生面,瞬间脸色铁青转头。

少年手一指已经走到门口的叶蓁蓁,吩咐一直站在他身后的随从:“给我抓住她!”

门口低着头的叶蓁蓁听到这声音,知道自己是被识破了,她立马调动灵力飞奔离开。

但身后跟着她的人,似乎修为很高,叶蓁蓁始终甩不脱。

突然,她灵机一动,收起灵力,敛住自己的气息,走入人群,就近找了一个隐蔽的地方,重新乔装打扮,等她再次走到大街上已经是另外一个模样。

除非是对她极为熟悉之人,不然很难认出她,叶蓁蓁在大街上稍微往前走了一点,就看到那个随从似乎在街上找着什么,很显然就是找她啊。

很快,那个少年跑了过来,跟那个侍从说着什么。

叶蓁蓁没敢再看,立马混入人群,朝着相反方向自然而然的离开了这里。

侍从那边,少年一年汗的跑过去,询问侍从:“人找到了吗?”

“属下无能,没有。”侍从恭敬回应。

少年很不开心,咬牙切齿的说了一句:“可恶的女人,最好别让我逮到。”

叶蓁蓁在脱离了他们的视线范围内,又转了几条街,换了几次装,确定完完全全的摆脱他们之后,她这才打道回府问道宗。

叶蓁蓁御剑飞行去往问道宗的路上,精灵鸟好奇问起刚才的事情:“蓁蓁,那是谁啊?你怎么像见了鬼一样?”

“你不记得了?”

精灵鸟转着小脑袋想了半天,终于想起来了:“哦,是那个被你敲晕的小公子!”

“没错。”叶蓁蓁语气生无可恋,“怎么这么巧就遇上了,我还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再见了啊。”

事情是这样的。

叶蓁蓁和精灵鸟落到这个世界的时候,身上只带了极品灵石,所以当他们初次到达城镇的时候,叶蓁蓁并不敢使用极品灵石,只因极品灵石非修仙大能或修仙世家大族所不能拥有。

就在她为此事抓心挠肺的时候,无意中看见了这位少年。

当时少年穿一身艳丽如火的带有世家大族标志的华服,唇红齿白,相貌极好,最最最主要的是少年当时眼睛通红,好像是哭过,整个人失魂落魄,几乎不太关注周围,好几次撞到了身侧的路人。

而且,精灵鸟告诉当时毫无修为的叶蓁蓁,这位少年修为能力趋近于无。

一身修真界世家大族华服,毫无修为,还失魂落魄,叶蓁蓁立马就想到了怎么解决自己困境的办法。

她跟了少年一段距离,确定少年确实是独自一个人,其身上并没有防御法器的时候,瞧准时机便在一处偏僻的地方砸晕了少年。

然后,叶蓁蓁剥下了少年的华服,乔装打扮后便去了一处可以兑换灵石的钱庄里,大摇大摆的将自己的极品灵石兑换成极少的上品灵石和大量的中品和下品灵石。

当然因为少年是凡人,所以她不太敢确定自己是不是把她砸死了,她换了灵石回来,想送她去医馆。

但是少年的衣服一看就身份高贵,她的都是街上的平价衣服,很难不引起怀疑。

所以叶蓁蓁干脆给他重新买了一套衣服套上去,又将昏迷的他送往了医馆,确定他无碍后,叶蓁蓁悄咪咪的溜走了。

想想也知道她做的不对,但是她实在没有办法了,所以只好坑少年了。

但她万万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少年,她觉得少年真要逮到她,没有她好果子吃,毕竟他没有修为,但是他身边的人有修为,她还是不要随便出来瞎逛了。

叶蓁蓁御剑飞回问道宗的望月峰上,回到自己的小茅屋,此时的她已经很疲累了,她就简单洗漱,开始上床睡觉了。

第二天,天一亮,她就快速起床,收拾好自己后,走到了师父乌月明的房子那里。

叶蓁蓁在门口等了半天,都不见有人开门,她止不住在心里想,难道师父忘记了今天要教她,那她是不是该回去?

想了半天,也没有个所以然,她开始伸出试探的脚脚一探屋内,她发现屋里没人。

???

没人?

叶蓁蓁正为此大感疑惑的时候,乌月明从远处过来了:“蓁蓁。”

“师父早!”

叶蓁蓁循着声音看过去,是从晨光熹微中走出来的师父,一股仙气飘飘的味道,她忙恭敬行礼问候。

“我平日有事,很少在这里住。”

乌月明看叶蓁蓁在他的屋子前面等他,遂又解释了一句。

“师父说过,我记得的,”叶蓁蓁不好意思抓了抓头,“只是我以为师父可能在这里。”

“对了,我到现在为止,也还没有见到大师兄,他怎么样了?”叶蓁蓁询问着谢泽深的情况。

乌月明捻了捻自己的胡子,才开口:“你师兄的药浴还在泡着呢,具体效果我现在也说不清楚,也许过段时间就知道了。不用担心。”

“嗯嗯。”

“不说这个了,今天为师看看你的剑法怎么样。”

“是。”

很快,叶蓁蓁手里幻化出了一把木剑,她将自己历来的剑法演示了一遍给师父看。

叶蓁蓁演绎完之后,乌月明点了点头:“你的基础功法很扎实,基本没有什么大问题。你的理论知识解答我也看过了,可圈可点,对于修炼一途,你的理解是深刻的。”

“另外关于实战测试这一块,看得出你反应比较快,但是,”乌月明声音一顿,“你在对战的过程中虽然努力去迎战,但你的内心深处是胆怯对战的,所以你很容易就在对战中将自己落于下风,这也是为什么你会在又木头人的近身搏斗中一直处于被迫迎战状态。”

乌月明手上突然显现一个原型的球状物体,他介绍说:“这是为师得到的一个练习法器——时光滞,外面一个时辰,里面就是一个月,并且里面的关卡会根据进入者的修为对应拔高测试难度,最高可达化神巅峰期。”

“为师将他给你,希望你能物尽其用。”

乌月明将球状物体递给叶蓁蓁,叶蓁蓁双手接过,声音恭敬:“弟子谢师父。”

乌月明慈爱的看着徒弟,继续:“嗯,这是作为我的弟子该有的。”然后语气顿了一顿,“之前带你的师兄柏舟,他也来见过我了,和我说了一下你的具体情况,师父针对你的情况有了一些新的计划。”

“我若无事,你的试炼我大概隔十天要检查一遍,如果你没有达到要求,“随后表情严肃,“师父就不得不加重徒儿的练习强度了。所以,你切记不可偷懒。”

本来还想偷个懒的叶蓁蓁被师父这么点出来,她立马否决了如此的想法,积极应承师父:“师父,徒儿一定会积极努力的修炼。”

乌月明点头,很是欣慰:“这才是我的好徒弟。”

“对了,目前这七天呢,你每天进入法器六个时辰,也就是练习六个月,练习出来之后,师父都会为你一一的讲解,帮助你最快程度去理解和提升自己。”

“好!”叶蓁蓁乖巧应答,“那师父我先在就进去?”

“嗯,去吧。”

七天后,叶蓁蓁已经在法器里面练习了四年多了,也就是外界的四十二个时辰,还听过来自于师父的七次讲解,每每都让自己醍醐灌顶,突破瓶颈,她也对之后如何修炼找到了自己的方法,可以自行摸索。

这天下午,乌月明在指点叶蓁蓁后,告诉她:“蓁蓁,你目前已经可以自己摸索着修炼了。修炼一途艰难,真正需要的是靠你自己领悟,以后师父能做的就是你遇到极大瓶颈和困难时候给予你指点。”

“弟子知道。”

“嗯,我最近观你师兄的情况,可能最近我一个月我都要去看着你师兄治疗。”乌月明语重心长,“所以,你的修炼要靠你自觉啊。”

“弟子知道,定不会偷懒的。”叶蓁蓁语气坚定。

“好,那师父就走了。”

“恭送师父。”

乌月明离开后,叶蓁蓁再没有偷懒。

一是源自于师父的殷切教诲。

她觉得自己偷懒,师父会失望,当然最主要的是她觉得师父面对偷懒的徒弟怕是会有惩罚。

别看师父平时好说话,她哪天练习有点点不对,师父就宽和的笑着纠正她,直到她能够完全领悟争取,所以她的三年半就是这样变成四年多的。

二是谢泽深此次很可能就记忆恢复了。

她现在成了他嫡亲的师妹,就算不能杀她,他必定是不会绕了她的,她得努力修炼,多为自己弄点武力值傍身,当然也是为了自己之后能够更方便的推进任务。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