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第21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叶蓁蓁的动作按照常理谢泽深是能够躲得开的,但不知道为什么他没动,但也没预料到叶蓁蓁会会抱住他的双腿。

叶蓁蓁手抱上来的那一分钟,谢泽深心里不知道为什么一下就紧张了起来,手一抖,茶水就倒在了他自己的衣服上。

谢泽深正想站起来,就听见叶蓁蓁的声音响起,她顺着声音来源低头茫然看着叶蓁蓁。

不知是因为谢泽深向来伪装得好,还是什么原因,落在刚抬头的叶蓁蓁眼里是谢泽深面无表情盯着她。

她正想说点什么缓解一下气氛,就发现茶水倒在了谢泽深衣服上。

叶蓁蓁联想了自己前后的动作,有些心虚:“师兄,对不住,我这就给你处理。”

然后叶蓁蓁手稳稳一拉,准备再次起身的谢泽深又被她拉回去坐下了,并在手上捏了一个法诀,一道微弱的光便落到谢泽深衣服,瞬间衣服上的水渍就干净了。

“师兄,你看干净了。”她声音明朗,示意谢泽深看那处被她处理过的地方。

“嗯。”谢泽深低头看过去,见干净了,点点头。

他还想起来,但叶蓁蓁死死拽着他腿不放,这一刻他不知道自己什么心理,也没有让叶蓁蓁放开自己,只是沉默看着叶蓁蓁。

在叶蓁蓁的视线里,谢泽深还是那副清冷的表情,叶蓁蓁摸不准他是否为茶水的事情生气,她想了想,决定还是继续赔罪。

她低下头,一只手稳稳抱住谢泽深的腿,一只手空出来擦不存在的眼泪,哭声明显:“师兄,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不该骗你!”

也不该试图杀你,也不该扒你衣服,当然这话叶蓁蓁不敢说,她怕谢泽深本来想不起来的,她说出来反而提醒了谢泽深。

叶蓁蓁没再细数自己的罪状,而是做了最后的总结:“总之,师兄我对不起你,我深刻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了。”

“但已经犯下的错误虽然不能再回去改掉,但好在还有机会弥补,师兄,请给我一个弥补的机会吧!”

她抬头看向谢泽深,语气真诚:“师兄你提一个要求,我一定会尽最大努力做到。”同时观察谢泽深的反应,就见对方还是刚刚那副表情。

叶蓁蓁一咬牙,闭着眼豁出去了:“师兄,实在不行,你捶我一顿,把你当初在我身上受过的委屈都来一遍!”

整个房间静了片刻,叶蓁蓁还待再说些什么,就听见谢泽深清冷的声音:“师妹,你刚刚说的话可当真?”

叶蓁蓁想问是哪一句,她并不是全部都是真话啊,她只是努力做出样子来。

但她不能这么问,这么问不就代表刚刚自己的话是假的了。

她低着头,硬着头皮回答:“当然是真的!”

“既然是这样,”谢泽深定定看着叶蓁蓁的头顶,“那你就记住你欠我一个要求,以后我会找你讨要的。”

“嗯嗯,”叶蓁蓁抬头看谢泽深,为确保万无一失还补充了一句,“一定要是我有能力做到的要求才可以。”

“我不会提你做不到的要求。”

叶蓁蓁听到这话,兴高采烈爬起来,恭敬行了个礼:“谢谢师兄,感谢师兄宽宏大量,蓁蓁铭记于心。”

她眼睛一瞟,看到桌子上的茶壶,忙提起茶壶倒了一杯茶水,递给谢泽深,笑容谄媚:“师兄,您喝茶。”

谢泽深接过茶水:“谢谢师妹!”他声音依然清冷,态度却好了许多。

“师兄客气了。”叶蓁蓁以为事情到这里就结束了,她一脸轻松,不易察觉的舒了一口气。

“师妹当初为什么会扮作江初月呢?”

猝不及防间一句话进入叶蓁蓁的耳朵,她刚刚放下去的心一下就提起来了,她小心应对:“我我当初认错人了,所以才会那样对师兄,请师兄饶恕。”

“无妨,”谢泽深语气轻飘飘,继续追问,“师妹是将我认成什么人了?”

一个谎言要用一百个去圆,问题是她一时之间想不到啊。

“就就是,”叶蓁蓁脑子高速运转,拼命想理由,“是是”

叶蓁蓁结结巴巴了半天,发现说是什么人都不合适,她不知道后续应该怎么去圆。

最后,她腿一软,又跪回地面:“师兄,恕我不能说。”然后,头一低就不吭声了。

“所以,师妹认错是诚心的吗?”

叶蓁蓁赶紧抬头看着谢泽深,拿出最大的真诚语气:“我是诚心认错的,但,“然后语气顿了顿,“理由我也确实不能说。”

谢泽深和叶蓁蓁几个回合拉扯后,叶蓁蓁还是一个字都没有说。

最后,谢泽深冷冷看了一眼叶蓁蓁,抬手去拿旁边的剑。

“师兄,”叶蓁蓁以为谢泽深要杀她,赶忙一只手抱谢泽深的腿,另外一只手试图去阻挡谢泽深的动作。

然后她痛哭流涕求绕:“我真的不能说啊,你看在师父的面子上绕我一命啊。”

“放手,”谢泽深停住动作,恼怒看着叶蓁蓁,“我是要出去!”

“啊?”

叶蓁蓁明白自己会错意了,忙缩回拦住谢泽深拿剑的手,同时松开紧紧抱住谢泽深腿的另一只手,态度无比殷勤,“师兄,您请。”

谢泽深一个眼神都不给叶蓁蓁,提着剑从凳子上起身,快步走出去了。

叶蓁蓁就看着谢泽深一步一步的走出了房间,谢泽深走出了好一会儿,她才回神。

跪了好长时间,叶蓁蓁试图爬起来,却发现自己腿又酸又麻,她干脆坐在地上,慢慢将脚伸直,轻轻揉着,思索着现在的情况。

目前的危机是解除了,谢泽深应该是不会对她有很大的杀心,起码她的小命是保住了。

可刚刚谢泽深的态度是在明晃晃告诉她,他很不高兴。

唉!这有什么办法,她又不能说实话,谎话她编不圆啊。

算啦,她态度好点,力求让谢泽深感受到她认错的决心吧。

叶蓁蓁在想了个大概的求原谅思路之后,慢腾腾的爬起来,坐到椅子上,倒了一杯茶水,悠哉悠哉的喝完茶水,才走出谢泽深的房间。

“师兄,我”

叶蓁蓁拦住谢泽深,才刚开始说几个字,站在她对面的谢泽深就转身走了。

叶蓁蓁不气馁,她跟在谢泽深身后,试图继续解释:“我真的是有原因不能说,师兄”

下一秒,谢泽深原地消失,然后出现在远处。

叶蓁蓁垂头丧气,这样的拦截场面已经出现很多次了,谢泽深态度一如既往不搭理她。

至于叶蓁蓁为什么这么百折不挠呢?

这源于许多天前的一个早晨,谢泽深牛气哄哄的将还在睡梦中的叶蓁蓁叫出来对战,可问题是谢泽深一个化神对她一个金丹,可想而知,一招秒杀叶蓁蓁没有大问题。

可谢泽深并没有秒杀她的欲望,谢泽深只是要和她比试,然后每次都控制在三招之内将叶蓁蓁给掀翻在地。

叶蓁蓁最开始还跃跃越试,最后发现谢泽深是故意的之后,她焉了,她不想再体会这种被动挨打的滋味了。

在又一次谢泽深将她掀翻出去后,叶蓁蓁躺在地上不动了,下一秒她就听到了剑的嗡鸣声。

危机感迫使叶蓁蓁抬头,就看见谢泽深的剑立在她面前的土里,而谢泽深不知何时也站到她面前,面无表情的看着她。

一剑一人什么都没有说,但叶蓁蓁读懂了。

她要是再不起来,谢泽深就举着剑直接打她,一不小心打死了打残了,那就是命吧!

叶蓁蓁屈服了,在生命威胁之下,艰难爬起来和谢泽深对战,不,应该说是单方面承受谢泽深的虐打。

一天是这样,两天是这样,三天也是这样。

叶蓁蓁终于后知后觉意识到哪里不对,于是才有了拦截谢泽深,诚恳认错的情况,最开始谢泽深还停下来,后面谢泽深许是发现叶蓁蓁根本就不说原因。

然后就演变成了,只要叶蓁蓁一开口,谢泽深就转身离开。

对此叶蓁蓁只能说,苦啊!

她眼见着谢泽深每天收拾她的时间更长了,从一个时辰,到两个时辰,再到四个实诚,如今也是六个时辰了,再过段时间是不是一天十二个时辰,二十四个小时都这样?

坚决不能这样下去了,叶蓁蓁目送着谢泽深远去的背影,心里慢慢有了注意。

第二天,叶蓁蓁在被迫挨打了几个时辰之后,照例拦住了即将离开的谢泽深,大声喊着我错了,但就是不解释。于是,谢泽深很快就消失在原地。

叶蓁蓁再三确认他是离开了望月峰之后,便轻手轻脚摸进了谢泽深的房间,片刻后,叶蓁蓁推开谢泽深的房门再三张望,确定安全便自然的回到自己的屋里。

当清晨的第一缕曙光照进屋子时,叶蓁蓁从黑甜的梦乡醒了过来,她缓了会儿,见没有人来催她起床对战,她看向帐顶的眼睛里盛满了愉悦。

今天早上谢泽深终于不能来将她叫出去挨打了!

不知道她新买的药粉可以让谢泽深昏迷几天?

既然谢泽深昏迷,那她是不是可以趁机在谢泽深脸上涂鸦?

叶蓁蓁这么想着,欢快起床了,她在屋里搜罗了半天,终于找到了不知道什么时候买的毛笔和砚台。

她简单处理之后,就拿着这些东西,兴冲冲推开了谢泽深的房间,脑海里规划等会而给谢泽深画个什么好呢,是小猫,还是乌龟,还是全部给他涂黑?

这么想着,她神情愉悦的看向房间,抬脚准备走进去。

下一秒,叶蓁蓁僵在了原地,险些没拿稳手中的砚台和毛笔,眼睛整个瞪圆了看向前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