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普天成的判断没有错,路波的确是在生他的气。

路波去北京,一半是为自己的仕途奔波,没有哪个人会安于现状,在官场,安于现状就是退步,就是主动放弃机会。官场最大的特色就是不停地跑,不停地动,动才有机会,动才有可能。眼下海东班子虽然极其稳定,路波跟宋瀚林也没闹出不和谐的声音,马超然表现也相当安静,但这并不表明,海东班子就牢固可靠,不具备变的可能。可能是创造的,未来是筹划的,要在不变中寻找变的动因,要在不变中为将来的变打好基础。当然,就算海东变不了,路波也要寻找别的机会,从海东跳出去,跳到别的省担任事实上的一把手,也不是没有可能。总体说来,路波的努力是有效果的,他在这一半上给自己打满分。另一半是为了海东几个大项目,其中就有明年开工建设的两条高速公路。作为一省之长,心里必须装着项目,有人说,这长那长,说穿了就是项目之长。这话有一定道理。如果说党委的主要工作是管好思想管好人,政府的主要工作就是在增长两个字上下功夫,要让GDP上去,要让政绩上去。眼下增长最有效的方式还在项目,在投资,在不断地扩大内需,拉动各项建设,尤其基础设施建设。路波怀着满腔热情到交通部,原想跟部里再告点艰难,把几个该敲定还未彻底敲定的过境项目敲定下来,哪知反让部领导上了一课。

这课就是普天成提出的那个方案,部领导表示出很大兴趣。

他到底要干什么啊。北京的时候,路波就发出这样的叹。已经把骆谷城排挤了,厅长换成了普的人,普天成怎么还不甘心,怎么还要折腾?宋瀚林可以挤兑他,难道普天成也要挤兑他?

路波不能对此毫无反应,该给普天成脸色的时候,不妨也适当给一下。但路波绝不想跟普天成对立起来,不科学,也不明智。省长跟常务副省长说穿了是战略合作伙伴关系,这里面肯定有斗争,但更多的却是合作,是让步或者妥协,就跟他和宋瀚林之间一样。一切事物行进的过程都是在让步或妥协中迂回前行的过程,针锋相对只能导致分崩离析。政治讲究艺术,打个嘴巴喂块糖是最最实用的艺术,用脚暗踢用手明拉是官场上最常见的合作方式。于是这一天,路波将普天成叫去,先是围绕目前海东经济建设若干问题讨论了一阵,讨论的目的并不是真想拿出什么方案来,方案其次,关键是缓和气氛,将气氛拉到他需要的那个温度。普天成表现得很配合,没费多大力,气氛就融合了,十分融合,看上去政府一、二把手一点裂隙也没,都在殚尽竭力鞠躬尽瘁为海东劳神劳心。觉得时机差不多了,路波起身,在屋子里来回走了一阵,像在思考一个重大问题,又像是在运筹什么。走着走着,路波忽然停下,像蓦地记起一件事,道:“对了天成,有件事差点忘了。最近我怎么听说吉东那边有点乱,特别是龟山,相信你也听到了吧?”

普天成不能回避,一回避反而显得自己不真诚。他点头道:“听说了一些,还是老问题,下面的人不得力,有矛盾不及时解决,非要等激化了。”

“是啊,遇事推诿扯皮,矛盾上交,不以身作则,这些顽症到现在也解决不了。”路波顺着普天成的话又发了一阵牢骚。忽然像是来了兴趣:“要不你辛苦一趟,龟山虽然小,但矛盾搁那里不解决也不行,再者弄出上访的事来咱们脸上都不好看。龟山是你的根据地,群众基础深厚,那里的老百姓对你有感情,你去了,对下面同志也是个促进。”

“我……?”普天成非常意外地站起身,路波这话显然超过了他想像,宋瀚林让他去龟山,路波也让他去龟山,他们两人怎么会想到一块?

路波倒是不惊不怪,他把目光避开,没跟普天成对视,也没在这事上多说,而是话头一转,突然问:“若瑄最近情绪怎么样,前阵子她找过我,谈过些想法,真是不好意思,让她虚度了这么长日子。”

普天成又是一怔,知道这是路波的策略,但仍然抵挡不住地说:“让省长费心了,她这人就是死要面子,老是给你们添麻烦。”

“怎么能说麻烦呢,她本来就是无辜的,应该尽快回到岗位上,上次我还跟书记谈过一个想法,等书记回来,我再替她喊喊冤。”

路波这样一说,普天成就一点退路也没了,官场上最怕的就是交换,人家把绣球抛过来,你不能不接。接了,就得有所回报。

路波抓起电话,打给于川庆,不大功夫,于川庆进来了。路波说:“川庆你准备一下,陪天成省长下去一趟,具体时间我想就明天吧,拖久了影响其他工作。”然后转向普天成:“这么安排不急吧?”

普天成连考虑的机会都没了,更别说拒绝,只能道:“按省长说的办。”

往龟山去的路上,普天成就想,是什么让路波低下姿态来让他去龟山?还有,路波为什么要让于川庆陪着他,副省长下基层,陪同的应该是自己的专职副秘书长,路波刻意点名让于川庆陪着,有文章啊。

车子驶在奔往龟山的路上,普天成的心,却让很多细微的东西搅乱了。

刚进吉东地界,普天成就看见密密麻麻的车子停在界碑那边,心想定是吉东四大班子恭迎了,心里不由得就动了怒。这个杨馥嘉,玩形势玩上了瘾!坐在前排的秘书闻捷回身轻问:“省长,要停车么?”普天成呛道:“往前开,停下做什么?!”闻捷讨了没趣,跟司机对望一眼,车子稍一减速,紧跟着就像箭一般冲了出去。透过车窗,普天成看见走在前面的于川庆已经下车,在跟杨馥嘉亲切握手。普天成的车子不留情面地掠过,让后面一片惊慌。普天成能想像出杨馥嘉此刻脸色变成了什么,但在心里还是对这个女人摇了摇头。忽然间,他又想起宋瀚林给他的那张名单。那是一张即将调整的干部列表,普天成虽不明白宋瀚林为什么又要调整干部,但对名单上几个人,还是颇有想法。奇怪的是名单上居然没有杨馥嘉,也就是说,宋瀚林还想让她继续在吉东干下去。普天成却忍不住有了一个想法,要设法谏言,让杨馥嘉离开吉东!

不能让她再这么夸张下去,这人的浮夸远在乔若瑄之上,乔若瑄至少还有一种精神,敢碰硬的精神,杨馥嘉没,杨馥嘉太知道怎么讨好上级了。想到这,普天成忽然对妻子乔若瑄仕途上的不如意生出同情,甚至多了一份内疚。

是啊,他从没在仕途上为她说过话,乔若瑄政治上所有成就,都是她自己打拼的结果。

在后面车子战战惊惊的追赶中,普天成率先进入龟山县,没想到的是,龟山界碑前也排了长队,县里领导正翘首相望呢。普天成哭笑不得,上行下效,很多风气就是这么形成的。他冲司机叹了一声,说停下吧。

等下了车,龟山县委新上任的书记杨明高和县长岳正基带众人迎过来,普天成看到了上次去海东向他反映情况的县长秘书小高,小伙子正拿着相机,抓拍镜头呢。普天成跟县里四大班子领导一一握过手,书记杨明高将一大个子男人介绍给他,说是矿业集团老总秦大冲。秦大冲的大名普天成早已不陌生,两人见面这还是第一次。秦大冲显得很低调,谦卑地弓着身子,连着问了几声首长好。普天成不露声色地看着路波这个大舅子,末了淡淡说了声,是大冲啊。

这时候杨馥嘉他们赶来了,车子还未停稳,杨馥嘉就跳下来,气喘吁吁奔普天成面前,红着脸道:“我来晚了,请省长批评。”普天成没给杨馥嘉好脸色,也没接她的话,目光徐徐扫过众人,看杨馥嘉到底带了哪些人。发现吉东政法委书记林国锋也在人群中,脸上表情多少缓和了些。林国锋是龟山前任县委书记,周国平一事,林国锋功不可没,他帮普天成圆了一个常人无法圆得了的场,将谎撒到了中央。不久后林国锋升为吉东常委、市政法委书记,原来的县长杨明高接任县委书记,常务副县长岳正基升任县长。要说这一拨人的升官,都是得益于国平副省长,就连当时的公安局马局长,现在也是吉东市公安局副局长了。

廖昌平也凑过来,想跟普天成说什么,普天成看也没看他,冲林国锋道:“国锋坐我的车,现在就去龟山。”

一辆警车呼啸着走在前面,杨馥嘉的车子排第二,接下来是普天成,其他依次而排,车队蔚为壮观。有人说在中国做官,获得的快感是全世界任何一个国家不能比的,普天成今天的阵势,怕是美国总统也不能比,大小二十六辆车,七、八十号人,这样的场面,心里没有自豪感才怪。普天成瞥一眼窗外,严冬已将绿色一扫而尽,枯败的大地呈现出一种苍凉的壮美。林国锋不安地望住普天成,想主动说话,心里又很没底气,那份尴尬劲能把人难受死。

普天成也不说话,他叫了林国锋,却突然又不知说什么。是啊,说什么好呢。问题还是在林国锋担任县委书记时积攒下来的,当然这也怪不了林国锋,换上谁,这问题都棘手,都不好解决,谁让采矿者是省里二号人物的大舅哥呢。但是真的就没有办法把这根骨头啃掉么?

怔半天,普天成忽然问出一句莫名其妙的话:“我记得三真师父当主持时,徐书记还送过一块匾吧,是你亲手题写的?”

林国锋的脸痉挛了下,马上又换作笑脸:“省长记忆力真好,好些年的事,我都忘了。”

“我还记得通往白云观那条路,也是你当县长时主张修的。”

“是,六年前修的。”

“时间过的真快。”普天成发完这感慨,又不说话了。其实他提及白云观,就是在旁敲侧击林国锋。他认为林国锋把自己做过的事忘了,这不好,人不能太健忘,尤其官场中人,尤其官场中还有政治前景的人,更应该记住自己的过去。过去做好做完美的事,要把它当样板一样树心间,时时供自己参照。过去做得不完美甚或存有欠缺的事,要当成遗憾,人心里有了遗憾,往后做事就会谨慎,就会渐渐形成追求完美的风格。至于过去做糟甚至做下隐患的事,就更不能忘。隐患是炸弹,埋得越深,炸得越猛。一个敢把隐患抛在脑后的人,是绝对没有政治前景的!

果然,普天成暗暗发现,林国锋的脸没刚才那么激动了。刚才他一定在想,把他叫上车,是有好消息跟他透露呢,上车那一瞬,普天成明显看到林国锋脸上的那种得意劲。

人啊,普天成有点伤感地闭上了双眼。

现场会是在山下召开的,普天成原打算上了山再展开调查,但人太多,这么多人上山,会引起矿工们误解,更会让矿工们空抱希望。这么一大队人马开上山,到头来啥问题也解决不了,遭耻笑的就不只是他普天成一人,怕是整个政府形象,都要大打折扣。

普天成简单讲了这次下来的目的,以及当前龟山开矿中存在的问题,但他没提上访的事,也没提群众反映很尖锐的几个问题,只是说安全开采合理开采是下一步龟山开矿的方向,市县两级应该拿出一个科学方案来,解决目前争议,让矿山秩序尽快平稳下来。他的话讲得很委婉,几乎听不出什么尖锐,更没带批评,所以杨馥嘉他们脸上全染着笑,好像听到表扬一样开心。普天成讲完,杨馥嘉接过话头,先是代表吉东四大班子对普副省长的到来表示热烈欢迎,说吉东在省委省政府的坚强领导下,在省里各位领导特别是普副省长的亲切关怀下,各项工作取得长足进展,这次普副省长带队下来,又对龟山采矿做专项调研,就是想促进和推动龟山采矿业的发展,进而推动龟山各项事业的大发展大崛起。我们一定要抢抓这一机遇,迅速掀起一场高潮,将龟山采矿业发展为县里的支柱产业,市里的重点产业,将龟山这个品牌打响。

杨馥嘉还在激情澎湃地说着,普天成的眉头已经皱在了一起,怪不得龟山能陷入到如此混乱的局面,原来市里根本就没把它当回事。听了一会,普天成打断道:“行了馥嘉,你少说两句,我想听听矿主们的意见。”

今天来的除大矿老板秦大冲外,周边几个民营矿老板也来了,遗憾的是现场普天成没看到马得彪的影子。杨馥嘉正讲到兴头上,被普天成这么一说,顿时不自在,不过她还是很机智地把话头转给了秦大冲:“那就请秦总汇报吧,龟山采矿秦总最有发言权。”

秦大冲咳嗽了一声,开始汇报。普天成的目光专注地望着这个龟山传奇人物。据他掌握的资料,秦大冲最早是龟山矿业公司一名技术员,龟山采矿权还没彻底放开时,秦大冲离开矿业公司,在县石油公司干了一段时间的副经理,后来一度说要当石油公司经理了,却又突然回到矿业公司,以承包形式拿到了矿业公司往外发矿石的权力,几年下来,秦大冲的腰包就鼓了起来。这时国家允许私人办矿,秦大冲第一个投资开起了矿,不出两年,他的矿就让原来的国有老矿感到了危机。有段时间,路波还有秦淑贞都不想让他在龟山继续干,想把他调到省里,在安监局或劳动检察大队安排个职务,哪知秦大冲开矿开上了瘾,谁劝也不听,愣是咬着牙将龟山县惟一的国有老矿承包到了手中,紧跟着又改制,以股份制形式拿到了控制权。

现在秦大冲大小掌握着十二个矿,矿业公司也在他名下,事实上他已成了龟山矿业和矿产资源的实际掌控者,小矿主叫他山大王,也有叫秦霸山的。更有矿上的职工将龟山叫为秦家矿、路家山……

普天成一边听一边琢磨,是什么力量,可以让一座养育了几十万山民的矿山成为一个人或几个人的,又是什么力量,让所有的监督或管理沦为摆设。似乎是权力,似乎又不是,普天成认为,是惯性。

我们太屈服于某些东西了,当权力的大旗高高竖起时,我们似乎只懂得低头臣服,或抬头仰望,然后顺着惯性,一步步沦为权力之奴。我们失去了声音,只知道陪着笑脸跟在权力后面。权力几乎不用张口不用暗示,我们已经替它把一切心都操到了,该扫的障碍扫清,该排除的异己排除,该开通的方便之门一律开通。

看看这些脸吧,今天在座的有八十多位,当秦大冲开口说话时,八十多张脸上露出的表情近乎一样,恭敬、奉承、讨好、献媚,甚至比这还可恶,有些脸在望住秦大冲时,比望住他普天成还不自信。有些脸本来就够媚了,可还嫌不够,还要拼命挤出一种下贱的媚态。

普天成看得是心潮起伏,感慨万千,胸口已在鼓荡着一些东西了。等他收回目光时,冷不丁又想到另一个问题,难道你普天成能脱俗,能在权力面前昂起自己的头?

不能,真还不能!

普天成心情沉重地往山上去。秦大冲一点不觉得自己过分,相反,他在汇报会上还反复跟县里市里要政策,要进一步优化投资环境,要对民营企业松绑,要进一步细化龟山的矿权、产权、营销权、还有开采权,他毫不客气地提出一个方案,要将龟山现有二十六个矿点进行整合,达不到条件的一律关闭。整改合格的,要按股份制方向逐步改造,最终形成大矿领导下的作业点制,要将若干个小拳头握成一个大拳头,这样才有冲击力,这样才能有效地保障科学、有序、安全、合理开采。

这些话说得多动听啊,又多么符合当下潮流,可这些话背后,却赤裸裸地暴露出两个字:独吞!

往山上去的时候,秦大冲的车子就跟在普天成后面,龟山早已挂满各种标语,各矿井都挂了彩旗,什么安全生产,环境保护,全都写在纸上挂在山上,看来他们对普天成的到来,做足了功夫。普天成知道,这一趟是看不到什么的,所有不该让他看到的,都已掩藏起来。他收回目光,有点无聊地给胡兵发了条短信,问那个叫马得彪的矿长怎么不见?胡兵很快回了短信,说马得彪前天出事了,下山时失足坠入悬崖,差点把命丧掉,目前在医院抢救。

失足?普天成本能地就想到另一层,一个在龟山开了将近十五年矿的老矿长,龟山一草一木他都熟悉,山山沟沟更不用说,难道会失足摔下山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