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三分热七分凉 > 雏菊篇③没有多少你我对错

我的书架

雏菊篇③没有多少你我对错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骆一帆很疑惑,他不知道本子里刻意夹的花是什么意思,对此薛铭谄媚地告诉骆一帆说:“雏菊的花语,幸福、纯洁,和……隐藏在心中的爱。”

  骆一帆瞪着吊儿郎当的薛铭,看在那个人给他作业写得还不错的份上,他并没有顺手把花扔在地上,而是重新把作业本合上了。

  “c班的?”

  “嗯。”

  “你相好?”

  “谁说的!”

  薛铭挠挠下巴,说:“那你怎么没把花扔了。”

  骆一帆起身离开座位,空留下一个令薛铭遐想的背影。

  骆一帆去找了负责的白何欢,问她作业谁写的。

  白何欢抱着一本课外书,抬头朝着骆一帆甜甜地笑,马尾软趴趴地梳在头上,看上去确实清纯又乖顺。

  “我写的呀。”

  骆一帆疑惑地看着她,虽知是撒谎,但也没有戳穿,只说了一句“嗯。”就离开了。

  他下楼走到便利店后面的墙角,俯下身子摸摸小狗的头。大部分都知道这狗是骆一帆养的,所以也没人敢随便碰这只狗,因此小狗养的还不错。

  小狗歪歪头,可爱地望着骆一帆,还舔了舔他的手。

  “别闹,果果。”骆一帆说。

  小狗乖乖低下头,任着骆一帆揉它的头。

  “骆一帆同学。”白何欢突然出现在骆一帆身后,低头看着骆一帆蹲下的背影。

  骆一帆微微扭头,看清来人是谁之后,转过头去说:“你有事?”

  “那个,我听说这里有雏菊花,我想找找,能让一下吗?”

  “雏菊花……”骆一帆喃喃自语。

  他移开位置,小狗看到生人显得很胆怯,便往窝里缩了缩,白何欢看向骆一帆,“你养的吗?”

  骆一帆没回答表示默认,他没想到白何欢会不知道,毕竟白何欢和薛铭他们玩的还不错,两人也偶尔见面,从说话方式和行动来看,骆一帆可以看出这是个有脑子的人。

  可是却在c班。

  白何欢潦草地看了几眼杂草里,连翻弄都没有,转身说:“看来是没有的,我就先走了,记得准时去上课哦。”

  莫名其妙。

  骆一帆像是被蛊惑了,他对白何欢说的雏菊花十分上心,蹲下来在杂草里翻找着——他找到了。

  是极小的一株,白色的,和本子里夹的一模一样,所以那个人一定就是在这里找的。

  “你见过什么人吗?”他冲小狗说。

  “汪?”

  “……算了。”

  骆一帆起身,迈开长腿走回了教学楼。

  刚到教室门口,骆一帆就不想再迈进一步了,因为陈星正坐在他的位子上,不知道在翻找什么。

  一旁的人都视若无睹,仿佛这是件平常事一样,班里的林书瑀要从外面进来,不料被骆一帆挡住了去路,拍了拍骆一帆的肩说:“哥,你进去不?”

  骆一帆点点头,往自己的座位那里走去。

  陈星看到骆一帆,鼓着嘴地跟他说:“那个本子怎么回事?”

  “你能回去你自己那里吗?”

  “……你就这么对我。”

  骆一帆拽开她,说:“我觉得我说的够清楚了。”

  前桌的女生一副吃瓜模样,等着他俩再爆料,还跟同桌窃窃私语。

  谁不知道陈星生日会,寿星陈星出了多大的洋相,纯属的热脸贴冷屁股。

  那天陈星穿得不知道多妖艳,又露胸又露腿的,腆着脸往骆一帆身上黏,可人家骆一帆呢,不仅迟到,连礼物都没带。

  “我多讨厌你,你不知道吗?”

  一句话,像冰锥刺到心里,又冰凉又钻心。

  陈星的眼泪一下子就止不住了,画的精致妆容被泪水打花,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一旁的人赶紧凑到陈星旁边,该安慰的安慰,却没一个人去控诉骆一帆。

  因为大家都心知肚明,根本不能怪骆一帆,一切都是痴心一片的咎由自取。

  陈星抓住骆一帆的手,一遍一遍告诉他,她喜欢他,她爱他。

  骆一帆被手掌的的炙热惊到,陈星的泪珠一滴一滴落在骆一帆手上,他缩回手,他告诉陈星说:

  “以后过生日,就别邀请我了。”骆一帆尽量让自己的语气不那么生硬。

  难得的温柔,让陈星以为自己还有机会,她满脸泪水扬起一个笑容,激动地看着骆一帆没什么感情的眼睛。

  “你想多了。”骆一帆说。

  陈齐看到这尴尬的一幕,赶忙扶起地上的陈星,然后陪着笑脸说:“她喝醉了,大家别当真。”

  陈星哭累了,靠在陈齐的身上,捯饬了几下有些乱的长发,也笑着说:“那个,大家吃好喝好啊,我就先回去了。”

  “……”骆一帆被众人注视着也属实难堪,就前后脚离开了KTV。

  薛铭在路上一直拷问骆一帆为什么不喜欢陈星,要家境有家境,要才华有才华,要颜值有颜值,到底哪里差,哪里配不上骆一帆。

  骆一帆一开始没说话,在夜晚的小路上听着薛铭念念叨叨。

  “她没配不上我,她谁都配。”

  “那不就完了吗?不是,这么好的你这辈子也碰不到了,你干脆就……”

  “可我不喜欢她。”

  薛铭说不出话来,挠挠头,两人就这么安静地走回家。

  “你说陈星做错了吗?”薛铭在交叉路口开口问骆一帆。

  “……”

  骆一帆没回答,他就那么看着薛铭的眼睛,好像答案都在那双桃花眼里了,看得薛铭云里雾里。

  你说陈星做错了,她不应该无缘无故造谣别人的名声,你说陈星没做错,喜欢一个人从来就是不择手段的。

  有些时候,喜欢一个人没错,不喜欢也是。

   

  吴依晨觉得“爱”这个字是十分神圣的。

  所以这时是她最纠结的时刻,最近店里在安排一个活动,叫“爱在心口难开”。店主王阿姨美名其曰要让人间充满爱,却只不过是换个方式挣钱而已,优惠方案编了一套有一套,最后反而挣的更多。

  真是个经济头脑发达的女人。

  而此时吴依晨正被逼迫着说出“我爱你”。不仅如此,还要给她父母打电话,这样就给她加工资。

  没有什么宣传能比得上青春少女的一滴眼泪了。

  “王阿姨,我好像哭不出来。”吴依晨一脸为难。

  “没事没事,滴眼药水就行了。”

  “一定要录吗?”

  王阿姨坚定的点点头。

  吴依晨并不认为自己的“父母”愿意接她的电话,所以她在店主阿姨的注视下,无奈地按下了[凌亦轩]的电话。

  “喂?姐,怎么了吗?”凌亦轩的声音听上去出人意料地高兴。

  “那个,我们店里要搞个活动,得跟家人说什么我爱你之类的,爸爸和阿姨我……没办法联系,待会儿就靠你了。”

  “……”

  “说话啊?”

  凌亦轩内心泛起了波澜,现在吴依晨告诉他,要跟他说“我爱你”。

  他张张嘴,却又哽住了,不知道要说什么好。

  “你不用说话了,店主已经开始录了。”吴依晨的声音响起。

  凌亦轩握着手机,手心里出了一层汗,耳朵紧紧贴着屏幕,他怕他会漏听那一句错过了,就一辈子没机会听到的话。

  尽管吴依晨只是当他是弟弟。

  “我爱你。”吴依晨温柔说着,滴得眼药水顺着脸颊流下来,她觉得电话那头安静的出奇,按理说凌亦轩会打趣她几句的。

  凌亦轩感觉喉咙干哑,心脏扑通扑通地乱跳,好像要炸开一样。

  我也爱你。

  这是凌亦轩永远说不出口的一句话,所以他干脆埋在心底,永远不说了。

  “怎么了?你离线了?连呼吸声都没有。”

  “没事,挂了吧。”

  吴依晨看着显示着通讯记录的手机,愣了一下,凌亦轩不会遇到什么事了吧?以前跟同学闹别扭也总是这样。

  她打开微信的界面,给凌亦轩发了几条询问的消息。

  —和同学闹别扭了?

  —都教过你多少次了,跟同学好好相处。

  —有事别憋在心里,告诉姐。

  凌亦轩看着消息发愣,其实我挺小气的,小气到不想让别的人和你亲近,小气到只想我一个人看到你的好。

  “阿姨,好了吧。”

  “行行行,这就给你把钱打过去。”

  等吴依晨心满意足地收到一笔一千五的工资,她就向店主阿姨告了别。

  她到家时,李盛希正在她的门前玩着小汽车。

  小朋友看到吴依晨,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弯着眼睛对吴依晨说:“姐姐,能陪我去玩吗?”

  吴依晨觉得如果不是她认识这个鬼马小屁孩,她就要怀疑是什么人贩子的新操作。

  她答应了李盛希的要求,毕竟他是房东儿子,能讨好就尽量讨好吧。

  “我找到一个好棒的地方呢!姐姐你一定会喜欢的。”李盛希一脸自信,伸出小手在空气中比划着那个地方的有趣东西。

  吴依晨笑了笑,她忽然想起以前凌亦轩也是这样的,牵着她的手,说要去乐园玩。

  那时凌亦轩笑得更灿烂。

  他说:“姐,我喜欢你。”

  回想被李盛希的硬核摸头杀打断,吴依晨坐在滑梯尾端,李盛希从滑梯上往下滑,滑到最后,笨拙地用小短腿蹲在滑梯上,伸出小手在吴依晨的头上乱摸。

  吴依晨脑袋成了鸡窝了。

  她半转过身子,在李盛希的头上开始报复,一大一小玩的不亦乐乎。

  李盛希钻进吴依晨怀里,叽叽喳喳地给吴依晨讲故事。

  吴依晨没在听,她想起那会儿凌亦轩的脸在夕阳下衬得很红,她也愿意接受这种说辞,夕阳会把一切变得暧昧。

  “我去,”凌亦轩看着发愣的吴依晨大笑起来,“你不会真信了吧,我跟同学玩游戏呢。”

  说罢他掏出手机,示意正通话中,吴依晨才松了一口气。

  可吴依晨不知道的是,凌亦轩手机是关机状态。

  ……

  吴依晨回过神来,看着怀里睡着的小朋友,温柔地笑了笑。

  她给房东拨了通电话,等夫妻俩急匆匆赶过来时,天已经近夜了。

  房东不自然地盯着她,盯得吴依晨难受,她解释说:“我下班回来在这里看到他的,看他身边没人。”

  “哦,行,快回家吧。”房东半信半疑,打发着吴依晨跟他们一起回去。

  撒谎有时候比说实话痛快。说了实话,恐怕李盛希也没机会来找她玩了。

  吴依晨到了家,摸着黑把灯打开了。

  房型的窗户设计在背阳的地方,所以屋子里几乎整天阴暗,为这个电费也没少花。

  吴依晨走到饮水机旁,从水桶顶上拿了一个玻璃杯,放在水槽上接起了水,哗啦哗啦的水声在寂静的房间里响着。

  加上今天店主阿姨给的钱,就凑够了高二的学费了。

  “叮铃……”手机来电铃声响起。

  吴依晨拿起被子靠在嘴边喝了一大口,嘴还鼓着。

  “喂?谁啊?”

  那边的声音有些嘈杂,像是在争吵,声音却很小。

  “我说行了吧!”吴依晨听得出这是谁的声音,是那个养育了她十几年的爸爸。

  “依晨啊,学费交了吗?”

  “嗯,攒够了。”

  她特意要让他们尴尬。

  “爸这里有一笔钱,给你打过去了,你看看卡里有没有收到。”

  “行,”吴依晨眼眶湿润,苦笑着“吴先生还有事吗?”

  “……没了,照顾好自己。”

  她就当是他们良心发现了吧。

   

  吴爷爷拍了下吴爸爸的后背,问道:“孩子怎么样啊?”

  “额……过的挺不错的。”

  亲生女儿叫自己吴先生,说不心酸是假的。

  “唉。”吴爷爷拄着拐杖,叹了口气走向大院。

  “老爷子怎么没见对他孙子这么好。”女人尖酸刻薄地说。

  “你能闭嘴吗?依晨都走了你还闹个什么?”吴爸爸瞪了一眼女人,也出了门口。

   

  暑假过后,高二迎来。

  初秋的天气伴着炎热和凉爽,凌亦轩不出意外的到了吴依晨的家里,拎着大包小包的行李,一进门就激动地给了吴依晨一个熊抱。

  没有一个人来送他。

  凌亦轩草草地解释说自己已经长大了,出个远门也不用人送。

  吴依晨说知道了。

  房东说还有一间空房,离吴依晨的屋子不远,于是就帮凌亦轩提前买下来了,他们打来那笔钱也少不了这个原因。

  安置好凌亦轩,吴依晨又给他讲了好些个注意事项,告诉他这里的设施不是很齐全,实在住不惯可以去租好一些的房子。

  “不用了姐,这就挺好的。”凌亦轩笑着说。

  “你怎么还染发了?你妈同意吗?”

  凌亦轩扒拉下吴依晨放在他头上不安分的手。

  “你能不能别老问我妈同不同意了,我都多大了她还能一直管着我。”

  “切,你不还是个刚初中毕业的小孩。”

  “我不是小孩。”凌亦轩一副生气的样子。

  “行行行,不是。”吴依晨捏捏他的脸。

  晚上的时候凌亦轩和吴依晨在她家里一起看电影。

  看的是莱昂纳多演的《了不起的盖茨比》。

  吴依晨抱着一个抱枕,目不转睛地盯着手机,嘴里时不时来一句感言:“女主角真好看啊……”

  凌亦轩没怎么注意手机里的电影,他转头盯着吴依晨。

  第一次对吴依晨有特别情感的时候是初一那年。

  凌亦轩学习好,但算不上是个尖子生,整天和街坊上不学无术的小混混在一起玩,几乎整日没事找事,今天收个保护费,明天就去小摊子上捣乱。

  几乎家家户户知道吴家的这个太子爷。

  吴家是当地较传统的大宅子,家里的财力也不容小觑,因此被塞一点钱,也就没人多嘴了。

  那天凌亦轩被小混混们怂恿在超市里偷了几条烟,被老板逮到了警察局。

  凌亦轩不敢给家里打电话,就给吴依晨打了电话,让她带点钱来警察局领自己。

  凌亦轩蹲在地上画圈圈,不一会儿吴依晨就到了警局。

  那天吴依晨穿着整齐的白衬衫,水洗的牛仔裤,束着乌黑的长发。

  看着吴依晨将钱递给了超市老板,又鞠躬道歉,最后走向凌亦轩。

  凌亦轩感觉自己的心用力跳了起来。

  她真好,凌亦轩在心里说,随后满满的内疚涌上心头。

  “好了,回家吧。”吴依晨牵起凌亦轩的手。

  “对不起,姐。”凌亦轩小声地说。

  “没事,下次不要再犯了,爸爸和阿姨那边我会帮你瞒着他们的。”吴依晨安慰他说。

  “你今天本来是要准备校庆的吧?”

  “嗯……”吴依晨犹豫了一下“没事,已经准备完了。”

  凌亦轩记得那天回家的路走了很久,阳光洒在吴依晨身上很好看。

  电影结束,吴依晨直起身子,呼了口气。

  凌亦轩看过小说,小说没带来,就给吴依晨看了电影,最后一篇说:

  这样的吻就像做慈善,毫无保留地给予从而创造需要。

  ——他现在很想吻吴依晨。

  凌亦轩目不转睛地盯着吴依晨,脸庞不断向吴依晨靠近,吴依晨问他怎么了。

  “没事,什么事都没有。”凌亦轩立刻站起来,打开绿皮铁门,回到了自己的房子。

  只留下吴依晨一人疑惑着。

   

  “骆一帆你这样有意思吗?直接找她去不行吗?”

  白何欢歪头戏谑地看着紧张兮兮的骆一帆。

  “你能走吗?”骆一帆瞪了她一眼。

  “okok。”白何欢发现劝说无用,便讪讪地离开了。

  吴依晨和朋友们聊的很开心。这是骆一帆所发现的,而且男的对她很感兴趣。

  骆一帆攥紧拳头看着那个去找吴依晨还拍了拍她的背的男生,恨不能马上打他一顿。

  高中的时候他也是这样干的,只不过他吩咐了不要传出去,所以吴依晨一直不知道是谁帮她摆平了那些一直骚扰她的小混混。

  “依晨你干嘛去啊?”

  “奥,张然杭有事找我。”

  周围的女生一阵起哄唏嘘,捂着嘴调笑吴依晨。

  骆一帆还没来得及吃醋她去找张然杭的事,又被吴依晨越走越近的身影吓了一跳。

  但他已经无处可逃了。

  吴依晨将半掩着的门敞开,一眼没看骆一帆就匆匆离开了。

  “吴依晨。”骆一帆不受控制地开口叫她。

  吴依晨肉眼可见的僵硬地停下,然后问:“……骆同学你有事吗?”

  她这次倒是没说你是谁。

  骆一帆先前想好的邀约词一下子因为紧张忘得一干二净,便只能说:“没事。”

  吴依晨匆匆下了楼梯,抬手安抚了一下自己心惊胆战的心脏,又拍了拍自己红透了的脸。

  真是太尴尬了我去……

  白何欢上楼梯的时候正好和吴依晨打个照面,心里暗道这是碰见了。

  等她看到傻愣着的骆一帆,说:“约到了吗?”

  “没有。”

  “我看她脸挺红的啊,还以为你约到了。”

  骆一帆挠挠脸,他的脸一下子也红了。

  “她一眼都没看我……”骆一帆叹了口气。

  她一眼没看你,但她余光里全是你。

  吴依晨下到一楼,看见玻璃门外面站着的背影,走过去弯起食指敲了敲玻璃门,门外的男生转过身来,伸手把玻璃门拉开。

  “叫我干嘛?”

  “嘿嘿,没事,里面太熏了,叫你出来跟我透透气。”

  吴依晨弯弯嘴角,“我们是天台,没味道。”

  张然杭勾勾手,“别叭叭了,出来。”

  两人坐在门外的木制长椅上,路灯的光照在他们身上,吹来了一阵风,一旁的树叶沙沙地响。

  “毕业后你去哪儿?”张然杭问。

  吴依晨说:“继承家业。”

  张然杭转过头看着吴依晨笑着的嘴角,说:“去你妈的,少跟我吹牛逼。”

  吴依晨没说话,眼睛只看着前方。

  他又说:“你跟你家里融合好了?”

  “还行吧。”吴依晨说“你呢,跟小女朋友怎么样?”

  张然杭啧了一声,“刚分了。”

  吴依晨手机电话响起,是一通跨国电话。她高兴地点了接通。

  “喂?亦轩。”

  “好,我这边都好,这会儿毕业聚餐呢。”

  “我现在在外面,当然听着不乱了。”

  “没有,才没有跟他在一块!”这句话吴依晨说得格外小声,从而没注意一旁瞬间黑脸的张然杭。

  “嗯……过几天我去你那边看看你。”

  ……

  “没事了?好,挂了。”

  张然杭从兜里掏出一颗糖,然后含在嘴里,含糊不清地说:“……跟谁在一块?”

  吴依晨叹了口气,说:“不告诉你。”

  张然杭心知肚明,除了骆一帆就是骆一帆,别的人好像从来没能入吴依晨的眼。

  “大一那年,我是真的喜欢你。”

  “哦……你那会儿可看不出哪里正经。”

  “我觉得也是”张然杭咬碎了糖,“我要是正经一点,是不是咱俩就能在一起了。”

  吴依晨沉默了,随后又说:“谁说的准。”

  两人都没说话,张然杭弓着身子,两只手互相掐架,吴依晨装作若无其事地玩手机。

  一切都平静地像个普通的夏夜。

  十几岁的悸动成了一辈子的心之所向。

  张然杭一直在黑暗里追逐着吴依晨,一道光就能轻易把他灼伤。

  张然杭偷瞄了一眼吴依晨,真遗憾陪你到最后的人不是我。

   

  “姐,你什么时候上学去?”

  凌亦轩靠在门框上可怜巴巴地看着仍在睡觉的吴依晨。

  吴依晨皱着眉在被窝里缩了一下。

  “……你先自己去吧。”早上的吴依晨总是特别可爱,像个小猫一样发出小奶音。

  “那行吧。”凌亦轩压不住扬起的嘴角,一下子不能一起上学的抱怨都烟消云散了。

  凌亦轩不出所料地被分到了a班,而吴依晨到了b班,上学时间差不太多,只是凌亦轩必须要去提早军训。

  到了b班,班上很多人都换了面貌,王琳那些爱说八卦的人也依旧被留在了c班,而最重要的,也是最令人震惊的是——骆一帆来了b班。

  吴依晨差点窒息过去,说是因为给人本子里夹了朵花,然后心虚也行,说是优等生自甘堕落,发自内心的惊讶也行。

  骆一帆靠在最后一排的窗户上,歪头看着外面的风景。

  全然不顾他的存在让b班的多少人膛目结舌。

  “一学期的学习过去,有人退步有人进步,但是,既然我们相遇在这里,就一起努力吧!”班主任满怀激情地发言。

  “我们还有很多人互不认识,那么现在就请从其他班来的同学进行一下自我介绍吧。”

  “首先,c班。”

  “林悦。”

  “到!”

  ……

  “吴依晨。”

  “到。”

  不少人齐刷刷扭过头来看她,看得吴依晨一头雾水,她以为自己做了什么事。

  “a班,就一个人啊。”

  “骆一帆。”

  “到。”

  一片寂静。

  吴依晨看到前桌的女生扭头看了她一眼,然后又扭了回去。

  “吴依晨?”她旁边的同学凑近她说。“你很厉害。”

  “?”吴依晨疑惑地看着他

  “今天有个高一新生,说你是他女朋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