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码奴的自我修养 > 第十六章 消失

我的书架

第十六章 消失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杨和安一笑,望着眼前的女孩,月光铺满了地上,温和的眼神隔着厚厚的机甲,并不能触摸到女孩的眼中。

  “喂,余婴,对于你们来说,我只是一个异类,你带着一个异类旅行,为什么呢?”

  余婴闻言,愣了一下,紫色的眼睛流转着波动说:“这是我想这么做而已啊,想那么多干嘛,姐说带你去就带你去,系好你的安全带,跟姐走!”

  杨和安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突然有种冲动,想靠过去,摸摸那头柔顺的紫发。

  “你知道吗,我做过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中我到了另一个世界,那个世界的人凡事计较得失,满口离不开利益,嘴上说着兄弟情深,心里想着却不知是哪种程度的深浅。”

  “你要上就上,哪来那么多废话?”

  余婴听着这话,心里有点急了,忍不住开口道。

  “这不是大白还没来嘛,唠嗑两句咋的啦?”

  月光如水,杨和安望着眼前的一切,不知踏上了这一步,即将又会面临的是什么。

  其实这个世界的人追求着力量,那个世界的人追求着利益,本质上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自己。

  而他,现在追求的不过是为了见一眼那曾没有见过的风景,避免自己再一次陷入那无人诉说的寂静。

  “别想那么多,能不能带你去还是一个问题呢。”

  余婴撅着嘴巴,好似感受到了一股莫名的情绪,安慰着杨和安。

  “我没有我没有,我这就上去。”杨和安迈开腿道。

  虽然心里的波涛暗涌,但现在能做的似乎只有这么一件事情。

  杨和安进入了战舰,来到了控制台前,找了一个位置坐了下来,眼神透过战舰的玻璃窗,夜风吹过余婴紫色的头发,把马尾摇曳了一个又一个弧度。

  余婴一直望着杨和安来时的方向,时不时的走来来去,不停迈动的步伐显得有些焦急。

  刀刃划过天空,银色一闪而过,一声巨响在余婴的身旁响起,激起一道道烟尘。

  “余婴余婴,大白来了!”

  大白憨笑地从烟尘之中走了出来,摸着自己的头,显得格外的不好意思,刀刃也在一旁竖起骄傲的在余婴面前挺值了身躯。

  “别说那么多话,赶紧上去,小刀等等你用锁链捆住杨和安,不准闹脾气,知道了吗?”

  小刀闻言在空中飞舞,满是不愿意地扭动着姿态,余婴一阵火起,白皙透红的手狠狠地拍了一下。

  “快去!”余婴忍不住吼了出来。

  小刀一个颤抖,梭的一声进入了战舰,留下了大白的声音。

  “余婴等等要找大白玩游戏啊!”

  余婴头疼地拍了拍脸,黑色的马丁靴,踩在古老的祭坛上,完成着仪式最后的舞蹈。

  绿光逐渐在向这里逼近,日月石雕即将升在半空之中。

  莫名的歌谣响彻在这片空间之中,哼着不知名的旋律,温柔的夜色之中,祭坛的光芒大亮,机械毫无感情的女声又一次响了起来。

  “上路祭坛已被红方占领!”

  “红方已占领两座祭坛,获得本场比赛的胜利!”

  “本场比赛MVP:余婴!”

  “比赛即将结束,请各位做好准备!”

  杨和安心里突然紧张,他全身除了手没被锁链绑住,其他地方都有锁链围绕,即便是脸部,也只露出了眼睛和鼻子。

  他听到这个声音,暗自地祈祷,希望着自己可以离开这里,不用重复着轮回的生活。

  一股柔软握在了他的手上,他用眼神寻找着柔软的方向,紫色的眼眸和他对上了视线。

  时间好像放弃了流动,杨和安此刻放弃了思考。

  紧张不在,内心突然获得了一个持久的宁静,空白的思想里唯有着这一双紫色的眼睛。

  余婴地手握的更紧了一些,大白的手也不知道何时握着他,他恢复了清醒,安静的坐在那里,等待着时间地流动……

  “打扫战场……”

  白光一闪,战舰消失在了半空之中。

  峡谷之中,满目的疮痍已恢复了生机,时间好像在这停滞了起来。

  空间之中再无人影。

  余婴睁开了双眼,下意识地握了握手,手中却再也没有了紧握的感觉,手指间触摸到了自己的掌心,感受到了自己的皮肤,她清醒了过来。

  她望向发着有蓝色光芒的圆台,只有大白站在那里,杨和安了无踪迹。

  她叹了口气,想着应该是失败了。

  整齐的步伐的声音从大门外传来,身着黑色披风,如人一般站立的狼,带着一群士兵走到了余婴的面前。

  余婴皱起了自己的眉头,眼睛里透着一股厌恶。

  “大祭师,有何贵干?”

  大祭师整个身影似乎被阴影所覆盖,隐隐地看不清实在,好似随时会消失在原地,遁入不知名的黑暗之中。

  “根据神殿调查,吸血鬼亲王在和你们组队之时消失了踪迹,身为神殿的大祭师,我需要你的配合调查。”

  嘶哑的声音响了起来,喉咙的位置似乎渗透出了鲜血,大祭师张开着嘴巴,尖利的牙齿露了出来,低沉地说道。

  “如果我不配合,会怎么样?”

  “你会配合的。”

  “还真是神殿的大祭师,气死我了,神殿了不起吗?啊?”

  “请您放心,问几个问题就行。”

  “就现在这个态度就很行,说吧,问什么问题?”

  余婴双手抱在胸前,脑袋有些扬起,下巴的线条似乎抬高了一点,就这么看着他。

  大祭师并不在意,依旧如同最初的姿态一般,存在越发的黯淡。

  “你什么时候邀请吸血鬼一起双排的?”

  “光明纪一七九年六月七号,下午三点四十九分。”

  “地点。”

  “南德机甲维修店。”

  “有无可疑人员?”

  “店的一名员工,人类,手上没有茧子,身上没有机油的味道,眼神过于留意我们这边。”

  “是否有照片留底。”

  “小艾,把六月七号下午三点四十九分的纪录调出来给大祭师看看。”

  手上的十字弩不知何时已转换成黑色的手环,发出了甜美的女声。

  “是,主人!”

  手环之处调出一个蓝色光幕,呈现在了众人的面前,赫然是余婴和吸血鬼相遇的记录。

  大祭师安静的望着眼前的光幕,眼睛里没有一丝波动。

  “回头你把这个发给我,我要记录。”

  “行!”

  蓝色光幕缩进手环之中,余婴同意了这个要求。

  “那么,接下来,我想问一下你,关于一个码奴的事情。”

  余婴闻言,眼睛流转,奇怪的神情望向他,实际上,大脑里疯狂运转,思考着神殿在意这个目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