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在死神世界的那些年 > 第四十章 王属特务 零番队

我的书架

第四十章 王属特务 零番队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和尚!你说说你都干的什么事!现在的十三队居然已经没有几个能够认识我们的人了吗!”

  “王悦,你得先明白一件事,这家伙现在还不是十三队的人,认真来说,他现在只是四枫院家的人。”

  “那种事情谁管啊!我只知道我们装逼不成成傻逼了啊喂!!!”

  “……”

  冷晴冷眼看着这两个家伙在自己的面前耍宝,但是他什么都不想说,也什么都说不了。

  要问为什么?

  那当然是因为将冷晴全身都覆盖的,犹如一大滩墨覆盖在他身上的莫名束缚了。除此之外还有将他嘴巴都同样封上,看起来就像是写下的一笔字一样的墨迹。一开始冷晴还担心会灌他一嘴墨呢,好在这个除了剥夺了他语言能力之外,并没有其他恶心人的功能。

  同时,冷晴也不得不承认四枫院宗一郎说的是对的。虽然静灵庭菜鸡遍地,但是在这些菜鸡当中确实是还藏着一些隐藏巨佬,可以轻易吊打他的隐藏巨佬。

  当然即使知道了这个冷晴也没有灰心。因为他现在连始解都没有完成,弱点实属正常。

  就在刚才,冷晴认定这两个家伙盗取队长羽织并擅自在上面印图案之后,毫不犹豫的立刻对两个人动手。经过这段时间的学习教育,冷晴知道羽织对十三队的意义,那绝不是可以随意拿来开玩笑的东西。就算是在这里将两个人杀掉,中央四十六室也没有办法给冷晴判罪,甚至还要好好表扬一下冷晴才行。

  然后……

  然后事情就变成了现在这样。

  “王悦你个笨蛋懂个屁,神秘感!最重要的是神秘感!没有没办法保持神秘感,所有人都知道吾等的存在。等到了吾等不得不出场的时候,那吾等哗的从天而降岂不是一点震撼都没有了?!”

  抚摸着自己漆黑的胡须,内部大概是达成了共识,两个人再度重新的看向被硕大墨迹覆盖束缚的冷晴。

  黑色庞克卷发的男人手中,还握着冷晴的斩魄刀。

  没错,一转眼之间,冷晴的刀又落到那家伙的手中了。

  他挠着自己的头发,一脸蛋疼且满脸不情愿的和冷晴介绍着自己。从他刚才的话来看,他大概是觉得冷晴没有认出他们并震惊,甚至倒头就拜,求着抱大腿很没有面子吧。本质上和当初冷晴吧四枫院宗一郎当成保安大队小队长有着异曲同工之妙。都是那种装逼没有成功,遇到了文盲般的无力。

  “不认识我们的标志和队花仔细想想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毕竟在这个十三队只有少数人知道我们的存在。本来我们是以为你既然已经成为长子了,他总该和你提起我们,但现在看来小宗一郎比我们想象的还要懈怠啊。”

  他指着自己,又指了指身旁的和尚。

  “但是你总该听说过王属特务,听说过零番队吧?”

  “哼哼,这个他绝对听过,宗一郎那小子之前和他提到过我们。”

  和尚在一旁搭腔。

  冷晴的瞳孔微微一缩。

  确实,四枫院宗一郎确实和他提过王属特务零番队的事情,那是在大虚出现的时候首次出现的名词。

  也就是说……

  这群家伙就是专职对付大虚的人吗?可大虚说实话也没多强啊,里外里也就是一刀的事情。

  想到这里……冷晴看着两个人的眼神……

  轻蔑了……

  王悦:“……”

  和尚:“……”

  “……和尚,我们是不是被这小子小看了?”

  “嗯……看起来好像是的呢……”

  “和尚你别拦着我,今天我十九八七六五枚,四枚三枚,二枚屋王悦非得砍死这小子不可!!”

  “哈哈哈哈——”

  二枚屋王悦挥舞着冷晴的那把超长太刀,在他的旁边和尚哈哈大笑着伸出手拉住二枚屋王悦不让他上前。

  “关于这个,倒是需要解释一下,免得你把我们看轻了。这家伙已经自我介绍过了,二枚屋王悦是他的名字,老衲是兵主部一兵卫,你若是觉得难记,叫老衲‘和尚’也并无不可。我们确实是负责处理大虚的,但我们负责处理的大虚并不是最低级的基力安,而是瓦史托德,甚至是……超越了瓦史托德的存在。”

  另外一只手依旧淡定的抚摸着大胡子,和尚和善的继续说道。

  “而且,我们的职责之一也不是消灭大虚,而是维持三界的平衡,意思是,即使是瓦史托德,在我们的眼中也不是敌人,而是比一般的虚要浓郁成万上亿倍的灾祸。他们存在与否,与他们的意志与是否和十三队敌对无关,只与三界的平衡是否需要他们继续活下去有关。”

  和尚的话,似乎最简单的常识就能够理解,但是在那之下,似乎又隐藏着什么晦涩难懂的东西,是加以解释就必须要披露什么的东西。但他本人似乎并没有继续说下去的意思了。而冷晴即使想追问现在也没有办法继续开口,只能将这件事记在心中。

  只是,冷晴在现在并没有意识到,关于和尚的这句话,他要在几百年后才能彻底理解其中的含义。

  “至于我们零番队,则是在护廷十三队成立之前就已经存在了,且不受中央四十六室领导,而是直接受命于灵王,负责守护灵王宫和灵王。我们每个人都是队长,所以我们才会将这样将队长羽织穿在身上。”

  从开始到现在,不管怎么被对待都保持着一副和善的模样,和尚笑呵呵的向现在还不能说话的冷晴询问。

  “所以说,经过我的解释,你现在应该已经清楚我们零番队是个什么存在了吧?如果你清楚了的话,就眨眨眼睛,我就解开封印。”

  事实上,心中还多少存有疑惑,不过那得是在之后再去调查,或许是询问四枫院宗一郎了。

  好汉不吃眼前亏,和尚这么问了,冷晴就迅速眨了眨眼睛。

  豪迈的笑声中,冷晴身上覆盖的那些墨迹就那样隐没在了空气中,冷晴重新恢复了行动能力。

  “给你,臭小子!”

  比起臭骂更像是无奈,二枚屋王悦抬手将长刀朝着冷晴这边扔了过来,冷晴伸出手就握住了剑柄。

  “这么轻易……就还给我了?”

  “废话,那是你的刀,不还给你我还能带回去吗?当浅打变成斩魄刀的那一刻起,斩魄刀就已经变成了你密不可分的存在,是与你共同存亡,一心同体的分身了,给我记好了小鬼。如果你不爱护自己的斩魄刀,我可不会放过你。毕竟这家伙告诉我……他最近一直很恼火啊。”

  “恼火……”

  闻言,冷晴也只有尴尬的笑笑。仔细想想过去了那么长时间,自己还没有想起这把刀的名字……恼火好像也挺正常的。

  不过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

  这两个人,二枚屋王悦与兵主部一……一……一啥来着?

  “一兵卫,兵主部一兵卫。”

  二枚屋王悦和和尚不是不长眼的小贼,而是大名鼎鼎,轻易不出世的零番队,那才是麻烦。

  这两个人特意出现在自己的面前,还拿走了自己的刀……以及刚才他们讨论的东西——

  “你们……出现在这里想要做什么?”

  “哎呀,我还以为不要再重复了呢,你刚才不是也听到了一些吗?”

  和尚哈哈大笑。

  “我们会出现在这里,当然是因为灵王的意志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