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八卦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当刳屋敷剑八拿起木刀进场之后,就再也没有任何一个十一番队的死神敢踏入这个演练场了。

  这并不只是因为他们对于刳屋敷剑八的崇敬,更是因为他们清楚的明白,从刳屋敷剑八下场开始,就已经不是他们能够介入的战场了。

  刳屋敷剑八这个男人,在战场上也是独自包揽战斗的男人。这句话的意思本身指的就是除非是和他同一层次的强者,不然其他人根本无法踏足也无法插手他的战斗。而与他同一层次的存在……至少这个十一番队已经没有了。即使是放眼到队长行列,也只有寥寥几人罢了。

  刳屋敷剑八,在仅仅只有十三人的队长中,也是极强的那个。

  但,说起来很不可思议,但确实是如此,二番队的三席,四枫院家的养子,传闻中还未习得卍解的四枫院冷晴,却毫无疑问是与他同一层次的强者了……

  这是各种意义上来说都挑战常识的事情,但十一番队的人却能够拍着胸保证这绝对是真的。因为,他们用自己的身体确定过四枫院冷晴的份量,也亲眼目睹不止一次像是眼前这样的战斗。

  并没有出现什么庞大的灵压,也没有发生什么将演武场都掀飞的变化。在演武场中的两个人只是你来我往的挥舞木刀而已。但实际上却是战斗的两个人表现的轻松,而所有旁观的人都握紧双拳屏住呼吸,不敢发出一点声音生怕打扰了他们的战斗。

  正是因为在这里的都是战斗的狂人,都是享受战斗与厮杀的狂士。因此他们才要比任何人都要清楚,不管是换上他们那么谁,不管是面对那两个中的哪一个,别说是战斗了,站在他们面前的自己甚至于可能连挥刀的自信都没有吧?

  集合全队去围攻一个人,乍一听似乎已经是很高规格的对待了。但所有人都清楚,那也只是冷晴还没有认真起来罢了。正如他现在负责刑军的训练一样,与十一番队的诸多队士的战斗,也只是给刳屋敷剑八面子,在训练众人罢了。

  他与刳屋敷剑八的战斗,才是真正的‘放松’。不需要放水的搏杀。

  即使双方握着的只是木刀——

  战斗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

  或者说,一旦迈过了某条只有两个人知道的界限,那接下来出现的就不是切磋而是必定会见血的厮杀了。即使看起来再怎么温和好脾气的不像剑八,但剑八终究还是剑八。

  片刻后,十一番队的气氛骤然改变,从充斥着呵呵哈哈还有挥刀斩断空气的紧张,转变成了大声说话,互相谩骂,满溢着酒味的热闹。

  训练完了之后就趁兴大碗喝酒,大口吃肉。这是十一番队的队士们认为最畅快的事情。也是十一番队的队伍文化。

  冷晴虽然不至于像那些勾肩搭背的家伙们一边喝酒一边唱歌不着调的歌,但也没有抗拒这训练后的活动。与刑军那边结束训练所有人有序立场,转眼之间就只剩下冷晴最后一人离开的气氛截然不同。要是问冷晴更喜欢哪个,冷晴还真不好说。毕竟刑军令行禁止,充满了秩序,强迫症都能一本满足。而十一番队这里则更富有人情味一些,只是也相对过些过于豪迈甚至可以说是野蛮放纵了。

  “怎么了?再想什么?”

  端着酒碟,刳屋敷剑八注意到冷晴没有说话,有些好奇的问道。

  “不,没什么……”

  冷晴轻轻摇了摇头,他肯定不能把自己在心中将十一番队与刑军默默比较的事情给说出来。他现在还在十一番队的地方和十一番队的队长喝酒。另一方面刑军又是他负责的队伍,客观来说是他的属下。说哪一个好,哪一个不好都不行。

  刳屋敷剑八笑了笑,没有在这方面抓着不放,只是意有所指的问道。

  “话说回来,也过来不少次了,冷晴你觉得我们十一番队怎么样?”

  “你们这?挺好的啊。大家每天好像都挺开心的。”

  十一番队的人都挺简单的,只要有战斗就会很开心了。不过说到这里冷晴就意识到了什么,眼神瞬间就凌厉了起来。

  “不过想把我骗到十一番队来当教练那是不可能的啊。我训练一个刑军都已经够累的了。十一番队还是刳屋敷队长你自己好好负责吧。”

  “不不不,你想多了。我倒是没有这种想法就是了。”

  左右摆了摆手,否决了冷晴的想法,这让冷晴稍微松了口气。只不过冷晴还是感觉刳屋敷剑八似乎再打其他的什么鬼主意。

  不过倒也不会感觉到被冒犯或者气恼就是了。这种感觉充其量也就是朋友之间的玩笑之类的。

  “哇啊,好热闹啊。路过这周围我就感觉一定不能错过要进来看看,没想到小冷晴居然也在这里啊。”

  说话间,不知不觉从哪里多出来一个声音。

  往声音传来的方向一看,才注意到一个披着女性羽织,戴着蓑笠的大叔已经混了进来。

  京乐春水,八番队队长。

  “春水啊,这来的不是正好吗,过来喝上几杯。”

  “就算你不这么说,我也打算这么做的。”

  不请自来的京乐春水倒也不和刳屋敷剑八客气。他们两个私底下的关系是很好的那种,已经不需要那种过分的客套了。

  不过身为三席的冷晴却还是要对京乐春水好好的施礼打招呼的。京乐春水对起身的冷晴摆了摆手让冷晴不要那样。

  京乐春水插入了两个人的对话,冷晴却也没有那种两个队长坐在这里自己压力很大的感觉,这或许与这两个队长都是好说话的人有关吧。

  “本来还想着过来和刳屋敷队长说些有意思的内容呢。”

  “什么有意思的内容?”

  京乐春水瞥了冷晴一眼,端起酒碟美滋滋的喝了一杯酒。

  “嗯……嘛,即使现在说了应该也没事吧。毕竟要不了多久小冷晴也会知道的。”

  “嗯?”

  “据说,银铃老爷子的女儿嫁人了。”

  “嫁人了?”

  刳屋敷剑八有些惊讶的瞪大了眼睛。冷晴也稍微有些惊讶。

  身为五大贵族之一,更被誉为是所有死神典范的朽木家的公主居然嫁人了?这消息可谓重磅,现在还没有被传开也就是说只有少数人知道。

  “京乐队长你还真的是……干啥啥不行,八卦第一名啊……”

  冷晴颇有些无奈的捂住脸。能够知道各种第一手消息,就能够想到京乐春水这个八番队队长又把事务扔到一边,到处打听各种八卦去了。

  “别这么说嘛小冷晴。生活已经那么没意思了,当然要做点有意思的事情啊。”

  不在意冷晴冒犯的话语,京乐春水又饮了一碟酒。

  “不过是我形容不准确,并不是嫁人,准确的来说应该是招赘了。就是那个最近挺出风头的响河啊。”

  说到这里京乐春水微微一顿。颇有些好笑加无奈。

  “虽然完全比不上小冷晴你就是了,在小冷晴你的事迹下其他所有死神都黯淡无光啊。”

  “……这是反击吧,京乐队长?”

  “嘛嘛,小冷晴你想多了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