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飞仙 > 第26章:名传县里

我的书架

第26章:名传县里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几日后。

  客栈,小院内。

  三人坐定,陈亮阴沉着脸:“这几日江湖走客原来越多……。”

  几人沉默。

  陈亮不死心,抬头问道:“云兄,碧涎可否感应到那贱婢身在何处?”

  那人摇摇头,轻轻抚摸着衣袖:“碧涎乃我师采三千五百余种药材,耗费十余年培养,又深埋地肺三年,方才成气候,能辨五百三十种气机,便是隔着百余里,也能追踪。”

  顿了顿,摇摇头道:“那贱婢,定是躲在人流密集之地,借杂乱气息掩盖自身,方才让让碧涎无法判断位置。”

  “我能感觉得到,她就在庐山县城中……”

  几人不语,知道又如何?

  其他江湖中人,定然也是确定这一点,才聚集于此。

  “紫郢剑决不能落入他人之手……否则,我们无法向山主交代。”

  陈亮一拍桌子,站起身:“此宝关乎我等前程,不能再等了。”

  片刻后,范羽站在房内,忐忑的看着三人。

  “三位,不知唤范某何事?”

  “张嘴。”

  范羽一怔,接着就见碧眼人手掌拍在他胸膛,嘴巴下意思的张开,一条绿影从衣袖中跃出,落入自己嘴中。

  一阵蠕动、滑腻、冰冷,瞬息就钻入自己内脏,盘缩在肚皮处。

  不等范羽说话。

  “我只给你三天,三天时间内,如若不能让你神算之名,名传整个庐山县……。”

  陈亮冷哼,接着范羽肚子里剧痛,犹如翻江倒海,肠子在打结。

  ……

  下午,庐山县大街上,一张桌子,一根竹竿,竹竿上挂着一面布,上面写着:“七分问天,三分问我。”

  范羽哭丧着脸,蹲在桌子后面,不时摸了摸肚皮,他能清晰的感觉到,那条碧绿色小蛇的存在。

  三天时间。

  如若不能三天内,让自己名声广传整个庐山县城,这条碧绿小蛇,就会咬碎自己心脏。

  尝试运炁,包裹小蛇,把它引出体内。

  痛,痛死了……

  小蛇倒是动了,但整个肠子就开始打结,吓得不敢再试。

  还想着找个机会逃跑,算是泡汤了。

  “算命的……你这样做生意不行啊,都不吆喝一声,躲在桌子后面,这要有生意上门,那才是怪事。”

  旁边卖烧饼的大爷,咧着一口黄牙,嘲笑道。

  关你屁事啊。

  范羽暗骂一声,苍白着脸站起身,隐隐感觉到几股视线落到他身上,神情立即一僵。

  这几人,定是躲在某个地方监视他。

  也不知这几人到底什么打算,为何要他名传庐山县,但肯定不是好事。

  奈何,自己是砧板上的鱼,任人宰割啊。

  “算命咯~”

  有气无力的吆喝几声。

  终于,到了近傍晚的时候,一妇人路过,脚步一顿,犹豫再三,又转身回来:“先生,您这……这一卦多少钱?”

  范羽精神一振,立即道:“一钱银子一卦……前程,姻缘,财运,平安都可以算。”

  “一钱银子?”

  妇人犹豫了下:“那算了。”

  说着,就要转身走,范羽立即拦住:“那您说多少钱一卦合适?”

  “三文钱?”

  “那就三文钱。”

  妇人一愣,将信将疑的看了看范羽,摇摇头:“真三文钱?”

  范羽点点头,认真的道:“就三文钱。”

  “我……我不算了。”

  旋即小步迈着,快速离开。

  范羽满脸郁闷,你不是说三文钱么,我都答应了,你怎么还走。

  晚上,客栈里。

  范羽捂着肚子,在地上翻滚。

  陈亮冷冷地道:“还剩两日……你好自为之。”

  ……

  翌日,范羽还在那个摊位。

  打起精神,吆喝了几声,还不见人过来。

  这不行,得想个办法。

  什么最吸引人?

  免费的。

  范羽想起前世营销案例,左右一试,立即吆喝:“算卦,算卦……不要钱,算卦不要钱……”

  这一吆喝,立即吸引一拨人,纷纷围了上来,倒不是算卦,而是看热闹。

  天下间,哪有做赔本买卖的,第一次见算卦不要钱的。

  还有这等好事?

  有人问:“你算卦,真不要钱?”

  范羽拱拱手:“范某初来本县,一来想与乡亲们结个善缘,二来想打打名气,前三日皆免费为大家算卦,分文不取。”

  还是有人不信,半响后卖烧饼的大爷,笑道:“既然算卦不要钱,那替老汉算一卦,就问咱这烧饼买卖,今日会如何?”

  范羽左右一看,瞧着几个看热闹的,边吃着烧饼,边探头探脑,轻笑道:“依着范某看,您今日生意比昨日好,而且会越来越红火。”

  大爷不信:“当真?”

  范羽故作姿态,一指他钱袋:“不信的话,您数一数钱袋,是不是比昨日上午卖的多一些。”

  大爷将信将疑,打开钱袋数了数,惊讶道:“却是比昨日多一些……”

  旁人惊叹,一人上前,拱手道:“先生为我算一算,我问此去回程平安。”

  范羽打量了下他,年纪不大,三十余岁,满面风霜,道:“您是做生意的吧?”

  那人一笑,不答。

  范羽也不再问,指尖一掐,一转眼就是几卦。

  问平安。

  危于水,遇神避,大吉。

  抬眼看了眼那人,沉思片刻后道:“您最近是不是准备走水路经商?”

  那人眼中惊讶,犹豫了下,点点头:“先生如何看出?”

  范羽笑而不答,道:“如若相信范某,莫要走水路,改走旱道,遇到庙宇道观尽量避开……”

  说罢,就不再开口。

  那人神色变幻不定,他与范羽素味平生,更别说知道自己因为一批货,因为急着赶回去,故高价租了一艘船,准备走水路返回。

  “先生高人也。”

  站起身,深深鞠躬,准备离去,又顿了顿身子,从衣袖里拿出一两银子,放下就走。

  旁人震惊,面面相窥,又有些不敢相信,但那锭雪花花的银子,可是在桌子上。

  “我来,我来……”

  有人抢先,上来就问:“我问姻缘……不管你灵不灵,准不准,我可不给你银子的。”

  “范某说过,分文不取。”

  “那就行,对了,你为何不用铜钱还有龟甲?其他算命的,哪怕不用这些,也会批字看相啊。”

  范羽不答,只打量了下他,尖嘴猴腮,面露菜色,一看就知道穷苦人,又斤斤计较,不甚大气,能娶到女人才怪。

  可也不敷衍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