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飞仙 > 第33章:杀生

我的书架

第33章:杀生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入夜,无月。

  隐隐光线,只能看得一点雾霭里的群山,‘咕咕咕’的无名鸟鸣,在山间回荡。

  范羽蜷缩着身子,尽量不靠近冰冷的山体,暗诵‘黄庭’,丹田处空荡荡,但他能感觉到,淡淡的炁正在凝聚。

  到了下半夜,风更冷,实在无法入眠,睁开眼瞧着紫郢剑,杵在地上一动不动。

  一副没心没肺的模样。

  暗自摇头。

  为了它,应九儿被人追杀,不少人甚至丢了性命,那一场场激烈斗杀,皆是它引起的。

  单从今日的表现,倒是能知道,是一件宝物,但又有何用?

  如果不是今日,汲取了自己的炁,也就一柄稍微神异的剑而已。

  但炁,问世间又有多少人练就?

  显明道人得‘丹炁感应篇’数十载,也不得入门,应九儿研究了一个时辰,丝毫无法感应炁的存在。

  可见难度。

  如今,世间还有没有其他炼炁的人,还无从得知。

  但这些年,不论是妖,还是人,都是以真气为主,在庐山琼林宫古洞府遗迹中可以看出,炁早就在时间洪流中,被冲刷得一干二净。

  “铮~”

  紫郢剑猛然一鸣,惊醒了沉思的范羽,立即感觉到十余股冰冷的杀机。

  心中一惊,立即站起身,看向不远暗处的深林。

  不多时,十余双绿油油的眼睛,在黑暗里冰冷而残暴。

  “野狼~”

  范羽咬了咬牙,强自镇定下来,要是有篝火,这些野狼是不敢靠近的。

  脑中疯狂转动,想着脱身之法。

  在隐隐光线下,一头头小牛犊似的野狼,慢慢靠近,双目越发残暴,獠牙张开,发出低吼的声音。

  ‘嗷~’

  后面的头狼一声嘶吼,十余条野狼,立即得了命令,身子一顿一跳,猛然扑杀过来。

  “我命休矣。”

  范羽脸一白,忙从地上抓起紫郢剑,方要挥剑自卫,剑柄一震,接着剑鸣大作。

  犹如狂风横扫,刹那间扑来的野狼,停住身子,旋即轰然倒地。

  浓郁的血腥味,直扑鼻子。

  后面的头狼,哀嚎一声,一夹尾巴钻进山林,不见了踪迹。

  “都,都死了?”

  范羽不堪置信,好半响才敢上前确认,果见一头头野狼,身子犹如被看不见的利刃斩杀,四分五裂却好似完整。

  “紫郢,你干的?”

  吞了吞口水,低头看向手里的紫郢剑,宛若耗尽了力气,紫郢剑黯淡无光,有气无力的嘶鸣一声,算是回答。

  “谢了谢了,你可真是宝贝啊。”

  范羽死里逃生,心情激动又彷徨,拿着紫郢剑想放下又觉得不尊重,索性捧在手里。

  忽地,耳朵一动,听到远出有轻微的声动,也不敢再停留,就着一点点光线,就往另外一处地界跑。

  翌日,天刚刚亮,范羽松了口气,不顾浑身被露水打湿的衣服,站起身使劲活动身子。

  好一会,才把身子折腾热。

  这才感受到,浑身上下黏糊糊的,不舒坦的很,扯下一段衣摆,把紫郢剑包裹好,背在身上。

  寻了个方向,迈步就走。

  ……

  两天后,终于走出大山的范羽,一股屁坐在河边的石头上。

  放眼眺望,不远处有一块块桑田,火烧过的痕迹,就连残雪也无法掩盖。

  秋收过后,农人都喜欢一把大火,把田地里的杂物烧掉,以待明年又是一个好收成。

  想必不远,就有集市村子。

  拍了拍被背后的紫郢剑:“咱俩总算走出来了,你瞧这一路飞的,都不知这是哪个地界了。”

  冬天里的大山,本就容易迷失方向,又偏离了路线,好不容易找了条山道,只好先出去再说。

  提了提气,站起身来,抖了抖破布烂杉,一抹快到胸口的长须,又把头发用杂草规整一下,这才迈步。

  在田埂里行了几里,远远就见一袅袅青烟的村子,临近了就有顽童发现他踪迹。

  只好奇一看,立即奔散而去。

  不一会,就有四五个村民出来,远远的看着,也不靠近。

  范羽走近了,咳嗽一声,拱手道:“在下范羽,劳烦问下,此乃何处地界?”

  村民不答,反而更加警惕。

  范羽只好向一位长得结实的年轻人,问道:“这位小兄弟,这里乃何处地界?”

  “什么?”

  年轻人指了指自己:“你问我?”

  范羽一笑,那人古怪的看了眼他:“这里是浔阳县啊,你这都不知道?”

  “浔阳县?”

  范羽微微点头,自己没走错,金陵就在东边,浔阳县是必经之路。

  “多谢小兄弟了。”

  又问道:“此去县城,往哪里走?”

  年轻人茫然,挠了挠头:“我没去过,只知道大概方向,对了,我们里长知道路。”

  “那劳烦小兄弟,告知里长在何处。”

  “里长,里长在家啊。”

  范羽无奈,只好说白了:“那,能不能请你帮忙带路?”

  “哦?哦。”

  年轻人看了眼范羽,点点头:“你跟我来吧,里长家就在前面,这时候他家应该在吃食。”

  说到吃食,范羽肚子‘咕噜’一响,年轻人怪异的看了他一眼。

  半响,才道:“里长他家抠搜的很,不会给你东西吃的。”

  范羽只叹民风淳朴,说话也不遮掩,直来直去也不怕伤人。

  村子不大,也就几十户,错落在田埂和山间,到了一处田坝前,年轻人手一指:“那就是里长家,你自己去吧,他不喜欢在他家吃饭的时候,别人过去……我就不去了。”

  “那就多谢小兄弟了。”

  范羽谢过,待年轻人走后,这才往上走。

  青瓦泥砖,一人高的围墙,两人并排宽的大门,门上贴着门神,上面挂着一面铜镜。

  比村子里他户人家,气派很多。

  整了整衣衫,上前敲门,一次无人回应,二次其内传出咒骂声:“谁啊,敲什么敲?门都被敲坏了,你赔得起啊。”

  接着,木门被打开,一棉袄老头伸出头,一看范羽,神情一愣:“哪里来的乞丐?”

  范羽一摸鼻子,拱手作揖道:“可是里长?”

  老头皱起眉头:“不错,是我,你是谁?”

  “在下范羽,路径宝地,想询问下,去往浔阳县县城的路,还请里长指明。”

  “问路?”

  老头上下打量,手一指方向:“出了村,沿着路往南边走……哎哟,也跟你说不清,你问其他人去吧。”

  说完,门一关。

  范羽伸了伸手,有些气恼,方要再敲门,又觉得可笑,一甩衣袖懒得再问。

  ps:感谢公元1的盟主,感谢小志、精致的人偶、书友20180120011335198、我爱£萝莉、书友20170320190453394、书友20180201081416453、往前走3等等诸位兄弟的打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