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天行九歌之邪帝君临 > 第四十九章 太子被劫,红莲遇险

我的书架

第四十九章 太子被劫,红莲遇险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太,太子殿下。”

  看到是赶来支援的援兵后,他原本惊恐不侃,胆小如鼠的样子立马平复为正常。

  装作高高在上的皇者模样,昂着头拉了拉衣领,轻吭了一下:“就你们这点人?”

  那个侍卫低下头颅,恭敬的说道:“援军就在前面,我这就带您和他们汇合。”

  他正准备转身向前走去,却听到一丝凄凉的风吹声,一股浓烈的血腥味,随着微风飘散到他们身周。

  一个深蓝色头发,红眼黑瞳,面部蛇纹的男子,缓缓踏在那些惨死的尸体上,迎着血腥的风向他们走来。

  他的眼神之中仿佛没有任何情感,唯一有的——只有无尽无穷的仇恨!

  如同冷血黑暗的魔兽,忘记了曾经的安宁,内心已被仇恨和愤怒所吞噬。

  前方的禁军下意识的将太子,紧紧包围在中间。

  领头的将领看了一眼前方,令人心悸的男子,一滴冷汗从脸上滑落。

  咬了咬牙,瞬间握紧了手中的铁剑,向前方冲去,他别无选择。

  看着向自己冲过来的将领,他露出一个不屑和讽刺的笑容,背后的蛇头锁链顺口破空而出,在他绝望和不甘的眼神中,洞穿了他的身体。

  看着自己伤洞中不断涌出的鲜血,想到了自己温顺的妻子和幼小的女儿,满脸愧疚的闭上了双目......

  对不起,不能......守护你们了.......

  这是他最后的念头,身体无力的瘫软在地上,永远的倒在了那里......

  天泽无视一脸绝望和惊慌的太子,继续缓步向前,一道道灰暗的内力,无形之中拂过他们的身体。

  就如同利刃一般,削断了他们的四肢和喉颈,带出大片的血液。

  “这就是我报复韩国的第一步。”

  天泽一边低沉的说着,一边提起地上惊恐不已的太子,掐住了他的喉咙。

  “别,别杀我,求......求求你......”

  “钱,我,我我很有钱的,我什么都给你,别杀我。”

  他一边惊恐的看着眼前的蛇脸男子,一边卑微懦弱的哀求着。

  天泽似乎不屑一顾,狠狠将他摔到后面的地面上,讽刺的说道:“放心,我不会杀你,这只是报复他们的开始。”

  驱尸魔诡异的样子和百毒王身周的绿气毒蛇,映入他血丝遍布的眼帘。

  仿佛再也承受不住恐慌,高贵的太子居然被吓得两眼发白,直接晕了过去。

  百毒王看了一眼晕倒在地的太子,然后一脸鄙夷的冷哼了一声:“堂堂韩国太子,居然如此没用。”

  天泽如同毒蛇一般猩红的眼睛,微微眨了一下,然后说道:“不过光是如此,可还不够......”

  “听说韩王安还生了一个,如花似玉的女儿。”

  “称号红莲。”

  驱尸魔缓缓说着,嘴角露着一抹饶有趣味的笑容。

  “韩王安似乎很宠那个公主,毕竟那是他唯一一个女儿,估计比这个软弱无能的废物太子,要有重量的多吧?”

  天泽一边说着,一边露出诡异的笑容。

  他们立刻向着红莲所在的那个宫殿掠去,毕竟韩国禁军很快就会赶来这里。

  而此时的红莲,根本就不知道发生的这些事,正漫不经心的在笔墨上随意涂画着。

  “大笨蛋,哼,天天配着那些狐狸精!”

  “画死你,哼。”

  红莲一边生气地嘟着小嘴,一边用笔墨在洁白的宣纸上,狠狠涂抹着各种不同的色彩,勾勒出了一个滑稽搞笑的小人。

  “哟,是谁惹我们的小公主生气了?”

  驱尸魔诡异的身影突然出现在凉亭内,嘴角流露着仿佛看待猎物一般的笑容。

  “谁!”

  红莲吓了一跳,立马转过身来,一脸警惕的看着他。

  “轰”

  赤红色的烈火瞬间燃烧在空气中,带着灼热无比的温度逼退了驱尸魔,她在火焰一般的龙卷之中隐匿了身形,一把拉住红莲便闪身跳出了凉亭。

  正欲离去,却发现一个肮脏邋遢的老头和一个丈高的巨人,已经站在了她的前方,刚好堵住她逃跑的路线。

  天泽缓缓从后方走来,身周弥漫着诡异灰黑的蛇形劲气,猩红的双目流露出一丝好奇。

  “真没想到,韩王还给你派了一个护卫。”

  他扫了一眼焰灵姬,眼神微微凝实。

  驱尸魔正准备攻击,却被天泽挥手阻止。

  “看样子,你应该也是百越的人吧?”

  焰灵姬微微蹙眉,疑惑的看着他们。

  “当年韩王征战百越。所过之处,皆是草木不生,人城尽灭。”

  “无比安康的百越之国,就这么毁于一旦,我身为百越太子,却被囚禁在暗无天日的地牢之中,受尽折磨......”

  听到此处焰灵姬也缓缓,收起了手中的火焰,反而对韩国涌起了愤怒。

  她的确是跟着韩非没有错,但那也仅仅是针对他个人而言,并不代表她就不仇恨百越,亦或者说她对韩国的仇恨,甚至也不亚于天泽他们。

  看着焰灵姬一脸伤感,然后缓缓收回了火焰,天泽嘴角流露出一抹微不可见的弧度。

  她现在甚至有点想去他那边......

  或许如果没有和韩非一起的经历,她估计真的会到他那边,然后向他效忠臣服......

  “而你身为百越之人,却在这里保护着我们仇国的公主,似乎还过得蛮开心......”

  天泽语气一转,变得讽刺,带着些许愤怒和伤感。

  听到天泽的话后,焰灵姬立马慌张的解释道:“不,不是的,我.....”

  “我身为百越的太子,王权贵胄,难道你们不应该向我效忠吗?”

  “我们一起毁灭掉这个无比肮脏的韩国,然后建立一个更好更大的百越!”

  听到此处,焰灵姬的眼中闪过些许激动和希翼。

  天泽一边不断的试图策反她,一边缓缓扫了一眼她身后的石头。

  早在他们出现的时候,墨衣就察觉到了,虽然他的实力远远不及他们......

  但相对应的天泽也早就发现了他的存在,但是却根本不放在眼里。

  忽然,天泽猛的扭过头,向自己一行人身后看去。

  一个冰冷严峻的少年,缓缓向他们走来,如黑夜般的黑发,潇洒的漂浮在额头两侧,稚嫩的身影却仿佛像一个历经沧桑的杀手。

  “原本我以为,你比旁边那个傻白甜公主要聪明一些。”

  “现在看来......”

  焰灵姬不高兴的皱了皱眉,然后转过身看着他。

  来的人正是影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