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神器1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一点寒芒冲天起,气如洪流慑心魂。一剑光寒十九洲,势如浩海惊天地!

  所有人看见天空被一剑划开,灰蒙蒙一块被一剑砍成了两半,彷若‘拨开云雾见青天’的舒畅清爽,又似‘无边落木萧萧下’地悲凉无作为的矛盾心理。

  云散天明,风退烟消,地面不在震动,火山不在沸腾。立于天空的剑静静地待在那,一动也不动,仿佛刚刚的一切不是它所为一般。

  余秋夕从震撼中清醒过来,下意识心念一动,天上的剑咻地一下飞回剑鞘。

  ‘白虹时切玉,紫气夜干星。锷上芙蓉动,匣中霜雪明。’

  看着躺在自己手里的墨殇,忽然想到这两句诗。她尴尬地转头看向宋沧海:“我能说,什么也不知道吗?”

  “……”

  宋沧海看向火山空空如也的上空,愣了愣,坚硬地转过头:“天命所归,余姑娘不必介怀!”

  说完也不等余秋夕回话,便转身离去。萧条的背影,像极了一去不复还的壮士,眨眼间好像老了百来岁。

  “额……”

  不是说不在意嘛!

  哦,你是叫我别在意啊,那没事了!

  她忍不住老脸一红,强作淡定地面对一群人的视线:“我怀疑魔族还会来人,你们最好与神兽宗通个气。”

  宋一粟回过神羡慕的看了一眼那墨青色的宝剑,不由得想到‘这相当于神器了吧?’

  果然是天命之人!

  他也只能吞吞口水表示有被馋到的模样:“余仙子所言不无道理,等下就派人亲自前往大青山。”

  顿了顿有些不舍的问道“仙子是要离开了嘛?”

  “是。”

  余秋夕点点,犹豫一番解释道:“前进的脚步不能停留,希望到时候还能见到你们!”

  众人一听,脸上尽是不舍的神情。经过一个月的相处大家对余秋夕已经是非常信任,也非常佩服她,仰慕她。

  一剑斩石巨人,教大家敢于展翅高飞的道理!

  代替掌教指点他们剑招,帮助万剑阁对付妖魔,甚至身受重伤!

  她在大家心中不知不觉就占据了一份位置!

  虽知道早晚有一天她会离去。但真到离别之时,才深刻体会到,潇洒是故作的,放下真的比拿起难。

  天下无不散之筵席他们都懂,只是伤心是难免:“我们一定会活下来,努力修行直追仙子步伐!”

  “好!”

  话音落下时,人已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在天际。

  “余姑娘走了?”

  “是,父亲!”

  宋一粟复杂地看了一眼火山上空:“那真的是神器?”

  “谁知道呢?”

  宋沧海洒脱的一笑,伸出手拍了拍儿子的肩膀:“你带几人去将落下的材料捡回来,兴许还能给你们铸几柄剑出来!”

  “好!”

  对啊!掉岩浆里的那些材料可是从神器身上掉下来的,也许拿回来还能铸几柄绝世好剑也说不定哩!

  就在他转身离去的时候,忽然又跑了回来:“父亲,神兽宗那边?”

  “敌暗我明!”

  他们所图之物,有多少人,修为具体有多高这些一概不知……

  宋沧海紧皱着眉头,觉得头有些涨疼:“去,我亲自前往万兽宗。在我回来之前不要轻举妄动,若有突发情况躲在阵法内即可。”

  想了想犹豫半响终于还是开了口:“把广城的弟子撤回来吧。”

  “父亲这……”

  宋一粟面色很复杂。

  “我知道。”

  宋沧海默默地看向远方:“连自己都保护不好,怎么去保护别人?”

  “掌教我们不能将广城的人接来门派嘛?”

  “人太多了怎么容得下,每天吃喝都成问题。”

  “嗯,师姐说的对,我考虑的太过片面了!”

  “可是……”

  众人默然,悲伤的说不出话来。

  “哎!”

  宋沧海脸上忽然变得很严肃:“前往广城的弟子乔装打扮不要暴露身份,若发现情况不要贸然行事,没有绝对把握决不许出手,一切等我回来再说!”

  众人听闻面色一喜:“是!”

  ……

  深幽的山洞内。

  “恶……大……大人!”

  “舌头捋直了再说话!”

  “是!”

  跪在地上的人深深吸一口气:“左魔大人死了!”

  “怎么死的?”

  “被一个女人所杀!”

  “什么样的女人?”

  “一个用剑、蒙着面的女人。实力很强,即使在杀死左魔大人后,仍有余力一战!”

  “万剑阁的人?”

  “应该是……呃……”

  嘭!

  台上的人将脚收回来,冷冷地看着角落里:“是就是,不是就不是!”

  “咳咳,属下知错了。”

  他忍着疼痛单膝跪在地上:“是万剑阁的人。只是,今天那道剑气……”

  “对方这是怒了!”

  那道剑芒他也看见了,即便是隔了几千米之远,他依然能感觉到那股窒息的危险。

  没想到小小的万剑阁里居然隐藏了一个修为通天的仙人,恐怕只有魔帝亲自出马才能摆得平!

  不过还好,他的任务已经完成,可以撤离了。

  而且防止被那仙人发现,要撤的越快越好。想着眼里的火焰消失不见,一下就变成了普通人的模样:“我们现在就离开西洲!”

  “那大青山那边?”

  “一个仙境三重的老头儿罢了,不足为惧!”

  “恶大人已经查出来了?”

  “呵,难不成指望你们这群废物?”

  恶拍了拍衣服抬脚朝着外面走去:“传我口令,所有魔族退出西洲,即刻执行,不得有误!”

  “是,谨遵大人之命!”

  ……

  另一边,来到广城的余秋夕买了一张地图,钻进之前住的房间仔细观察手中的剑。

  拔离剑鞘怔怔地望着:

  如果万剑阁火山上的真是神器,那么吸收了神器的这柄剑,是不是也变成了神器?

  她抱着这个心态研究了半天,结果啥也没发现!甚至都感觉不到剑的活力,为什么会这样?

  “不要啊!”

  还以为得到一把神器,开心的都对万剑阁感到内疚了!

  结果到手后还不如刚出炉的时候,欲哭无泪!

  “不知道能不能带进虚无空间!”

  抱着试试的念头,没想剑真让她带进了虚无空间。躺在手上的剑忽然传来如之前一样的奇特感觉,虽然很弱,但正在逐步加强。

  就像是脉搏复苏一样,心跳越来越强烈!

  就在充满盼望的时候,一张特别大的黄色羊皮纸‘噹’一下把她手里的剑抢过去给吞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