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上苍永寂 > 第二章 散人无良子

我的书架

第二章 散人无良子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落日余晖,映衬着城内的热闹喧嚣。杨辰站在城外的山道上,看着这座雄伟的古城,来时他带着十足的把握要在这座古都大展拳脚,但往往事与愿违,如今他只能看着城内为那些中榜的人欢呼喝彩。

  最后的一缕余晖也慢慢隐去,城内的灯火喧嚣与城外的黑暗寂静形成鲜明对比。天已黑,杨辰在野外的一家驿馆住下,毕竟这山间野林,保不齐会有什么猛兽出没,再者山路难行,莫不如好好修整一夜。杨辰刚进入驿馆就听到有人在哼唱:

  “人间路路难行,成仙道道迷途。

  世人皆说清醒好,唯我独爱酒醉时。”

  杨辰循声望去,见一老者正在独饮。本以淡却了落榜的失落感觉,此时一见老者这感觉蹭的一下又回来了。虽说杨辰也知道落榜和老者没有关系,但揭榜前老者的一通胡言乱语,着实令杨辰“铭记在心”。此时可以说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但此老人着实是不凡,竟可知道中榜与否,难道真会法术?不管如何,先去试试,若是神仙的话,是否可以学得一招半式。

  杨辰向着老者走去,老者依旧在哼唱着,全然不知已有人走来。

  “我说老人家,你这一副人间不值得的样子,是要如你所说那样准备飞升了吗?”杨辰自顾坐下,拿起老者的酒喝着,故意阴阳怪气的说道。

  “呦,这不是高中的大老爷吗?”老者停止哼唱,斜眼看着他说道,并带着一丝笑意。这笑看在杨辰眼中就宛如在说:怎么样,我说你中不了榜吧?

  杨辰听着这明显嘲讽的话,再看看那笑意,简直是气不打一处来,但又无处发作,只好作罢。杨辰瞪着老者,老者也瞪着他,二人陷入了短暂的僵持中。杨辰本也无意与老者死缠烂打,再者人老成精,看这架势嘴上也讨不到便宜,也就泄了气。

  “老人家,明知小子我并未中榜,也就不要再取笑小子了。小子给老人家赔罪了,言语冒失,请勿见怪。”杨辰斟满一杯酒,对着老者说道。

  “你小子倒也机灵,想当年老夫吵赢了二十余人,在吵架这方面,老夫还从未怕过谁。就你小子的斤两,老夫都不屑与你见识”老者洋洋自得的说道。

  “老人家好度量,好功夫!”杨辰汗颜的说道,想着这老者到底是哪路神仙,竟然如此生猛,以吵架为荣。

  “哎,好汉不提当年勇。你也别总是老人家老人家的了,都把我叫老了。”老者摆摆手说道,显然他还沉醉在他那“光荣岁月”中。

  “是,是,敢问老人家怎么称呼?可是那神仙下凡?”杨辰压低声音,试探的问道。

  “我名为无良子,山中一散人,如果可以飞算是神仙的话,那么我就是了。”无良子随意的说道。

  会飞?那就是神仙啊!无良子?无良,倒是很符合那无良的脾性。杨辰心中想着,眼神由听到神仙时的狂热到后来的猥琐笑意,并且还不时的打量着无良子,不由自主的嘿嘿出声。对这“神仙”并无任何惧怕。

  “你小子笑什么?你离我远点!”无良子微微后退一步说道。”小子,你姓甚名谁啊?有没有兴趣做我徒弟啊?”无良子猥琐的笑着对杨辰说道。

  “小子杨辰,家住西风镇,本打算在此次大考中夺得一个好名次以建功立业,不曾想被老神仙算中,与此道无缘,能够成为老神仙的弟子,当真是小子的荣幸。”杨辰收拾心情,庄重的说道,并向着无良子敬了一杯酒。杨辰虽说向往上天入地的神仙,但也知道这世界并无神仙,只愿与这无良子能够学到些占卜算命之技就好,能够养活自己,以期待三年之后的大考,再来博功名。反正西风镇也无任何亲人,房屋田地就留给邻里打理吧,就当是对他们的一些感谢。

  “天色已晚,徒弟早点歇息吧。明天还要赶路呢。”无良子说道。“把酒钱结了,为师出门忘带钱了。”说完便悠哉游哉的回房间了。

  留下站在原地呆滞、惊讶、满脸黑线的杨辰。让杨辰觉得这无良子就是为了结账才收的徒,只能说草率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