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上苍永寂 > 第八章 意外收获

我的书架

第八章 意外收获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经历过十国大战后的赵国,兵锋强盛,人才济济。在兼并了灵、度两国之地后,幅员更加辽阔,隐隐成为大陆最为强盛的王朝,历经数十年的休养生息,王朝生机勃勃,一片大好景色。师徒三人此次要去的天阳山坐落在赵国西北边陲,距杨辰的家西风镇不算太远。

  距离从久安城出发已有半日,师徒几人在一处湖泊前稍作休整。杨辰与小虎出去猎食,留下无良子一人在此,看着远去的两位弟子,无良子会心一笑。

  “小虎,你把师父教你的变化术也交给我吧。我和师父已经说了好几回,就是不教我。”杨辰一边控诉师父一边央求着小虎。

  “不行,没有师父的允许我不能私自外传的!”此时的小虎唇红齿白,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定定地看着杨辰道。

  “我是外人吗?!我是师父的大弟子,你的师兄啊!”杨辰气愤的说道。

  “不行!”小虎依旧坚定无比的说道。

  “咳咳,这样吧,我教你八极殇拳法,你教我变化术怎么样?”杨辰不死心,依旧与小虎扯皮,诱导小虎就范,杨辰属实是对那变化术总是感兴趣,怎奈师父无良子以不适合修炼为由没有传授给杨辰,这让杨辰更加心痒痒,只好在小虎这里软磨硬泡。

  “不需要,我母亲传授给我的记忆中就有炼体境心法,师父也说八极殇不适合我修炼!”小虎啃着一颗野果子对着杨辰说道。杨辰嘴皮子都快磨薄了,小虎就是不为所动,整的杨辰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小孩,你们可看见一只白虎?还有一个十七八岁的小子!”正当杨辰对小虎软磨硬泡的时候,从后方走来几个身着统一服饰的壮汉对杨辰二人喊道。

  “白痴,如果有白虎在此,这俩小子还能活命?!”为首一人狠狠地朝喊话那人脑袋拍了一下,“不过这个小子倒是很像那白虎的主人。”为首一人看着杨辰说道。

  “你们找那白虎有事吗?”杨辰从小虎怀中拿过一颗果子,一脸的天真,啃着果子嘟囔着问道。小虎看到杨辰这副表情,知道有热闹,悄悄后退了一些。

  “我们是久安城赵家的人,那白虎是大凶之兽,打伤了我族人之后逃之夭夭,我等特前来索拿!”为首那人上下打量着杨辰和小虎,如此年纪,面对陌生的几人,非但不怕还坦然自若。想必又是哪一世家外出历练的公子,周边必有高人护送,所以即便认为杨辰与自己要索拿的人有些相似,也没敢上前盘问,而是耐心的向杨辰解释。

  杨辰同时也在打量着几人,几人应该也是在炼体境,唯有这为首之人气息绵长,让杨辰看不透,应该是达到了炼气境,但杨辰有信心自己和小虎可以轻松解决几人。

  “赵志,和他们废什么话,不管是不是,有嫌疑就杀掉便是!”其中一光头不耐烦的说道。几人都是江湖上有名的狠辣之徒,习惯了手起刀落,何曾这般磨叽过。

  “闭嘴!”赵志训斥道。越看眼前的两个小子越不简单,一定是有高人在身边。“既然二位公子没有见过此凶兽,那我们便告辞了。”赵志想着还是赶紧离开此地为好。

  “你们是在找我吧!”伴随着一声虎啸,小虎露出本体,凶狠的看着这一行人。一行人震惊的看着小虎,方才还是一个唇红齿白的少年,一下就变成了一个威武的凶虎。杨辰把手中果核扔掉,玩味的看着这几人。本以为久安城中只是小摩擦,并且还是对方嚣张跋扈,不想还派人追杀了过来,既然如此,那只好照单全收了。

  “果然是你们!”赵志眼神似毒蛇般盯着杨辰恶狠狠的笑道。几人都是凶戾狠辣之徒,不多时便从方才的震惊中回过神来,眼见索要缉拿之人就在眼前,一个个双眼放光,光头男提刀上前便是一记劈杀,招数刁钻狠辣,直抵要害之处。眼见刀尖向着杨辰身体刺来,杨辰站立不动,即将刺入身体时,杨辰向左一侧身,躲开这刁钻得一击。只见杨辰双拳晃动,拳风阵阵,一拳挥出,光头男初时还在震惊杨辰居然可以躲开自己必杀一击进而进行反击,但是随后便是一脸戏谑的看着杨辰道:“小子,你这拳头怎么跟棉花似的?怎么只是声势大,没有一点威力啊,哈哈哈!”此话引起几人一阵哄笑,就连赵志都轻微的一笑,想来是自己多虑了,这小子只是猪鼻子插大葱装象而已,一颗悬着的心也就落了下来。

  杨辰没有理几人的大笑,只是简单的收回拳。双手背后,待光头男再次举刀奔来时,杨辰淡定的说道:“爆!”,只见光头男步伐放缓直至站立不动,随后便嘭的一声爆碎当场,场面一度十分血腥。如此画面,当真是把赵家几人镇住了。若是一年前的杨辰,说什么也不会想到自己会将人击杀,还是以这种简单粗暴的方式,一年的与野兽厮杀,已经让杨辰习惯如此,并且如师父无良子所说修炼的世界或者说是这个江湖就是这样,心慈手软就是自掘坟墓。

  “嗷”正当几人出神之际,小虎一声虎啸,当场将两人震碎。小虎的虎啸之音是在一夜睡梦中习得,有着震慑心魄之力,若是比小虎实力弱者可被当场震碎,无良子说这是返祖之像,血脉在逐步复苏。追杀而来的五人,如今只剩下一个炼气境的赵志和一个半步炼气境的赵停,但二人也是不好受,嘴角流血。

  “好!好!很好!你成功的激怒了我!”赵志双眼血红,五人追杀而来,还有他这个炼气境高手跟随,却接连折损人马,如今只剩下自己和一个半步炼气,这消息若是传回久安城赵家,他还怎么在竞争激烈的赵家呆下去。只见赵志双手握刀,左劈右斩,一股莫名的刀势向着杨辰绞杀而去,感受到这迫人的刀势,杨辰严阵以待,双手转动,以八极殇拳法破解,刀势化成实质的利刃急速向杨辰掠来,杨辰则以一力破万法之势迎击而上,两股力道相撞击,激起一阵烟雾淹没此地,小虎在远处与赵停激斗紧张的望向这里,待烟雾散去,杨辰衣衫破烂倒飞出去,嘴角挂血。杨辰从刚才的力道中可以感受到这已经超越了炼体境范畴,确定炼气境无疑。

  “炼气境不过如此!”杨辰擦掉嘴角的血迹,从身后将龙吟枪抽出,此枪自杨辰于百兽谷拿回,一直从未离身,日日温养。一路上又研习猕猴王所赠的枪诀,一直没有进行实战过,狩猎也只是磨砺八极殇拳法。此时,杨辰想要以炼气境的对手来磨砺磨砺自己的枪诀。杨辰转守为攻,举枪便刺,一招使完紧接着就是又一招式,变化无穷,枪尖梨花带雨般的向着赵志刺去,赵志以刀格挡,兵器撞击的声音叮当作响,纵有百密必有一疏,赵志一个疏忽,防守不及,被杨辰刺中一枪,右眼血流如注。此时的赵志左眼更加血红,向着杨辰抛出手中长刀,被杨辰以长枪挑飞,但还未等杨辰松一口气,只见一柄细若游丝的短剑直奔杨辰而来,杨辰躲闪不及,勉强侧过身,短剑几乎是贴着杨辰的喉咙而过,留下一条淡淡的血丝。杨辰稳住身形提防的看着赵志,此人用招阴险至极,必须时刻防备。赵志见短剑并未取得杨辰性命,便放弃远战,向着杨辰奔来,杨辰转身后撤以防备赵志阴招,二人一前一后,杨辰瞅准时机,转身,提枪,突刺,一系列动作一气呵成,枪体没入赵志体内,而赵志发力的手掌也拍在了枪体之上,只见一缕白丝钻进枪体中,一声龙吟自枪体传出,赵志崩碎命陨于此。杨辰大口的喘着粗气,炼气境高手果然难杀,那最后的一缕白丝似乎是赵志的本命之气,若是被他击中,现在倒地的就应该是杨辰自己了。

  而此时与小虎厮杀的赵停见赵志毙命,一时慌乱,被小虎一记虎爪击中,当场命陨,至此前来追杀的五人全部毙命,杨辰与小虎相视一笑。小虎再次化作唇红齿白的少年模样,搜刮着几人留下的乾坤布袋,可惜没有什么值钱的物件,只有赵志布袋中的一个方盒还算精致,被二人收下,

  二人现在的模样积极狼狈,若是被人看见定会认为这是在干杀人越货的勾当,杨辰与小虎相视一笑,简单收拾了一下二人到山中狩猎了一头断尾牛,向着师父无良子所在的方向走去。而此时的无良子刚从方才的战场上回来,如此大的动静,无良子也是不太放心的,一直在暗中观察,见二人将五人击毙,无良子点点头,表示非常的满意。对身边人有一颗赤子之心,对生死对头有一颗不手软的心,这便是修炼的世界,这边是那座江湖!

  但是看见那断尾牛,想到已经吃了近一个月的牛肉,无良子那叫一个膈应。心想:你俩臭小子就不能换一个狩猎吗!

  
sitemap